【华府看天下】「放长双眼」,时间总在争取自由的年轻人一边

2022.07.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华府看天下】「放长双眼」,时间总在争取自由的年轻人一边
粤语组制图

「反送中」抗争至今已经三年,香港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离散和留港朋友感到悲观,十分自然。但只要我们放长双眼,我们仍是可以找到乐观的理由。

一直以来,香港买卖投机股票,一个下午便转手几次。炒卖房产,很多时候一个物业还未完成交易便被转手套利。很多香港人思考问题的时间参照都不会太长,浮躁短视。但世界各国争取自由的事业,都是漫长的起伏,缺少一点耐性也不行。1956年布达佩斯反苏起义和1968年布拉格之春被镇压后,到了1989年,施害者才需要面对转型正义。1947年「二二八」之后四十年,台湾才开始走出恐怖与压制。

而当台湾、匈牙利、捷克等地天亮之后回头,我们都发现在那些高压年代,总有内敛沉著的人们,在各种不被察觉的角落追求自由。不论是隐蔽的读书会、偷听自由世界的电台广播、抑或是地下摇滚,都让大家能在思想和意志上准备转变机遇来临的一天。

中共进入习近平体制之后,权力高度集中于最高领袖一人。集体领导与培养接班的党内机制消失。历史上的终身领袖个人独裁体制,都会在独裁者寿终正寝时出现危机,危机最后会带来更大的自由,还是更大的压制,难以事先预测。但为改变的机遇忽然来临时作好准备,却是必须。

很多人说「唔好死」、要同独裁者「斗长命」,这不是被动地不作为。在这或长或短的等待之中,保持清醒头脑、磨练触觉增长知识、巩固主体意识,不消沉不投降,十分重要。在香港内外的朋友,现在要追求的,恐怕不是消耗最后一分精力的冒险硬碰,或只能带来一刻满足的镁光灯,而是电影《十年,本地蛋》那个不幸言中的荒诞极权社会里,隐蔽地发亮的地下图书馆。

北京近年重手打压私企,不惜让本来已经减速的经济进入更大险境。但就算在《国安法》订立之后,北京仍未能下定决心为堵死香港的「国安漏洞」而牺牲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例如在2021年初,北京舆论,都将中国《反外国制裁法》延伸到香港,说成是定局。该法一旦在香港实施,香港的跨国公司便要在遵守美国等地法律制裁港中官员,和遵守中国法律无视西方制裁之间作出不可能的选择。最后中国政府在香港金融界的游说下,于去年夏天宣布暂时搁置伸延到香港。

在2022年初,中共喉舌强调香港在应对疫情时,一定要实施中国大陆式的强硬清零。一时全民强检、封城好像不可避免。一些中共官员学者,甚至将香港是否进行大陆式封城,说成是香港官员是否愿意走中国道路,是否仍怀恋西方殖民主义的指标。但最后上海进入长达两个月的极端封闭管理,香港的封城却不了了之。特区政府还在商界压力下,缩短旅客从外地到港强制隔离的时间。2019年有论者认为习近平将把香港新疆化。但当外媒说上海在封城时已经「被新疆」时,北京连在香港强推封城的决心也没有。

《国安法》之下,香港失去的自由,比所有人原先想像都多。但香港相对于其他被中国强行同化的边区,甚至中国大陆,都因为北京还没下决心完全摧毁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仍充满变数。

经历过自由的年轻人,忽然要潜藏低调甚至身陷囹圄,是痛苦和压抑的。但肯定的是,时间在他们一边,他们都能活得比独裁者长,只要不自残自弃,保持健康,终会迎来转机出现的一天。确保清算施害者的一天到临时自己仍能精力旺盛,乃是我们的集体责任。

- 孔诰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