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習近平的進退與中國權力博弈的底線重設(中)——紅二代接班與習近平災難

2022.07.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評論】習近平的進退與中國權力博弈的底線重設(中)——紅二代接班與習近平災難
粵語組製圖

習近平上台與六四事件後中國權力博弈的底線重設有直接關係。鄧小平以退為進,辭去所有職務,尤其是明確了最高職位任期不能超過兩屆,但還有一個未成文的政治安排,就是江澤民和胡錦濤要把權力還給紅二代。沒有這個安排,習近平根本不可能登上大位,但江胡為甚麼要履行這個承諾?為甚麼大位最後歸了習近平?如果江、胡不交班紅二代、如果接班的不是習近平,中國能躲過一場大劫難嗎?或者說,紅二代接班和習近平災難與今天中國危機是甚麼關係?

據我所知,毛澤東在目睹高幹子弟在文革初期的種種言行後,曾說過這樣一句話:「幹部子弟將來是災難」。六四後,中共元老決心交班紅二代,讓毛一語成讖。但幹部子弟的必然災難與中共和中國的命運究竟會是甚麼關係,不要說當時的毛澤東無法想像,就連臨終前的鄧小平也無法想像。至於紅二代自己,不論是支持還是反對鄧小平開槍鎮壓的,在蘇聯解體、老鄧南巡之後,都有不少人選擇了「潤」往西方之路,有更多人則「下海」經商,成為「中國特色資本主義」的領頭人。

當下,我們正在見證中國按揭購房者發動的「斷貸」風潮。所有人都意識到,這個重大群體事件的爆發,意味著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龐氏騙局」終於撐不下去了,而這個騙局能夠發展到今天無與倫比的荒謬程度,紅二代「功不可沒」。從公房私有化,到土地商品化,再到房產資本化、金融化,一直到利用建房融資,將利率、匯率的全球套利集團化、傳銷化,一路走來,都有紅二代和一代代新權貴「合作」的身影。江澤民為首的新權貴,既然知道很難不把大權傳給紅二代,也就不敢也不會阻止紅二代發財,而是參與其中,率先「共同致富」。要害是,他們心裡都明白,這是一個不可持續的遊戲。

2010年,我在題為「中國模式與龐氏騙局」的評論中寫道:「龐氏騙局有兩個基本要素,一個要素是引資者自己知道這是一個不道義因而不可持續的遊戲,第二個因素,引資者能讓足夠數量的投資者相信,有短期獲利的很大可能。缺少任一要素,龐氏騙局都不成立。龐氏騙局是不準備對投資者負責的,但這並不排斥引資者讓部分投資者一時獲利,尤其是讓先投資的人獲利,否則遊戲就玩不下去了。但不論是否有投資者從這個遊戲中獲利,引資者自己對遊戲的道德基礎和可持續性並無信心,決定了這個遊戲必定以不良後果而告終。」

習近平能在紅二代接班中獲得大位,與他的能力和德行並無關係。他獲得權力的前提首先是因為江、胡都不得不交出最高權位,而且必須是交給紅二代。另一方面,正如有人描述的,由於規則已定任期有限,令權力交接早已是「抱著定時炸彈擊鼓傳花」的危險遊戲,因為在江、胡任內玩大的龐氏騙局,越來越難以玩下去。讓習接班大位,只是一個看上去對當權者更安全的選擇,而絕不是對國家和社會更有利的選擇。事實上,高層人人都捲入龐氏騙局,完全排除了另一種選擇的可能。也就是說,換一個紅二代,也不可避免災難。不過,畢竟習接班會在很多方面不同於另一個人,比如說不同於薄熙來接班。至於應運而生的習近平災難給中國和世界帶來的具體後果和機會,將是下篇評論的內容。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相關文章:

【梁京評論】習近平的進退與中國權力博弈的底線重設(上)

【梁京評論】習近平的進退與中國權力博弈的底線重設(下)——中國經濟大勢已去的挑戰和機會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