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政治文化的困境及其引發的全球風險

2021-09-14
Share
【梁京評論】中國政治文化的困境及其引發的全球風險
粵語組製圖

本周有兩個重要消息值得一評,一個就是拜登意外給習近平直接打電話,兩人竟談了一個多小時;另一個就是那本引起世界越來越大關注的新書,《紅色輪盤》。兩個消息看似毫不相干,但背後都涉及到一個根本性的問題,那就是中國政治文化的困境及其正在引發越來越大的全球風險。

拜登為甚麼在此時急於與習近平通話?習為甚麼數月來堅拒與美國實質性對話,現在又親自接電話?難道僅僅是為了親自給拜登「上一課」嗎?我的看法是這樣的:第一,正如他知道塔利班復辟不可避免一樣,拜登也認識到,美國改善與台灣的關係勢不可擋,尤其是給台灣「正名」,不是他一人所能阻止的。拜登當然也知道,給台灣正名有很大風險,因為習近平釋放了越來越多警告信號,其中就有完全不講道理的「海警法」。因此,拜登一直試圖與習近平達成某種「諒解」,推遲美中攤牌的到來。拜登相信,習近平也不想現在就攤牌,而習近平最後不得不接拜登的電話,看來支持了拜登的這個判斷。

問題是,習近平真能吞下美國和國際社會給台灣「正名」這個苦果嗎?對這個要害問題的不同回答,揭示了中國政治文化與西方政治文化的巨大差異。站在西方的立場,乃至站在國際社會多數國家的立場,習近平退一步海闊天空,因為台灣的實力根本無法與中國大陸匹敵,而且,這樣做會讓國際社會更願繼續與中國打交道,因為這個姿態證明中國和她的領導人是通情達理的。但站在中國政治文化的立場,情況就完全不同了。簡單的邏輯就是,習若退這一步,就可能意味著天下大亂。許多中國人支持習不惜代價統一台灣也是出於這個理由。他們認為,習上台合法性不足,如不能借統一台灣來確立自己的地位,就會面臨權力挑戰從而導致混亂。

不理解中國政治文化的歷史邏輯和現實困境,外國人確實不大容易理解中國人的這種「邏輯」,而我相信,《紅色輪盤》這本史無前例的奇書,或許能給世界一點幫助。該書之奇特,就在於史上未有,也不可能有親歷者如此無遺地把中國高層政治遊戲的真相公之於世。沈棟能做到這一點,不僅與他和段偉紅的奇緣有關,也與他的西方教育背景和文化體驗有關。從沈棟的故事中,我相信西方人最易看到的就是中國政治文化的致命弱點:公私不分且無以自拔。腐敗雖各國皆有,但中國能達到的「境界」卻絕無僅有,一方面是因為中國規模超大,同時也與中國社會「超級」的垂直流動性有很大關係。否則如何能想像,偏僻小城一個聰明丫頭的「北漂」之旅,竟差一點成就一個農民兒子(孫政才)做「接班人」的美夢。

習近平之所以能「定於一尊」,當然與這種亂象有關,但集權之下,「公私不分」的政治文化又帶來另一種風險,那就是「朕即國家」。歷史上,崇禎就是這樣斷送了自己和大明,現在習近平為了保住權位,不僅押上了中國大陸,押上了台灣,還押上了整個世界的安危。我相信這道難題在今天並非無解,但完全靠中國人恐怕不行。拜登主動與習近平通電話,這一次可能沒有實質收獲,但這種從前沒有的溝通不僅能發生且能持續這一現實,就證明中國應該有不同於過去的選擇。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