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拜登的「底線思維」

2021-09-21
Share
【梁京評論】拜登的「底線思維」
粵語組製圖

拜登將於9月21日在聯大講話,這必定是一個舉世關注的講話,因為世界越來越動蕩不安,所有人都想從拜登的講話中看到未來美國外交政策的基本走向。正因如此,美國各大電視台周末的時政節目都未雨綢繆,紛紛對拜登的外交政策發表議論和訪談。其中最讓我驚訝的,就是CNN周日專欄節目「GPS」的主持人扎卡利亞(Fareed Zakaria),對拜登執政以來的外交政策進行了非常嚴厲的批評。扎卡利亞認為,拜登事實上不僅在對華政策上延續了特朗普的抗中戰略,而且全面背棄了奧巴馬的外交戰略,在貿易、與歐盟關係、中東政策、乃至TPP問題上,都與他競選時的承諾背道而馳,事實上選擇了走特朗普的外交路線。

不論你是否同意扎卡利亞對拜登的批評,都不能不承認,拜登上台以來所推行的外交政策,與很多人,包括投票給他也包括投給特朗普的選民,預期非常不一樣。這就提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究竟該如何理解拜登的這個選擇?我不能同意扎卡利亞對拜登的批評,那就是拜登背叛了奧巴馬,因為我相信即使今天奧巴馬執政,也會改變自己當年的外交政策,因為中國引發的這一場全球大疫,已經改變了整個世界。

要理解拜登的選擇,我認為最直接了當的思路就是理解拜登現在最怕的是甚麼?今日美國面臨的挑戰不亞於美國在20世紀曾經面對的所有挑戰,無論從國內還是國際方面都是如此。拜登自己當然比所有人都更清楚這一點。因此,拜登雖然知道自己有成為歷史偉人的巨大機會,但他更明白,自己也非常可能會留下千古罵名。這正是拜登當下最大的顧慮。作為一個資深的美國政治領袖,拜登懂得,內政失誤不大可能給他帶來千古罵名,因為他總有機會把內政的失敗歸咎於對手和國會,但是,如果美國的外交政策在他任內出現重大失誤,他就是唯一的歷史罪人。而目前在美國面對的所有外交和世界事務的挑戰中,中國問題無疑是風險最大,或者說,是不確定性最大的一個。

因此,按照這個邏輯就不難理解拜登上台以來,為甚麼會有如此多令人意外的外交決策。我的判斷是,拜登上台以來最大的認知變化,就是他看到了習近平有可能給美國和整個世界帶來的危險之嚴重和緊迫,遠遠超出了他此前的想像。我相信,美國的情報機構,包括拜登自己直接與習近平通話的經驗,都讓他深感震撼。當然,習近平帶來的巨大風險只是一種可能性,而不是必然發生的災難,但這種風險是一種美國和世界都不能承受的風險。

因此,拜登明白,他有可能會「一失足而成千古恨」。這樣一來,就不難理解,為甚麼拜登也選擇了習近平的所謂「底線思維」。當然,由於政治文化的差異,兩種「底線思維」的性質是不一樣的。習近平的底線思維是基於「寧我負天下人,不天下人負我」的中國文化邏輯,而拜登的底線思維,是基於美國的歷史傳統給政治領導人帶來的巨大道德壓力。明白了這個道理,也就不難理解,為甚麼拜登為了確保美國能夠應對最壞的可能局面,在很多問題上,不得不做出被許多夥伴和盟友都不能接受的選擇,其中就包括最近美國不顧法國和歐盟的震怒,讓澳大利亞與法國毀約,改而接受美國的核潛艇合同。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