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拜登堅持與習近平直接對話理由

2021-11-16
Share
【梁京評論】拜登堅持與習近平直接對話理由
粵語組製圖

拜登上任之初並不急於與習近平直接對話,讓習很是惱火,而後來拜登卻越來越主動,習近平則越來越不情願。這一轉變最直接的原因,當然就是拜登不斷突破中國多年來堅持的底線,迅速加大了對習近平的壓力,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接受直接對話不僅是明顯示弱,而且越來越尷尬。因此,很多人對本周美中之間的高峰對話能緩和美中關係,不抱甚麼希望。既然如此,拜登為甚麼堅持努力與習直接對話呢?

我不同意這樣一種解釋,那就是拜登依然對習近平心存幻想,甚至是有求於習近平。我的基本看法是,拜登若不堅持不懈地努力與習近平直接對話,會帶來嚴重風險,而即使直接對話毫無結果,也有重大價值。也就是說,拜登努力與習近平直接對話,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也是不得不為之的選擇。我這種解釋是基於兩個重要的事實,一個就是,習近平高度個人化的領導作風,已經令傳統的職業外交完全失效;另外一個,就是美國對中國的高層情報極度缺乏,已經嚴重制約了拜登對中國決策意圖的判斷。

如果你接受這兩個重要的事實判斷,就不難理解,在美中關係日益緊張的情況下,如果拜登不盡力追求與習近平直接對話,就會大大增加美中對抗失控的風險。那麼,難道習近平就不怕美中對抗失控嗎?他當然也怕,但他更怕「丟面子」,也就是說,如果不得不在風險失控與「丟面子」之間做選擇,習近平更可能選擇前者而不是後者。除了有一個中國人「死要面子」這個文化因素,習近平還堅信,美國人更怕死,更怕「擦槍走火」,而他自己則做好了「我將無我」的精神準備。

作為美國總統,拜登有一個其他美國政客沒有的經驗,就是他有與習近平多次直接打交道的經驗。因此,我相信他對習近平的性格應該有更準確的把握,因而更有理由努力與習近平直接對話而不是相反。原因之一,就是楊潔篪、王毅這兩個最高級別的外交官,為了自保和媚上,已經讓美中外交對話的清晰度和可信度大打折扣。更何況,拜登每次與習近平直接對話,對美國都有非常重要的情報價值,而這一點對美國非常重要。美國高層的情報官員已經公開承認,美國對中國內部決策過程的情報嚴重不足,這對美國做出正確的判斷和決策極為不利。

當然,拜登不可能不知道,過度依賴最高領導人的直接對話,對美國,包括對他本人也有重大風險。但權衡利弊,特別是面對各種緊迫的決策,拜登不能不主動承擔這些風險,因為拖延意味著更大的風險。眼下,除了美國對冬奧會的態度,是否邀請蔡英文參加全球民主高峰會這些極為敏感的緊迫問題, 還有一個緊迫的問題,那就是全球對美中衝突,特別是台灣問題巨大的不確定性的普遍關切。拜登必須以一種更明朗、更清晰的態度來回應全球的這個關切。

在拜登的堅持下,習近平終於接受視頻對話了。白宮方面提前放風,雙方對具體成果都不抱太大期望。這樣的表態並不意味著這次對話不重要。因為這一次對話即使沒有具體結果,也會對美中雙方對未來的判斷和策略產生非常重要的影響。雖然雙方都希望避免衝突失控,但不能排除的是,這次對話的結果反而讓雙方都看到風暴即將到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