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韜政論】二十大後習總書記「強國夢」與「中國夢」的延續

2022.11.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文韜政論】二十大後習總書記「強國夢」與「中國夢」的延續
粵語組製圖

中共習總書記在二十大後動作頻頻,先是跟左翼德國總理朔爾茨(Olaf Scholz)會面,以大國姿態勸喻俄、烏兩國克制,更特別間接提醒俄羅斯切勿動用任何形式的核武器。之後又出席G20及APEC,以中華帝國君王之姿與各國領導人會晤,意氣風發。重頭戲當然是跟拜登會談,這是拜登上任以來的第一次跟習總面對面會談。一如大家會前的預測,台海局勢成為了會談重心之一,最終未有任何共識,難免予人各說各話,而且各說各的話都是泛泛之談。除了台灣問題外,拜登跟上面提到的德國總理一樣,相信已得到習總支持要求俄羅斯不要使用核武器。

大國領導人都十分在意希望得到習總支持去反對普京使用核武的原因在於普京變得十分難以預測。普京政權最大的特點是他直接或間接掌權二十年,對軍方的掌控十分之嚴厲,一直都有傳聞說有人要暗殺普京,又或是相信他會死於身邊的背叛者。目前看來這些大多是一廂情願的想法。普京這種政治強人的特色就是要在各種重要事情上主導一切,尤其是軍權,這跟過去的蘇共有異曲同工之妙,當然在共產國家下,某個程度上都是名義上的黨指揮槍,黨的最高領導人固然是軍事上的第一號人物,但在集體領導下,若然是出錯了也必須負責,有可能被拉下馬。然而,普京獨攬大權,基本上沒有可行的機制來去取代他,將領的任命及如何攻打烏克蘭都在其掌控之中。

要延續其強國夢,習總書記其實是要模仿普京的強人政治,而且他比普京做得更乾脆,所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際上強調血統的半封建承繼強權,中共的江山是紅一代打下來的,真正有資格繼位的是紅二代,「江胡」都是過渡人物,所以能參與競爭的只能是紅二代。跟薄熙來的爭逐中取勝後,習近平竄上位後的所有部署實際上是要繼續不斷掌權,鄧小平的隔代欽點方式在二十大正式被終止,當初胡錦濤想要隔代欽點胡春華的做法對習總來說根本是妄想。

跟普京一樣,習總要的是專權,他很清楚中共透過槍桿子拿下來的中國若要稱霸世界,當然也是要靠槍桿子;更重要的是,他必須確保是自己掌控這槍桿子,他在擴大掌控的過程中最重要的一步是在2016年將聯合指揮作戰中心從受到聯合參謀部帶領改為直接由中央軍委會掌管,所以聯指中心實際上就是由習總主導,2017年十九大後跟二十大後的第一個參訪單位都是聯指中心。參謀部掌握聯指中心是慣常的軍事安排,沒有一個現代國家的軍隊是由國家最高領導人直接指揮作戰的。

2016年的改革顯示「黨指揮槍」已經成為了「習指揮槍」,強國的前提是強軍,習總一定是認為在他指揮下的軍隊可以達成「強國夢」,能跟美軍匹敵,即使未來十年仍不行,再多十年或許就可以了。習總正式指揮軍隊調度,等於是進入備戰狀態,過去幾年對台灣施加重大軍事壓力的舉措很可能是由習總強勢介入下進行。台灣是習總「中國夢」的重要一環,除了一個富強的中國,更要有一個「統一」的中國,

習總在二十大後固然是要繼續發他的「中國夢」及「強國夢」,但他也很清楚中共面對的外在威脅,這次透過G20及APEC會議試圖探視各國對中國及對他的態度,並嘗試釋出一些善意,以降低劍拔弩張的情態。佩洛西訪台令中共不滿,拜習會對減少美中對抗的緊張狀態有所幫助。

- 梁文韜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