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韜政論】警察治港下的類戒嚴

2022.05.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文韜政論】警察治港下的類戒嚴
粵語組製圖

前警察頭子李家超在沒有落選人的香港特首「選舉」中以超過99%壓倒性的1416票當選,整場「大龍鳳」複製中國選舉的模式及結果,國際社會對此選舉結果表示關注。或許大家都不會想到,李家超甫當選便施展下馬威,以觸犯《國安法》為由,抓捕包括知名歌手何韻詩及前天主教樞機主教陳日君等多人,凸顯「警察治港」的實力,順便向習總書記展示當侍從的忠心,此舉勢必引來國際社會的撻伐。然而,既然北京能欽點受到國際社會制裁的李家超當特首,就表示習總的政權不會介意國際觀感,西方國家不痛不癢的聲明更是發揮不了甚麼制衡的作用。

香港正式進入類戒嚴的時代,習總書記及其侍從李家超未來將會以恐懼治港。其實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的定期民意調查,「反送中」爆發後,李家超的民望淨值長期處於負值;在2019年10月的民望淨值為負63.4%。香港研究協會今年4月初的民調顯示,其得分為2.25分(滿分為5),處於不滿意水平。近日政府公布中小學教師離職率高於百分之七,情況非常嚴重,可見作為最有見識的一群人已經用腳投票。不過,北京既然不介意起用民望如此低的人選當特首,就是代表不在意大家對他的期望。

2020年在中共使用「殺手鐧」《國安法》後,反對派原議員不單無法參選,更被港府以曾參與初選違反《國安法》為由將他們起訴,大部分人不獲保釋,而審訊過程一拖再拖,變相在未審先判下已經坐牢一段日子了。中共後來「全面完善選舉」機制設下了種種參選限制,反對派政黨明白中共的意圖是趕盡殺絕,根本沒有勝算,加上獄中戰友被羅織莫須有罪名,故決定集體杯葛延後至2021年的立法會選舉。

缺乏了反對派監督的立法會形同一言堂,任何惡法未來都可以按照北京的意願通過,香港連僅有的一點點民主元素都沒有了。政府缺乏監督,整個架構的螺絲就開始鬆脫,之前香港疫情超級大爆發的期間,就出現多宗政府領導層成員違規群聚,親中政黨民建聯出身的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及一名總懲教處主任被去職。雖然特首林鄭主動處置,但是這些官員膽敢公然違規,跟缺乏監督不無關係。

《時代革命》中受訪的著名香港資深媒體人李怡指出,沒有民主就沒有自由,的確如此,《國安法》在沒有經過香港民主討論就被強加在香港人的法律中,香港人當然就沒有了自由。《國安法》通過後,《蘋果日報》及《立場新聞》先後被「抄家」,相關媒體工作者及領導層被抓,主動停刊的網媒如《眾新聞》比比皆是;另外包括民陣等幾十個民間團體宣布解散,就連具有相當高國際聲譽的國際特赦組織也撤離香港。

中共在反送中後這段三年多的期間內以防疫為名禁止所有社會活動,全港被失敗主義籠罩。《時代革命》紀錄了一段可歌可泣的失敗歷史,但以失敗主義來面對這暫時的失敗,最終不會迎來勝利。另一部剛結束在台灣上映的反送中電影《少年》帶出一個核心思想:「縱使徒勞無功,絕不無疾而終。」然而,在類戒嚴的狀況下,決定留港或流放他鄉的大家能如何自處,能夠如何繼續抗爭?

- 梁文韜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