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拆局】暴徒救市!中國式救市實錄

2022.07.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財經拆局】暴徒救市!中國式救市實錄
粵語組製圖

過去一周內地最惹人關注的財經新聞,不是GDP增長遜預期,而是河南鄭州四家銀行存戶發起的維權活動被暴力鎮壓,畫面更在全球主要媒體中曝光。

對於香港人來說,「白衣人」來襲肯定引起恐慌甚至憤怒,即使對內地人來說,這種有規模有組織的「恐怖襲擊」恐怕也是聞所未聞,但相信類似暴力解決民怨事件,只會陸續有來。

事件起因是今年4月中,河南、安徽等地多間村鎮銀行相繼爆出客戶存款「被清零」,存戶無法提款。其中,河南四家村鎮銀行近40萬用戶,涉400億元人民幣的存款,一夜間被非法盜用。

據報道,一名控制銀行的房地產開發商濫用了這400億資金,然後消失了。

受損存戶嘗試在上月舉行一場抗議集會,但被鄭州相關部門撲滅於「萌芽之中」,這些部門利用防疫健康碼來限制上訪的銀行存戶出行。這一先發制人之舉雖然成功地阻止了存戶的抗議活動,卻在全國引起批評,多名被指濫用健康碼的地方官員因此被撤職。

這些抗議者在鄭州重新集結,這次地方政府部門採取了更直接的手段:數以百計維權的銀行存戶遭到一群便衣男子攻擊,令這場中國近年來規模最大之一的公眾抗議活動在暴力鎮壓下結束。

《經濟學人》稱,河南省政府派出白衣暴徒鎮壓,這種笨拙的做法正反映地方政府缺乏現金。數周以來,它拒絕了危機最明顯最容易的解決方案:補償存款被盗用的儲戶。直到7月12日,官方才提出部分解決方案:償還最高僅5萬元人民幣,平息小存戶的民怨。至於存款較高者(許多人正在尋求收回數百萬甚至上千萬元)將在稍後處理。

這批高額存戶顯然是被當局認為可以犧牲的一群:一方面他們本身是制度內受惠的人,財富累積也受惠於制度,因此被界定為最不會與政府對抗。同時,監管機構只要找到證據,指控這四家貸款機構為非法集資,即已屬於金融犯罪。而這批存款被凍結的「富戶」一旦被稱為「金融消費者」,而不是「銀行存戶」,這意味著他們的錢可能不受存款保險的保護。

這可不是徹底解決了提出問題的人嗎?

事實上,河南銀行的擠提既突顯了房地產市場幾近崩潰帶來的連鎖效應,同時也是抗疫下經濟放緩帶來的持久問題。

中國的小銀行佔商業銀行總資產若16%。然而研究表明,中國1,400多家農村商業銀行中,約有87%為私營企業,他們一向缺乏監管。許多公司在其中擁有大量股份,並且有權隨時挪用存款。

河南似乎就是這樣。控制四家陷入財困銀行的房地產大亨,似乎一直在為自己的公司非法籌集資金。

所以河南銀行出現的違規事件,背後理由同樣是房地產市場爆煲,導火線當然是兩年前針對開發商發出的所謂「三條紅線」,簡單講就是要發展商減低負債。

兩年下來,恒大幾乎倒閉,但諷刺的是,今天的恒大仍然存在(雖然已被拆骨得支離破碎),反而違規貸款予這些發展商的銀行更快出事。

近日中國「樓花」買家斷供事件繼續擴大,據內地網民統計,最新已有至少235個樓盤被業主單方面停貸,其中爆發村鎮銀行禁提款事件的河南佔44個,湖北及湖南也各有24個;內房包括恒大、融創、富力等榜上有名,其中恒大樓盤佔近三成。

爛尾樓及農村銀行爆煲會否出現金融危機?我評估是中央會用盡所有救市方法解決問題,以及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因此,類似河南用「白衣暴徒」解決上訪或示威民眾的方法,只要中央不追究,肯定會被其他地方仿效去「暴徒救市」。

事實上,中國的金融史,從來不缺救市經驗。由我入行三十年以來,中國股市歷來就有「國家隊」穩定市場:由之前的央企,到2015年後出現的匯金、中投、證金公司,甚至社保基金,很多時都會在大跌市後出現國家隊身影,但這些國家隊特徵是愈買愈跌,跟隨他們做明燈,應該「死得人多」。

國家隊之外,中國救市的特色,除了有「人行」定時定候減息降準,更重大的力度,通常是面對金融危機時,中央會出所謂「組合拳」,同時用貨幣財政政策救市,當中最經典當然要數2008年,由時任總理溫家寶提出的四萬億救市。

今天,中央(恐怕是李克強本人)亦已放風,表明會加大救市力度,投入比2008年「四萬億元救市大計」倍增的救市規模。

《彭博》報道,中國政府已準備好以7.2萬億人民幣資金投入基建項目,當中約1.5萬億將來自提前下達明年地方專項債額度,可能開創地方政府「先發未來債」跨年度籌集資金先例。

報道形容,中國政府這次大筆投資基建,屬於「一個決定性的轉變」,反映經濟政策重心從「控槓桿」轉向「穩經濟」。

讀者可能對2008年金融海嘯後溫家寶提出的「四萬億元救市大計」印象深刻,雖然之後觸發全國債務水平急升,後遺症更包括2015年股市泡沫爆破,但當時內地經濟增長仍達9%。

相比之下,今天中國經濟受疫情打擊,拖累第二季GDP按年只增長0.4%,低於預期的1.2%增幅,也較首季的增長4.8%顯著放緩,增速是2020年武漢封城以來表現最差,恐難實現全年5.5%左右的增長目標。

如果李克強真的提出以7.2萬億救市,規模比溫家寶提出的多出近一倍,但不同的是,今天內地經濟在「共同富裕」的摧殘下,不論房地產市場或科技巨企早已五勞七傷,起不到過去的火車頭作用。

上周五(15日)的數據雖然顯示,六月中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稍有改善,不過介乎16-24歲年輕人失業率,從五月的18.4%升至19.3%,創下新高。這是2018年有相關數據以來最差,勢將抵銷任何救市措施。

當然,要數中國救市最「成功」的一次,莫過於在習近平上台不久,2015年面對一次史無前例,由「熔斷機制」引發的股災,而當局最終亦決定以非常規方式拯救:史稱「暴力救市」。

當局先由央行、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國資委、財政部連發「十七道金牌」,開始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國家級救市行動,國家隊前後動用約二萬億元的救市資金。但最後「殺著」卻是靠公安部出手,嚴查惡意造空人士,包括由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率隊前往證監會,排查近期惡意賣空股票和股指的線索,更在機場拘捕不少基金「大佬」。

最終「惡意沽空」成為「欲加之罪」,上證指數幾近「腰斬」後才企穩。當時已有網民稱,關鍵時刻還得靠暴力機器,「槍桿子裡面出政權」。

想不到今天這個「暴力機器」,已經由公安部搖身一變為「白衣暴徒」,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大家不是已經看到,河南銀行事件已沒有人能跟進嗎?

See!問題真的解決了,「暴徒救市」應該能夠寫入中國救市實錄。

- 顏寶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