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拆局】政治表忠與反制行動

2022.08.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財經拆局】政治表忠與反制行動
粵語組製圖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訪問台灣,除掀起一場台海風波,港府和全體司局長罕有地發聲明譴責,更引發外界關注新一屆政府的「表忠文化」,以及會否執行所謂「反制行動」。

在佩洛西抵台後,港府、特首、3名司長及保安局在8分鐘內先後發聲明譴責,之後所有副司長、政策局長都在深夜先後在社交媒體出帖,當中不乏「嚴重損害中國主權」、「踐踏一個中國原則」、「公然挑釁」等嚴厲措詞。

同為特別行政區的澳門,除了以政府名義發表的聲明外,甚至連特首賀一誠本人,也沒有以個人名義再發聲。

今次是有史以來,香港官員首次集體就中國外交事件作出個別譴責,亦反映出新一屆政府全體官員,要事事緊跟中央、不落後的「表忠」心態。

但如何支持?又如何配合?《基本法》規定,香港特區的外交事務和國防將由中央人民政府機構負責。換言之,特區政府根本無資格制定任何具體反制措施。

事隔一日,中央政府終於就反制行動制定了具體措施,但內容好可能令一眾「戰狼」上身的特區官員抹一把汗:外交部對美國採取八項反制措施中,特區完全無「用武之地」。

細看具體內容:取消安排中美兩軍戰區領導通話;取消中美國防部工作會晤;取消中美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會議;暫停中美非法移民遣返合作;暫停中美刑事司法協助合作;暫停中美打擊跨國犯罪合作;暫停中美禁毒合作;暫停中美氣候變化商談。

綜觀上述範圍,不是外交就是軍事國防,完全非特區政府可以介入的事務,勉強可以參一把腳的,只有氣候變化商談,但近年香港不是在鼓吹綠色經濟嗎?甚至發行了綠色債券,難道香港為了配合中央對美制裁,要無視氣候變化議題?

難怪在中央政府公布八項反制措施後,政府發言人只能重申,會密切留意事態發展,並和中央政府相關單位保持聯繫。

簡單講,根本派不上用場。

我覺得既然一眾官員都已經表了態,那麼就要探討一下,到底特區政府有甚麼「本事」,可以配合中央政府作出反制?

當中我最留意,當然是財金官員的表態,當中首推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他作為財金當局最高話事人,根據他的譴責聲明,居然一開首是「無厘頭」以美國通脹高企,種族歧視和對立問題嚴重、貧富差距等當地本土問題作為引子,之後筆鋒一轉,就批評美國政府和政客不集中精力處理好國內問題,反而在台灣問題上興風作浪,「是企圖轉移視線,以遮蓋本土尖銳矛盾的低劣伎倆。」

陳茂波續指,在全球經濟大環境不明朗、地緣政治因俄烏衝突而持續緊張之際,美國不負責任、不顧後果作出挑釁行為,手段卑鄙,影響惡劣,勢必令區內局勢更趨緊張,為全球金融和資產市場帶來更大波動和不穩定性,衝擊本來已極為脆弱的環球經濟。

這樣水平的「嚴厲譴責聲明」,說得「咬牙切齒」,表面將事件形容到與經濟很有關係似的,以切合其財爺身份;但最後結論,卻只是將中方的官方立場重申一遍。幾乎講咗等於無講,難道特區財金官員就只有這個水平?

非也,有報章已經探討,既然內地已針對個別台灣公司和產品,向台採取禁運措施,包括禁止台灣柑橘類產品進口大陸,那麼事事表忠的特區官員,又會否對台產品實施禁運、或限制港台人員出入境等?

台灣作為香港第二大貿易伙伴,制裁當然有震懾效果,有全國政協已提出,不排除港府會針對個別台灣公司採取行動,而有關制裁名單好可能由「更高層次」制定。

所謂制裁行動的說法,並非無的放矢,《日經新聞》報道,蘋果公司已要求供應商確保,從台灣方面運往中國內地的貨物須符合中方的海關規定,避免被扣留審查。

報道引述消息人士指出,蘋果告訴供應商,中國已經開始執行一項長期規則,即台灣製造的零部件必須標明在「台灣,中國」或 「中華台北」製造。

報道又指,iPhone組裝商和碩,因其副董事長出席了宴請佩洛西的晚宴,該公司在中國工廠的出貨,即遭中國海關攔檢。

但問題是,香港一直號稱貿易自由港,若對出入口及轉口貨品採取禁運措施,勢將打擊這個「金漆招牌」,這對早已步入技術性經濟衰退的香港,將進一步做成打擊,官員做好了心理準備嗎?

當然,無人叫你明刀明槍,想起早幾個月,盈富基金撤換已做了22年的基金管理人、美資的「道富環球投資」,改由「本地薑」恒生接手,當時負責監管的金管局,一樣美其名是由獨立財務顧問檢討後作出建議。這樣的「篩選」就是高招,何須「畫公仔畫出腸」?

諷刺的是,當這種「反制措施」步步升級之際,陳茂波及金管局高層卻出盡法寶,希望可以吸引外國大銀行高層,特別是幾間華爾街大行的行政總裁,十一月可以給面子出席香港疫後首個召開的金融高峰會,以及同期間舉行的七人欖球賽,甚至不惜豁免酒店隔離,令防疫措施變得特權化。

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他的新書《香港日記》最後一章《香港的毀滅:1997後發生了甚麼事情?》,花了不少篇幅描述過去三年香港的風起雲湧。其中提到中央政府最希望見到的「新.香港」形態:「他們希望創造一個香港是可以適合不同的銀行家及金融機構高層,當中不少機構職位均會由內地人出任:他們理想的城市是一個沒有香港人的香港,就如對香港這個病人進行了「政治」腦葉切除手術一樣。」 ("Its leaders hope that they can create a Hong Kong fit for bankers and other financial executives with many of the jobs in the sector filled by mainlanders: their ideal city will be Hong Kong without Hong Kongers, they want Hong Kong with political lobotomy.")

這不正正是「奪舍」嗎?

由「政治表忠」反對外國勢力干預,官員排隊表忠彷如升級版「文革」,這種以政治先行的表態,會否影響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我想中共及特區政府大概認為只要香港維持金融市場吸引力,其他問題大可以全部不理。

但一個「沒有香港人的香港」,沒有了過去幾十年我們引以自豪的自由創新精神,市民生活工作處處受制肘,外資來港又要擔心事事政治掛帥,甚至可能面對不合理制裁或篩選,恐怕最後會真的如倪匡在《追龍》中所預言,「僅僅只是幾個人狂悖無知的決定,就可以令得一個大城市徹底被毀。」

- 顏寶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