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拆局】中国梦破碎:向后大跃进,富人逃出中国

2022.11.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财经拆局】中国梦破碎:向后大跃进,富人逃出中国
粤语组制图

内地上周发布优化疫情防控措施通知,入境将由「7天集中隔离+3天居家健康监测」调整为「5天集中隔离+3天居家隔离」,并取消入境航班熔断机制,消息触发了中港股市急升,甚至连国际机票搜寻达到一年最高。但这种程度的调整,就足够了吗?

看内地近日的封城新闻,由郑州富士康到广州的大学城,见到逃命的市民只有无尽的恐慌:他们害怕的不是染疫,因为知道死不了,反而是被「大白」无情的封控,反而有机会饿死病死。与此反差的是,富有的阶层就想尽方法逃离中国,包括京东刘强东及龙湖吴亚军都传出远走美国,内地更出现海关严查出境旅客的怪现象。

中国上周五(11日)放宽部分新冠疫情防控规定,领导人试图以此减轻严格的动态清零政策影响。这个政策已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并引发了公众越来越强烈的不满情绪。

全球投资者一直在密切关注任何显示领导人将开始退出严格动态清零政策的迹象。这政策已大大拖累中国经济发展,也给百姓生活带来了困扰。投资银行高盛表示,重新开放可能会使中国股票的价值上涨20%或2.6万亿美元。

不过国际金融集团麦格理(Macquarie)分析师指出,政策制定者显然意识到动态清零对经济造成的严重损失,但该政策不可能一下子结束,因为最高领导人对此押上了太多的个人声誉。

《华尔街日报》早前已经报道,尽管动态清零政策的影响日益加深,但中国官员仍在谨慎行事,这意味著要使社会回归到疫情爆发前的正常水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全面恢复至疫情前水平可能会需要等到明年年底的时候。

而且「优化措施」只踏出「一小步」,对入境人员的「集中隔离」日数只由7天缩至5天,仅仅只是两天的差距相信仍难以吸引更多外资重返中国市场,亦未能大幅刺激内需消费及经济回暖。

《经济学人》智库的数据显示,如果有序地重新开放,经济可能会增长5.5-6%。但更严峻的情况是可能的:「动态清零」制度的混乱结束反而会导致经济在复苏之前要先萎缩四分之一。因此,重新开放的步伐都可能是非常谨慎的。

放宽防疫限制令经济逐步复常,只是纾缓民怨的一小步,但更大的环境变化,却是来自最高层一手摧毁过去十年建立的「中国梦」。

自十年前执掌共产党以来,习近平向他的国家许诺了一个「中国梦」,即到本世纪中叶恢复国家的伟大,包括要建设小康社会、和谐社会、以及重返全球事务的中心舞台。

这些承诺在某程度上是实现了: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全球影响力早已超越欧盟仅次于美国,更重要是透过「一带一路」构思笼络了全球大半个新兴经济体。

不过在习近平在上个月提交二十大的报告中,却提出一个全新的中国梦:要变得更加关注集体目标,而对追求个人梦想的容忍度被降低,结果令中国的商界精英、改革派官员和自由派知识分子,都被这个令人不安的愿景所笼罩,结果亦做成近月全中国掀起的富人撤离潮。

向后大跃进

《经济学人》提出「向后大跃进」的概念,指在习近平领导下,党与民众的社会契约发生实质变化,有很多中国观察家谈到习近平在经济上是「向左」移动,但在煽动民族主义时却「向右」移。更矛盾是知识分子最近在官方媒体上自发地赞扬了几十年前的供销合作社制度「复活」,但同时又表达了对计划经济卷土重来的担忧这种矛盾心态。

必须理解是习近平改变了党和人民之间的社会契约。为了集体利益,个人的愿望被淡化了。学者们开始谈论毛泽东时代的「群众路线」回归。

深圳市税务局网站近日发布一则公告,就引发针对全国「双高」人群查税的恐慌。从网站的招标公告称,要建立税收应用平台,并针对高收入、高净值人群经营所得进行税务稽查。这是继海南省之后,再次有迹象显示中国明年将全面展开对高净值,即银行存款在1000万元以上的人群及高收入人群进行税务稽查。

基于二十大首次提出「防范财富累积」这种「共同富裕」的进阶共产思想,分析认为,向富人查税反映是政府入不敷支,为增加税收,相信明年更会增收房产税及资产增值税。在此背景下,「移民」、「润学」正成为热门话题,更网传有移民顾问连夜接到通知,要删除朋友圈里所有和「移民」相关话题,甚至有顾问被当局约谈。

《金融时报》早前报道,在二十大之后,内地的富裕阶层均启动逃离计划,有欧洲事务律师称,收到三个中国商业家族的「著手」指示,以执行他们的出走计划。

总部设在新加坡的财富管理公司亦指,二十大期间,有五个家族与他接触,希望建立新加坡家族办公室,其中三个正在进行中。 而在过去一年,已在新加坡设立了约30个「家族办公室」,大多数为中国人,并转走了他们的资金。

值得注视是内地顶级富豪已经毫不忌讳公开逃离计划。昔日「中国女首富」吴亚军就辞任龙湖集团董事会主席,由该集团「80后」首席执行官陈序平获委任为董事会主席。据《中国董事局网》报道,吴亚军将陪双胞胎儿子,定居美国。

同一时间,作为内地科技龙头大佬,京东的刘强东更选择直接放弃股权,盛传与怀孕的妻子离境并抵达美国。而更早跑到美国的,还有SOHO中国的潘石屹夫妇。显然一切都是新形势下,像刘强东和吴亚军这类顶级富豪均采取的避险措施。

「向后大跃进」已表明,过去几十年让少数人先富起来的做法,已经有根本性改变,甚至出现「有钱就是罪」的原罪。《经济学人》提出,长期以来,共产党一直靠不断增长的物质繁荣中获得合法性:市民安居乐业享受小康,就能够放弃政治诉求。现在习近平更加强调集体的民族自豪感,但如果经济继续放缓,逃出中国就成了剩下的唯一选择。

- 颜宝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