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笑話連篇真特首 答非所問露真章

2022.05.0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杜耀明評論】笑話連篇真特首 答非所問露真章
粵語組製圖

李家超的特首競選獨腳戲上演至今,與其說是笑話連篇的一場鬧劇,倒不如說是香港由兩制互動並存走向一國唯我獨尊所必經的政治震撼。

一句「我和我們」,已展示其中文水平,再一句「mother secondary school」(意指他的中學母校),還說香港「沒創科、沒未來」(應是說沒有創科便沒有未來),更顯露其語言能力。甚至他常常掛在嘴邊的「以結果為目標」(意指注重績效成果?),不是用意不清,就是匪夷所思,把結果當成目標。臉書專頁「每日關注李家超中文水平」蒐集不少病句病詞,更總結出八大常見問題。這個專頁辦下去的話,待李五年任滿,相信不難結集成書,成為一本小學生造句修辭的參考書。

其實人皆有錯,不足為怪,奇怪的反而是有錯不知,或者知錯不改。競選活動近一個月了,李家超的病句病詞,幾乎無日無之,更不斷在社交媒體流傳,但他的競選專頁也依然故我,「我和我們」、「動員起來」等等照登,看來是要大家習非成是,病句變金句。

若非如此,李家超團隊可謂未盡其力,既沒有修正他發言的文字記錄,也不替他惡補語文,加強公開發言及傳媒對答的能力。說到底,究竟競選團隊是未盡全力,還是不敢向未來特首直言其語病,又或者李家超完全自知有誤,只是毫不介意溝通效果和形象低下,繼續勇往直前,外人無從知曉,但無論如何,在在反映他的性格特質、領導風格和團隊文化。

如果李家超的語文水平折射了他的性格、作風,他的政綱更直接表明未來五年特區當局的路向和格局。政綱聲言「同為香港開新篇」,但細看「四大政策綱要」,卻是毫無新意,不外是蕭規曹隨,只是期望日後可以更有效執行政策而已。勉強稱得上新意之作或有兩方面,一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國家安全)的本地立法,二是以效忠《基本法》之名,加強控制公務員,但此兩項主張都是延伸現行的國家安全措施而已,並非自立新章。

再如訂下「關鍵績效指標」及成立「地區服務及關愛隊伍」,亦是新瓶舊酒。香港回歸前,末代總督彭定康要求每個政府部門訂立具體的服務承諾,小如消防車接訊後多久須到達現場也清楚列明,以便公眾監察,而大政方針則寫入港督施政報告,而李家超的「績效指標」則限於為指定工作定下目標,有多詳盡仍屬未知之數。

至於地區服務及關愛隊伍,更是多此一舉。二Ο一九年區議會選舉投票率超過七成,民主派陣營取得全港86%直選議席,當選者熱衷服務基層,社區本來注入生機,奈何當局推行區議員宣誓效忠《基本法》,觸發大批議員辭職,其後亦有四十九名議員宣誓後被取消議員資格,現時只剩下三分一議員,大大削弱服務社區的能量。換言之,政府只要放棄政治審查,恢復區議會功能,民選區議員可擔起服務社區的職責,根本無需費時失事,另起爐灶。

比起政綱,李家超的傳媒答問更見真章。香港新聞自由的世界排名,由80跌至148,他依然說新聞自由健在,無需捍衛;《基本法》承諾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由普選產生,但究竟如何落實,他又答非所問,表示選舉制度「完善」了,只是未達預期效果;香港移民潮湧現,他說香港是法治社會,也許意思是香港沒問題,你走你事。這樣的回覆清楚表示,三者都不在他的施政議程之內,言下之意,問題根本不成問題,可以一概不理。

不過,政綱內的議題,他也可以置身事外或者答得不着邊際。記者問他如何修補與青年人的關係,他強調「最重要係守法」,難道警誡青年人便可修補關係?對於如何保住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他坦誠不是靠個人努力,由其他人努力好了,看來他不必費心,也無須給你答案。至於屯門公路塞車問題,他認為有賴與大灣區、深圳合作,但境外地區如何有助解決香港交通擠塞,很奧妙,相信便行,他也沒有具體答案。

從個人質素、領導風格到政治綱領,李家超看來都不符合社會主流的期望,但問題不於他自己,而更在於造王者心存僥倖,按政治需要揀定人選,又不甘小圈子選舉團的支持,竟然相信只憑宣傳造勢,便能點石成金,不用回應主流民意的訴求,中選者便能贏取公眾支持,結果當然適得其反,欽定的人選顯露身手後,人未上任,大家再沒有幻想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