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红黄码」舍本逐末 卢宠茂散播仇恨

2022.07.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杜耀明评论】「红黄码」舍本逐末 卢宠茂散播仇恨
粤语组制图

新任医务卫生局长卢宠茂近日表明有意推行类似大陆健康码的制度,以限制新冠肺炎确诊者及返港人士的活动范围,并声明愈快实施愈好。此举政治正确无可置疑,但却代表防疫政策的倒退,不但实际问题解决不了,勉强执行的话,恐怕只会挑起社会矛盾。

卢宠茂透露,「安心出行」应用程式将改为实名登记,并引入「红、黄码」,红码用来标签确诊者,黄码则针对海外返港者,通过公共场所的辨识系统,示意禁止他们入内,从而堵截病毒的传播。在他看来,这叫精准防疫,因为「红、黄码」可以为这两类别人士划定不同的活动范围,分毫不差,其他人士则可凭「绿码」而通行无阻。

卢局长看来忘记了应付第五波疫情的策略重点,在于提高长者的疫苗注射率,确诊者按病情分流处理,加上社交距离措施,避免医疗系统负荷超重而崩溃。大致上,是类似西方国家与病毒共存的抗疫方法,务求在控制疫情、个人自由和经济活动之间取得平衡。如今疫情再度升温,是时候检讨一下,再调整不同措施的轻重,而不是为了「变幻原是永恒」,政策便变幻起来了。

例如,长者的疫苗注射率半年来确是提高了,但现时六十岁或以上人士接种两针的比率不及八成(79.8%),特别是八十岁以上的比率不到六成半(64.19%),而院舍长者接种两针疫苗者,五月中时仅仅超过5成半(56%)(打三针者更低至14%),因此政府若要精准抗疫,首先必须提出改善办法,加速提升长者的接种率。再如家庭聚会是公认最难制止的病毒传染途径,政府必须面对问题提出善法,降低传播风险,如建议聚会前先作快速检疫测试丶带口罩等等。

卢局长确实天生异禀,一眼就看中确诊人士及海外返港者,就是疫情升温的罪魁祸首。他不掌握有多少确诊者违反隔离令,也没有调查研究染疫者的来由是否与违例者有关,便认定确诊者进入公共场所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因此需要从严处理。同样莫名其妙的是,受限制人士不得进入公共场所,但就不等于能够制止他们的私人聚会,更何况「黄码」人士仍然可以上班,并且乘搭公共交通。

政府既然认定「红、黄码」人士是问题根本,其实可以用更直接而有效的方法来对付。例如恢复营运超过一万张床位的方舱医院,在国家支援下,更可增至五万张,足以容纳他们隔离七天,保安设施可以滴水不漏,何须七百四十万人冒著个人资料被窃的风险,以实名登记「安心出行」?还记得五年前,选举事务处曾经遗失三百万名登记选民的个人资料,至今仍未破案,试问当一个政府连缉拿资料窃匪归案也无能为力,市民又如何安心登记个人资料呢?

不错,香港若与大陆及澳门看齐,全民用「红黄绿」健康码,或有助与大陆通关,但正如上述,健康码不是万应灵丹,需要政策多管齐下,才能有效堵截疫症的快速传播。再者,中港两地能否通关,关键在于过关前后的检测证明。当局应该首先想方设法,将病毒检测提速提效提量,并且降低费用,再与大陆当局据理力争,尽量简化过关的手续。

奇怪的是,卢宠茂不实事求是解决抗疫及通关问题,也只算是失职而已,但总不能毫无实据,以散播仇恨的言词,针对确诊人士及海外返港者,暗指他们要为疫情升温负责,更明言确诊者这些少数人的行动自由,会危害其他多数人的健康,因此必须运用「红、黄码」加以识别,再飨以闭门羹。

挑拨确诊者与其他人的对立,或有助政府争取某些市民支持健康码,但对于收服疫情根本不能对症下药,反而刺激起反对政府的情绪以至行动。今时今日,市民或再不能走上街头,但难保他们不会消极抵制健康码,怀疑确诊也不做检测,或者不呈报快速检测的结果,令政府无法掌握疫情实况,而健康码更成为官民对抗的新起点。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