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改善民生小修小補 「官商勾結」大步復常

2022.11.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杜耀明評論】改善民生小修小補 「官商勾結」大步復常
粵語組製圖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近日指示特區政府,該「下大力氣」改善民生,解決「經濟社會發展中的深層次矛盾」。奇怪他看似有所不知,二十五年來不斷惡化的「深層次矛盾」,是源自孕育「官商勾結」的政經格局,非要徹底整頓改革不可,否則單是叫叫口號,再過二十五年也難見成果,只會令人更討厭政府。

例如土地房屋問題難解決,關鍵在於「官商勾結」已成為體制的一部分。所謂「官商勾結」不一定如「數碼港」的私相授受模式,即特首不按正常程序便將土地發展權給予相熟的商人,以報答或換取他的支持。更關鍵是,兩者在政治和經濟上的互相倚賴,已成制度的一部分。

政府財政收入之中,有15%-25%來自賣地,連同地產公司及相關行業的利得稅、薪俸稅、印花稅等等,數目更為可觀。若改變現行高地價政策,或者修訂法例,加強管制地產商的尋租行為,直接受損的除了發展商和樓價,就是庫房,因此政府不敢輕舉妄動。

政治上,地產商富可敵國,生意滲透各行業,政治影響力輻射組成選舉委員會的商界、專業、基層、政界等四個界別。候選人若得不到北京和地產為主的商界支持,勉強勝出也注定面目無光(如2012年梁振英),因此討好地產界,堅守經濟放任政策,也變得理所當然。今屆特首選舉,即使加入北京直接管控的第五界別(全國人大、政協等),削弱地產界的影響力,但經濟低迷之際,政府為免樹敵,也為免震散樓價,造成大量負資產以至經濟危機,看來不會以硬性規定醫護界服務年期的霹靂手段,奪回地產業對樓市的控制權。

反而是,樓市下行,政府放寬政策,向地產商輸送利益。本土研究社批評《施政報告》一再向地產商送大禮,包括舊樓的強制拍賣門檻由80%業主同意降至60%-70%(視乎樓齡而定)、一手樓宇空置稅繼續只說不做、地產商有權選擇以標準補地價取代逐一估價、放寬保護濕地緩衝區的審批限制等,在在使發展商錦上添花,掌握決定土地運用的更大權力。

政府對地產商的態度已寫在牆上。一是表明不會進取,收回他們閒置的新界農地儲備,以興建永久公屋和居屋,二更是臨陣退縮,任由他們不付代價,即可空置單位待價而沽。可見當局的重點不在於削弱地產商的權力,被壟斷的樓市亦將永續下去。最新的國際調查顯示,香港居民需要全家人廿三年全部收入才足夠支付樓價,在政府繼續對地產商的護翼下,相信難以改寫命運。

特區政府可以做的,只限於提供公屋和居屋,和專為劏房戶而設的臨時房屋(所謂「簡約公屋」)。不過,未來四至五年,公屋每年興建大約二萬五千個單位,居屋則約六千個,前者比過去十年公屋每年建屋量劇增六、七成,居屋則更高,能否大躍進成功,頗成疑問。

但即使達標,根據今年第二季統計數字,家庭入息中位數($28,900)高於三人家庭申請公屋入息上限,與四人家庭的上限接近。換言之,過半數家庭不能申請公屋,而申請者也須輪候六年,當中十二萬劏房住戶,較幸運的一群可於五年內可入住臨時房屋,但數量有限(只及四分一劏房家庭)。至於合格申請居屋的住戶,估計達到八十萬,即使假設一半已經置業,還有四十萬戶,每年六千間居屋即使如期供應,也是杯水車薪。何況他們有幸入住之前,也得光顧昂貴的私營房屋。

如今,輪候公屋需要經年累月,當然並不好過,而自置物業人士每月供樓的負擔,達到入息的三份二,也是生活迫人,但李家超政府的所謂政策新猷不外是興建臨時房屋、輪候公屋時間由六年降至四年半之類的修補動作,卻又向地產商大派禮物,真看不到未來十年會有何重大轉變。

因此,夏寶龍「下大力氣」的命令是認真的話,倒不如自己先下大力氣,反正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大可發揮習近平「敢於鬥爭又善於鬥爭」的思想,示範「果敢的魄力」,以排除萬難,取回樓市的主導權,杜絕「官商勾結」復常,讓香港人「看到變化、得到實惠」,「由亂及治,由治及興」也就不用多費唇舌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