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中共為何恐懼趙紫陽?

2023.10.18
【未普評論】中共為何恐懼趙紫陽?
粵語組製圖

昨天10月17日是趙紫陽104歲誕辰。記得2004年10月,陳一諮和一眾朋友相約去哥大聚會,為趙紫陽85歲祝壽。我因故無法同行,便買了一個大蛋糕,以表心意。未料三個月後,趙撒手人寰。那個蛋糕上的「恭賀趙紫陽先生八秩晉五壽誕」就永遠定格在2004年10月17日。

今天在紀念趙紫陽誕辰之際,再次看到新世紀網站轉發的趙家兒女的「祭父親百歲冥壽文」和王揚生的「叩訪富強胡同六號」。重讀舊文,依然感動。

在中共歷屆領導人中,曾當過國務院總理和中共總書記的趙紫陽,可能是中共當局最恐懼的原中共領導人了。趙在89六四期間,因反對向學生開槍,拒絕認錯,被中共剝奪所有權力,並被軟禁16年,直至去世,至今也已逾18年。在過去的34年裡,中共在任何為改革開放評功擺好的宣傳中,從不提趙。但每逢趙紫陽的誕辰、忌日、清明和六四,中共當局總是如臨大敵。他們嚴密監控和限制紀念趙的各種民間活動,對各種回憶文章書籍及拜謁,總是千方百計地予以封殺。2019年,趙紫陽的骨灰終於落土,但官方在墓碑四周安裝了監控攝像頭,部署了警察、保安和便衣人員對拜謁人員進行攔截。這說明中共十分恐懼趙紫陽。

中共當局為何恐懼趙紫陽呢?首先,趙的理念反襯出其他中共首腦的狹隘與渺小。比如,關於「打天下坐天下」,中共歷屆領導人不管是紅一代、紅二代,還是江胡這樣的管家代理人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但趙不這樣認為。他說,「天下是大家的,我們是為大家辦事的」、「我們欠老百姓太多,我們要還債!」。再比如,對社會衝突,趙紫陽堅持以理服人,妥協寬容,主張以對話和協商解決,而鄧、江、胡和習都堅信,只有高壓和暴力才是控制社會不滿的有效手段。

其次,趙提出要約束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權力,防止他走上個人專權、專斷的路,這對當今政權來說,是莫大的諷刺。趙認為,黨的最高層不應設總書記,應實行中央常委輪流坐莊,一人一票;這樣做是要防止黨的最高領袖走上個人專政的道路,防止他包辦一切、個人決定重大問題。趙希望,用制度削弱執政黨對整個國家的控制權,要更新改造這個黨,從而使中國走上民主與法治的道路。對此,在獨裁與專斷中自得其樂而不能自拔的中共現今領導人,對這樣的設想和提出這種設想的人怎能不恐懼呢?

還有,趙紫陽是中共歷屆領導人中提出的理念最接近普世價值的前中共領導人。趙認為,中國在面對全球化浪潮時,不能只顧及經濟層面的影響,還應顧及政治層面的影響,不能只是講要與世界發達經濟接軌,還應講要與世界先進文明接軌。趙曾對宗鳳鳴說,所謂「現代化」就是「西化」,就是要同西方現代文明匯合,因為不僅西方實行的市場經濟已成為世界的主流經濟,西方實行的民主政治也已成為世界的主流政治。而當今的中共政權卻相信和普世價值背道而馳的東西——專制。

趙紫陽也是與中共切割最徹底的前中共領導人。他的五位了不起的兒女,和父親心有靈犀一點通。他們和父親一樣,都認為趙就是一個農民的兒子;農民的兒子既然從民間來,最後就應回到民間去。他們落實趙的心願,和當局艱苦談判了十四年,最後終於把父親和母親的骨灰葬在民間陵園。從那一刻起,趙紫陽就真正與中共做了切割,趙紫陽的精神也終於獲得了完全的自由。

趙紫陽還是對中共體制反思最深的前中共領導人。這個反思始於他在文革中被批鬥的經歷,終於他被軟禁16年的漫長歲月。他認為,一黨專政下搞市場經濟,肯定會產生腐敗。只要共產黨控制所有資源,腐敗就控制不了,中共這個體制就「沒治了」。

如果現在的習近平政權最終選擇走趙紫陽的道路——市場經濟+民主政治,也許這個黨還有救,否則就真的「沒治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