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黨指揮槍」習近平比毛走的更遠

2023.11.15
【未普評論】「黨指揮槍」習近平比毛走的更遠
粵語組製圖

習近平自上任以來在不同場合反覆強調「黨指揮槍」,以確保槍桿子永遠聽黨指揮。他一方面在黨內確立了一人獨裁的政治體制,另一方面在軍內也做出了相應的政治設計和制度安排,建立高度集權的、一人說了算的軍事決策體系和軍隊領導體制。在這方面,他比毛澤東走得更遠。

「黨指揮槍」最早出自毛澤東在1938年寫成的《戰爭和戰略問題》一文,原文為「我們的原則是黨指揮槍,而決不容許槍指揮黨」。中共建政後,毛為了確保軍隊在他個人的絕對領導下,對解放軍領導體制進行了數次改變。根據中國共產黨大事記,1954年9月28日,中共恢復了建政前的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毛擔任主席,設軍委委員若干人,未設副主席,彭德懷主持日常工作。1959年,中央軍委開始增設包括林彪等人在內的軍委副主席。但副主席之下,各大軍區司令、軍長、師長都只有帶兵權,沒有調兵權(西西皮,2017)。這就是毛澤東試圖塑造的特殊的軍隊領導體制,即全國軍隊只聽令於軍委主席毛澤東一個人。

在「黨指揮槍」方面,習近平先是毛規習隨,隨後超越了毛。他名正言順地把「黨指揮槍」變成「習指揮槍」,並且促使「習指揮槍」制度化。2012年11月,在中共十八大後召開的第一次軍委常務會議上,習主席親自主持審議修訂《中央軍事委員會工作規則》,親手寫上「中央軍事委員會實行主席負責制」。2015年在增設火箭軍和戰略支援部隊的同時,設立了「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習近平擔任總指揮。2017年10月,十九大首次將「中央軍事委員會實行主席負責制」正式寫入黨章第二十三條。《光明日報》因此而吹捧說,這是「民主集中制在軍隊領導體制上的具體運用」,是「獨具特色優勢的軍事領導制度」。

現在我們知道,這是習近平建立的獨具他個人特色的軍隊領導制度。2017年是個標誌年,他的「軍委主席負責制」正式進入了共產黨的大法。至此,習近平完成了軍中集權從「黨指揮槍」到「習指揮槍」的轉變。習建立的這一特殊機制,使自己牢牢把握軍隊決策權和作戰指揮權。按照《解放軍報》的說法,軍委主席負責制主要負責以下三個方面:全國武裝力量由軍委主席統一領導和指揮;國防和軍隊建設一切重大問題由軍委主席決策和決定,中央軍委全面工作由軍委主席主持和負責。這哪裡是甚麼黨指揮槍,分明是習指揮槍!

習近平從2012年起開始學毛,2017年超越毛,現在「習指揮槍」是不是靈光呢?為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有必要簡單回顧一下習近平剛上任時大規模開展的軍隊改革。十年前,習籌劃從政治忠誠度、作戰能力和軍隊反腐三方面,謀求對解放軍的全面改革和掌控,以達到以下幾個目的:1)清軍反貪;2)要軍隊絕對聽從黨的指揮,改變胡溫執政時遺留的黨不能指揮槍的問題;3)軍隊要能打仗,將領要對習忠誠。

回顧習近平操盤的軍隊改革,除了把「黨指揮槍」變成「習指揮槍」,其他幾個軍隊改革的目的似乎並未達到。首先,軍中反腐並不成功,解放軍裝備部和軍事採購顯然仍然存在相當嚴重的腐敗問題。其次,軍隊能否打仗也仍然是個問題。習在上任之初就擔憂軍隊能否打仗,現在依然擔憂;過去就有將領不忠的問題,現在依然存在。再有,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方面存在的問題,也沒有改善。難怪習近平三個月前在北京舉行的兩次高層會議上,屢次告誡軍方高層領導人,他們必須「致力於解決黨的各級組織中長期在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方面存在的問題」。

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顯然出了很大問題。「習指揮槍」原來並不靈光。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