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回顧.47人家屬】呂智恆童年曾受虐打 堅持收養教育成才 養母Elsa:如沒有信仰我會被逼瘋

2021-12-22
Share
【2021回顧.47人家屬】呂智恆童年曾受虐打 堅持收養教育成才 養母Elsa:如沒有信仰我會被逼瘋 Elsa受訪時透露呂智恆童年曾受虐,Elsa形容現在全靠信仰力量捱過。
粵語組製圖

今年1月6日,47名民主派人士因參加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大部份被告至今仍在還押,結案無期。本台訪問3位被告的女家屬,面對至愛被捕,他們如何渡過沉重的2021年?Elsa是呂智恆養母,47人案保釋審訊時,她一度失控尖叫嚎哭。Elsa形容現在全靠信仰力量捱過,又說呂智恆童年曾受虐,長大後想貢獻社會卻遭收監。

「我覺得如果我沒有信仰,我想我真的會瘋了。」–呂智恆養母Elsa

受訪當日,Elsa穿著黑色裙,心口的十字架吊飾特別耀眼。她選擇在教會受訪,教會樓頂上方,亦掛著一個十字架,Elsa請記者幫她拍下祈禱時的樣子,又問到:「有沒有影到十字架?」

feature-47lui-2.jpg
Elsa全靠信仰力量捱過難關。(鄧穎韜 攝)

Elsa在呂智恆12、13歲時領養他。作為基督徒,兩母子現時仍會到教會服務,Elsa會輔導基層小朋友、反修例運動後出現創傷後遺的人等。

曾在法院呼天搶地 現已釋懷不少

feature-47lui-4.jpg
2021年3月4日,Elsa得悉智恆未能保釋後情緒激動。(劉少風 攝)

今年1月6日,民主派被捕,後來再經歷連續4天的馬拉松式保釋審訊,家屬只能透過電視螢幕看到被告。呂智恆一度獲保釋,卻被律政司立即上訴,Elsa聞訊,衝出法院尖叫跪地嚎哭,哀號聲經網上直播,傳到每個關心事件的港人心中。及後3月5日,呂智恆獲保釋,可以暫時回家。

feature-47lui-5.jpg
2021年3月5日,呂智恆(右)獲准保釋,與Elsa一同會見傳媒。(劉少風 攝)

受訪時,Elsa對律政司上訴仍感不滿,但如今已釋懷不少,她笑說第一件事是慶幸自己沒有仆死。

Elsa說:明明可以(保釋),都要即刻(上訴),有15個明明可以放,現在立即上訴,現在全部不能放,法治已死!

擺脫「惡人谷」成才卻遭關押 Elsa:我害了他?

在Elsa眼中,呂智恆是一個良好青年,只是想貢獻社會。Elsa說:「他小時候很可憐,無論身體上或精神上,都受到很多虐待,成長很坎坷,在香港出選立法會,我都很支持,為何現在要弄到坐監?」

她形容呂智恆成長於「惡人谷」,因此對無家者特別憐憫。在他1歲多時,父母離異,他跟隨爸爸。及後因父親工作,呂智恆要被託管,自小寄人籬下,幾乎住遍全港九新界,甚至露宿街頭,冷天時只能拾報紙蓋著身體保暖,三更半夜被警察問到為何會流落街頭,年少的他不懂回答。

受親人託管期間,智恆因爸爸沒有交學費未能上學;有些託管家庭對智恆體罰,例如要智恆跪在地上,再虐打、夾耳仔,智恆哭得愈大聲,他們打得愈大力。Elsa說智恆自小學會一件事——忍著痛,不要哭,不要叫,會快點捱過。

後來被Elsa收養,智恆終於脫離坎坷生活,有個安穩和溫暖的家庭。後來更考上大學,成為社工,參政奉獻社會。Elsa一直很安慰,能夠幫助這位小朋友,教育他成才。然而,智恆參選卻被無了期關押,Elsa曾反問自己:「我是不是害了他?」

家是收容所 「是神給他們的愛」

回想呂智恆12、13歲時,Elsa打算接他回家收養,當時智恆正踏入反叛期,學會頂嘴,Elsa的朋友勸阻Elsa,指呂很「惡教」,但想到智恆身世坎坷,Elsa認為「不能見死不救」。幸好得到丈夫支持,Elsa堅持收養。在收養初期,智恆很有主見,母子間不時辯論,Elsa從中觀察到智恆心地善良。她說始終以他為榮,由2016年參選立法會選舉,到去年參與民主派初選,Elsa都非常支持,欣賞他將愛及公義帶給他人。

Elsa說:我的家就是,如果有些人有需要,我都會讓他們來我家住,我覺得你想個社會好,你做到幾多做幾多。

Elsa的大愛不只顧及呂智恆一人,她形容她的家是個「收容所」。除了智恆,Elsa收容過自己母親患有精神病的同鄉姊妹,另外還有一位沒有血緣關係的姊姊,而Elsa的姪女亦在她家生活過。即使沒有血緣關係,Elsa都視為親人,她說這就是神給他們的愛,她要愛己及人。

訪問期間,Elsa不時分享她的「神蹟往事」,就像遇見老朋友一樣滔滔不絕,有時她稍作停頓,問到:「是否講得太遠了?」每當提起「神」,她雙眼發光,每條問題背後,總不忘記感謝上帝,在面對未知的恐懼,她總是說願意將好、壞交託給神帶領。

 「如果沒有信仰,我真的會瘋了」

智恆自小沒有媽媽,在獲得保釋後,第一件事是跟Elsa說:「很想念你。」兩人見面都哭了起來。兒子暫時可回家,Elsa亦鬆了一口氣,在這段日子,他們盡量在家中吃飯,一家人齊齊整整,智恆亦如常到教會做義工,希望「做得幾多得幾多」。

feature-47lui-3.jpg
Elsa平時會在教會讀聖經。(鄧穎韜 攝)

Elsa說:盡量如常生活,其實不同了,因為他始終有條罪在身,他會有壓力,一定有,其實我都有壓力,怎麼辦?祈禱,求神賜我們有平安喜樂,我覺得如果我沒有信仰,我想我真的會瘋了。

自從47人案,Elsa自言生活多了顧慮,有時睡得不太好,半夜睡醒時都會苦思:「(呂智恆)要坐監怎麼辦?」、「要坐多久?」、「為何要坐監?」問題沒有答案,Elsa唯有靠祈禱、讀經,安靜靈修,求神帶領。這段期間,Elsa與其他被告家屬互相扶持,偶爾一起祈禱,祈求平安。 

「作惡的人一定會有報應」

相比其他被告,Elsa慶幸兒子暫時不用受牢獄之苦;不過,她始終擔心智恆隨時再度入獄,「因為權力已被政權奪去。」對於這宗國安法案件,Elsa形容是無妄之災,希港府能夠改正。

feature-47lui-6.jpg
呂智恆獲釋後,特別珍惜家庭生活。(呂智恆facebook圖片)

Elsa說:不要趕盡殺絕,不要有權用到盡,否則將來一定有報應,所以現時我們要去悔改、認罪,神就會饒恕。不對的我一定會出聲,因為聖經所說,如果看到有些事是不對,我不作聲,罪會歸在我身上,他不改,罪就歸到他身上。

feature-47lui-1.jpg
呂智恆養母Elsa接受本台訪問,如今釋懷不少。(鄧穎韜 攝)

47人案中,很多家屬未必願意在鏡頭前剖白,原因是擔心影響案件或者曝露身份,但是Elsa很快就答應記者邀請,她當時說了一句說話:「在這艱難的時刻,都需要有聲音。」 

記者:劉少風 責編:陳潤南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