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抗争电影《香港本色》台湾首映 马宝康:让台湾人深思「一国两制」

2023.11.16
专访|抗争电影《香港本色》台湾首映 马宝康:让台湾人深思「一国两制」 马宝康觉得2020年前大家所认识的香港已经消失,但不意味香港精神已消失。
程皓楠摄

讲述香港本土主义的纪录片《香港本色》,本周六(18日)将在台湾放映。导演马宝康(Malte Kaeding)接受本台专访,他希望台湾人藉该纪录片更加认识香港。台湾大选将至,他期望台湾人以香港为镜,对中国所谓的「一国两制」有所深思。马宝康感慨香港民间社会的处境非常困难,包括学术自由不断收窄,但他说香港精神并没有消失,而是扩展到海外。 

「当政府拒绝回应人民,香港断断续续的『反送中』抗争,逐渐转化为一场抵抗赤化的时代革命。」 

讲述香港本土主义的纪录片《香港本色》,本周六(18日)首次在台湾戏院公映。(受访者提供)
讲述香港本土主义的纪录片《香港本色》,本周六(18日)首次在台湾戏院公映。(受访者提供)

这套曾获南韩「自由国际电影节」最佳摄影奖的纪录片《香港本色》,由德国政治学家、创立欧洲首个「香港研究所」(Hong Kong Studies Hub)的马宝康(Malte Kaeding)执导。纪录片将于本周六首次在台湾戏院公开放映,马宝康届时将与曾为太阳花学运领袖的林飞帆对谈。 

马宝康现为英国萨里大学国际政治高级讲师,在该校创立欧洲首个「香港研究所」。(本台资料图片)
马宝康现为英国萨里大学国际政治高级讲师,在该校创立欧洲首个「香港研究所」。(本台资料图片)

台湾即将大选 香港情况会令台湾人深思「一国两制」 

马宝康接受本台专访时指,台港关系密切,而且台​​湾正值明年大选,这是好时机回顾香港的过去。他觉得香港的情况会影响台湾人对中国的想法:「中国一直有这样的想法,就是对台湾实行『一国两制』,这将是解决所谓台湾问题的最佳方式。但现在每个关注香港的台湾人都意识到,中国政府在『一国两制』下所做的这些承诺并不是真正可以信任的,而这些承诺也没有兑现。」 

纪录片曾在英国、加拿大等地播放,反应热烈,马宝康说当时的香港观众都非常感触。不过两年后的今天,还有人会关注香港吗?马宝康:「大家仍然关心香港,因为香港的变化实在太戏剧性。我认为这是国际社会从未见过,一个自由社会,享有民主自由的社会,可以在短时间受压并瓦解。」 

马宝康现为英国萨里大学(University of Surrey)国际政治高级讲师,专门研究香港、中国及台湾的关系。他曾在香港读博士,一直对香港身份认同的发展非常著迷,当看到香港本土主义出现,他很想研究情感如何在本土主义中发挥作用,以及本土的发展或心态。无奈地情感很难单纯透过学术论文描写,所以他选择用纪录片的方式展现,因此《香港本色》也成为他第一部纪录片。 

本片制作时间长达三年,由2016横跨至2019年,从拍摄香港本土派梁天琦和黄台仰等人的自述到入狱及流亡的经历,及访问来自不同光谱的政界人士。当中记录了「反水货运动」、「鱼蛋革命」、立法会选举,最后记录「反送中」,以梳理本土主义形成的脉络。 

刻意与梁天琦断绝联系:「所谓外国势力只会伤害他」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句「光时」口号,最早由梁天琦2016年新界东立法会补选时提出。事后他在「鱼蛋革命」案被判罪成,7年后的今天早已刑满出狱,然而从此却消失在公众视野,连出狱时媒体也拍摄不到。马宝康慨叹失去了这位好友:「我故意断绝了和他的一切联系,因为我觉得太危险了。 当他入狱,我就没有再联系他或他的家人,因为,你也知道,我认为所谓的外国势力、外国干预只会伤害他或他的家人。 所以我认为再接触他是不智的。这很令人悲伤。」 

港人已将本土主义情感扩展到海外 

作为一个「外国势力」,今时今日,马宝康还可以四处演讲、举行放映会,除了中国及香港。他觉得,香港民间社会的处境非常困难。就如早前学者傅健士及海外律师Tim Owen被大学突然取消讲座,他认为学界这种先发制人避免受亲中人士批评的做法,严重影响香港学术自由,加上当红线不断改变,学者难以判断可做哪些研究。 

他觉得2020年前大家所认识的香港已经消失,但这并不意味香港精神已经消失,也不代表香港本土主义已经结束,因为港人已将本土主义情感扩展到海外。 

梁天琦:「希望下一代重看这段香港历史,会知道其实我们真的尽了最大努力,希望他们有所启发。」 

记者:淳音 编辑:李荣添 网编:江复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