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潮】國際連繫成禁忌 港稅局正審查駐港公民組織 跨國組織如何看香港公民社會解散潮?

2021-10-28
Share
【解散潮】國際連繫成禁忌 港稅局正審查駐港公民組織 跨國組織如何看香港公民社會解散潮? 過往香港一直是國際非政府組織的區域集中地,但現在國際連結都變成「國安禁忌」。
粵語組製圖

過往香港一直是國際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即NGO)的區域集中地,惟當國際連結變成「國安禁忌」,他們都預視前路灰暗。教協、職工盟被逼解散,國際特赦組織亦表明因《港區國安法》撤離。多個駐港的國際公民組織透露,近期收到港府部門反常查詢數年前活動詳情。被官媒指為「反華組織」的國際教育組織及國際工會聯合會,接受本台訪問,對香港解散潮感震驚。

活躍於香港國際非政府組織圈子的A(化名),說圈內人士對職工盟被逼解散並不驚訝,真正令他們感到震驚的事,是早前支聯會被警方引用《港區國安法》第 43 條實施細則,命令交出資料。

feature-check2.jpg
活躍於香港國際公民組織圈子對支聯會被警方引用「港區國安法」第 43 條實施細則,命令以國安法交出資料。(圖)為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被拘捕。(路透社資料圖片)

引國安法令支聯會交資料 令國際NGO圈子震驚

A表示,駐港的國際非政府組織與其他亞洲分部或伙伴都有合作,如果向港府交出資料,一旦由中方轉交予其他亞洲威權國家政府,隨時對外地的合作伙伴,構成生命危險。但若果拒絕,在港的員工又可能要負上刑事責任。

feature-check1.jpg
國際特赦組織本周宣布因《港區國安法》撤離香港。(路透社資料圖片)

A指以她了解,其實不少國際NGO管理層對香港,或《國安法》落實後的評估,原本未至十分悲觀。但支聯會事件令他們重新評估香港局勢。未來他們將縮少在香港的規模,甚或撤離香港。

港府反常審查 稅局:不利國安團體會被撤銷免稅資格

A透露,最近香港稅務局及社會福利署對駐港的國際NGO加緊審查,例如追問數年前的某項活動內容是甚麼,甚或要求提供相片紀錄。本台向另一名國際NGO的工作人員Y(化名)了解,他表示組織亦收到社署的類似查詢,認為情況異常。Y表示,跡象顯示,未來香港在管理NGO方面,將與中國大陸手法趨近,國際組織自主空間將大幅減少。

對於上述情況,香港稅務局回覆本台,指一直有定期覆查,若發現有慈善團體的行為和活動,「屬非法或不利於國家安全或進行不符合其宗旨」的活動,會要求提供進一步資料,以決定是否撤銷其豁免繳稅資格。局方又強調,從事或利用資源「支持非法或不利國家安全的行為」,不會被視為真正的慈善團體。

feature-check3.jpg
香港稅務局回覆本台,若發現「屬非法或不利於國家安全或進行不符合其宗旨」的活動,會要求組織提供進一步資料。(鄧穎韜攝 / 資料圖片)

根據資料,稅務局今年9月已就《港區國安法》,修訂稅務指南,任何團體「不利國安」,將被撤銷豁免繳稅資格。目前國際NGO不少業務都受稅局及社署規管,不少組織以慈善機構身份在港註冊,獲稅務減免,又或可在街頭籌款。

曾是國際公民組織集中地 本地公民組織拒絕國際聯絡

過往,香港一直是國際非政府組織在亞洲區域的集中地。根據香港大學的《香港的國際及跨境非政府組織公民社會組織的能力報告2014-2015》,當年資料庫已紀錄215個在香港合法成立的國際非牟利組織。報告指大部份參與研究的組織自認不受港府干擾。

A表示,香港過往有多個優勢吸引一眾國際NGO,財務方面,香港註冊公司方便,而且稅務較低,資金流動及銀行系統較國際化,相比韓國及台灣都更好;另外,香港人英語能力良好,生活環境國際化,而且位處中國南大門,有利於開展大陸及其他亞洲國家業務,都是其他亞洲地方難以媲美;而最實際是,香港的籌款能力在世界名列前茅,不少國際NGO在港財務上都可自給自足。

A表示,以往國際NGO會與本地NGO合作,在香港展開推動本地進步的項目或國際項目。不少本地NGO在《國安法》實施後,刻意減少與國際NGO的聯絡,不接受他們提供的資金及合作計劃。有本地NGO亦會自我審查,例如對香港政府的批評變得溫和,不接受外媒訪問等。

港組織受打壓 國際組織如何支援亦陷兩難

面對香港公民社會空間急降,不少原本與本港組織有良好互動的國際組織,亦陷入兩難,因為聯繫或意味為香港組織帶來危險。

教協、職工盟被逼解散事件期間,被香港官媒指控「反華外力」的國際教育組織(Education Internation)及國際工會聯合會(ITUC),兩個組織的秘書長David Edwards及Sharan Burrow分別接受本台訪問,他們都對官媒指控「反華」不以為然,但對香港涉事的抗爭者仍十分擔憂。(Sharan Burrow專訪連結

「這是一個值一百萬元的問題。」對未來能否與香港教師工會聯結,國際教育組織秘書長David Edwards坦言目前仍是疑問,他不想令香港的同業受到更多傷害及威脅。

David Edwards說:我們不想發生的事,是引致教協勇敢的男士及女士,面對更多傷害及危險。對我只是簡單安坐這裡並且評論,被夜半被敲門並帶走的不會是我。

feature-check5.jpg
David Edwards表示對教協解散感到震驚。(圖)為教協宣布解散。(路透社資料圖片)

David Edwards表示,有47年歷史的教協是國際教育組織的創始成員之一,形容教協是亞太地區強大的自主教師組織,一直支持民主理念。他表示對教協被逼解散感到非常痛心,感到是全球其中一支民主燈塔被熄滅。他說沒想到教協只想中國恪守香港回歸時的承諾,但卻在2019年後被政府針對,而對嚴酷的懲罰。

香港仍是國際關注點 「永遠不要放棄希望」

David Edwards認為國際合作十分重要,例如他們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承認,他們有能力可以支援其他國家較小的公民組織發聲及組織。他表示他們不會放棄為香港的教師發聲,會繼續向國際社會解釋香港情況,不會讓香港老師的聲音從此消失。

feature-check4.jpg
對未來能否與香港教師工會聯結,國際教育組織秘書長David Edwards坦言目前仍是疑問。(自由亞洲電台視頻截圖)

David Edwards說:有很多細小的公民組織希望勇敢站出來,但他們沒有組織能力,沒有足夠本地力量,缺乏我們般的豐富歷史及組織技巧。所以我們有很大的責任,全球工會理事會(Council of global Union)十分重視香港,這就是全球工會運動。 

他最後表示,如果香港的同業對未來感到恐懼及迷惘,「請望向學生的眼睛,他們是未來香港的領袖。望向你同事,問候他們需要甚麼,大家可以如何互助。」而Sharan Burrow透露當組織支持香港,表明香港抗爭是民主運動時,收到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壓力。她希望跟香港的工運抗爭者說:「請你小心。」但永遠不要放棄希望和抗爭,因為如果缺乏人民的抗爭,民主就永遠不會成功。

記者/責編:陳潤南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Heng
Heng says:
2021/10/29 01:58

million-dollar question 在英文俗諺(idiom)中指的是「重要且/或令人難以回答、進退兩難的問題」,憑字面意思直譯為「值一百萬元的問題」反而帶不出他要表達的意思。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