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也移民,誰傾聽過他們心聲?(上)孩子因家長一個決定移民

2023.11.30

港人家庭移民其中一個共通點是「為了小朋友」,但有沒有人問過小朋友的想法?本台追訪了兩個分別移民到台灣及英國的家庭,他們的小朋友亦曾對移民感到不安,害怕因語言、文化差異等難適應新地方。同為移民家庭過來人、幼兒教育專家Bonnie坦言,「小朋友何嘗不是為了家長一個決定,而要放下自己最想念的人及事」,因此不要將移民抉擇的壓力放在小朋友肩膀上。

移台港人小孩在其YouTube頻道說:「我們要移民台灣啦!」

張生張太育有三子女,現年13歲的家姐張悅,不時與弟弟張顧之(10 歲)及張堯(8 歲)拍影片,經營YouTube頻道,記錄他們一家的移台感受與生活趣事。三年前,他們在機場與親人道別:「要入閘了!再見!」輕輕擁抱,沒有多餘的說話,便踏上他們的移民之路,從此與親人及好友相隔700多公里。

相1.jpg
張氏小朋友知道,家人因香港教育問題而決定移民。(程皓楠攝)

移民的還有姓何的一家,其中10歲的哥哥Marcus,與弟弟Max相差一歲。兩兄弟熱愛運動,涉獵足球、兵乓球、劍擊等等。這兩個家庭和很多移民家庭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為了小朋友而選擇移民。Marcus說:「他(爸爸)只是說會去英國,其實詳細不太記得,因為那時候我們年紀很少。沒想過要離開同學及朋友。」因為要去一個陌生地方,他直言當初不太想移民。

而在台灣的張氏小朋友則對移民的原因稍有概念:「(父母)不想我們的觀念被中國左右,那就搬來台灣比較好,他想要比較好的教育,好像是。我不想(移民)的,因為那時候台灣是一個讓我感到陌生的地方,所有事都不懂又沒有朋友。但因為我知道一定有好處才會想移民,我只知爸媽應該為我們好,那就聽話,無反抗餘地。」

相2.jpg
何氏小朋友初移英時,最擔心語言問題。(石頭攝)

小朋友年幼沒有選擇權利 語言是一大困難

當年他們年紀尚小,沒有選擇權。對於移居地充滿恐懼與不安。張堯說:「我完全不懂國語,又完全不懂其他的語言,我很難與人接觸。」

到他們真的到達移居地,曾擔心的問題逐一浮現。例如年紀最小的弟弟張堯,本來因疫情關係,當初在香港已很少回校上課,較少與同學相處。來到台灣不懂國語更難表達,只能指手畫腳。另一樣他們三個都覺得是「怪獸」級別的,就是注音。張悅與張堯說:「拼音是全部人都懂 ,他們幼稚園已經學了,但我們到小學五、六年級仍未懂。當初就是例如100分裡面有20分是注音,那我考到70分,有20分都是注音問題。」

國語對小朋友來說不容易,那麼英文呢?原來英國的MarcusMax同樣有困難,雖然聽英文能力可以,但講方面還要訓練。除此之外,原來小朋友有好多不捨之情。哥哥Marcus當時與一位教師感情很好,被選上做班長也令他成就感大增。後來這位教師原本有預留位置讓Marcus代表學校參加足球比賽,並說因為有Marcus很大機會取勝,但因他要離港,未能參賽,成了他一個小遺憾。

幼兒教育專家Bonnie同樣是帶小朋友移民台灣的過來人,近年不時研究港人離散家庭與兒童心理等。不過她說即使面對以上困難,但因小朋友修復能力很高,只要找到一群人有歸屬感,他們很容易就能投入一個地方。她建議家長:「首先一起面對其次給空間及時間他。我也會自己示範一次怎樣去面對困難,我覺得不介意給小朋友看到自己軟弱。因為這是很真實的感受 只不過我們需要讓他知道我們的感受抒發出來後是可以的有人一起聊天更好,可以講出來。」

相3.jpg
幼兒教育專家Bonnie坦言,「小朋友何嘗不是為了家長一個決定,而要放下自己最想念的人及事」。(淳音攝)

4萬名未成年港人獲批BNO VISA 台灣20202021學年過百名新生 

自從「反送中」發生及《港區國安法》生效後,不少港人移民英國,加拿大, 澳洲同台灣等地方。已經有超過15BNO VISA持有人移民英國,英國內政部回覆本台指近4萬名是未成年獲批BNO VISA

本台再翻查台灣移民署資料,以201910月最為明顯,相比於頭半年平均人數多出約4倍。至於2020年再多近5千人至10813人;到2021年再增360人至11173人。

當局沒有提供有多少未成年的港人新移民數字,不過記者根據教育部數字,

在台灣讀書的中、小學生都明顯上升。201520195個學年,香港新生人數不過百,但到20202021學年,分別有129174名新生。

父母因擔心香港教育選擇移民

同樣來自香港的台大社會學者呂青湖,曾做過一項有關抗爭與移民的研究,印證了「反送中」頭半年移民意向普遍增加。呂青湖說:「抗爭和移民是有正面關係,即是家庭因素上如果是家長,這個關係更大。」移英爸爸Simon解釋當初的移民意向:「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改了教材,如果你要小朋友可以答對題目,過到考試與你現實認知的事很不同。常識課已經不可以講很多事,但他們之前已經受到一套教育,他去問老師,老師也說你只能回家問爸媽真正的歷史是怎樣。」

對於「反送中」後移民潮激增,但2014年「雨傘運動」卻沒有出現這情況,呂青湖有這樣的解釋:「其實因為那個爭議,意思是示威者與警察互相衝突,那個危險性浮面,而家長有時特別有親身參與時,他們感受到那種危險、危機。所以當家長思考未來時,他們會考慮移民,而且愈來愈差。」

雖然移民是為了子女,不過有一點還是令移台爸爸張生感到窩心:「如果一開始不是有小朋友我們應該不會走,他(政權)又影響不到我思想,不能對我洗腦。那時候他們給我最好的回應是,『不要緊,爸媽說去哪裡就哪裡』他們很簡單的意思就是有爸媽的地方就是家。」

相4.jpg
台大社會學者呂青湖曾做過一項有關抗爭與移民的研究,印證了「反送中」頭半年移民意向普遍增加。(程皓楠攝)

專家:不要將移民抉擇的壓力放在小朋友肩膀上

的確,我們常聽到家長移民的一大原因,就是「為了小朋友」。幼兒教育專家Bonnie認為有一點要注意的是:「 我當然知道大家一定是為小朋友好但其實很多時候不要將這個巨大壓力放在小朋友肩膀上。小朋友何嘗不是為了家長的一句說話或者決定,而要放下自己最想念的人及事,而離開一個地方呢。」

為人父母愛子深切,既然移民已成定局,到底他們移民後,生活是苦是樂?還有一個難題就是身份認同,他們又怎樣面對?敬請留意周五刊出的下集。

記者:淳音/呂熙 編輯:李榮添 網編:程皓楠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