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鄉以後你還好嗎?(一)】台灣流亡抗爭者以攝影療傷:誰想一世被稱流亡手足?

2021-04-30
Share
【離鄉以後你還好嗎?(一)】台灣流亡抗爭者以攝影療傷:誰想一世被稱流亡手足? 菲林攝影成為 Kenneth 流亡後的喘息空間。
文海欣 攝

年近30的「反送中」抗爭者Kenneth從香港流亡到台灣已有一年,事業起飛之時背井離鄉重返校園。異鄉流亡生涯之中,菲林攝影成為他喘息的空間,他以此自給自足,同時保持與香港的連結,他並藉攝影這個橋樑,令外界繼續關注流亡抗爭者。(文海欣   台北報道)

化名為Kenneth的香港「反送中」抗爭者,流亡台灣已有一年。目前以學生的身份留台,並在社交平台Instagram 經營菲林代購生意。

15分鐘內與家人道別

他憶述流亡過程,仍心有餘悸。他說,踏上未知的流亡旅程時,連行李箱也不及準備,到了機場才匆忙購買,然後壓抑著恐慌的心情,假裝鎮定面對入境人員搜查。

Kenneth說:有一天我收到我隊友的通知,說被上門(拘捕)。當刻我覺得不行、要離開了,即刻收拾和家人說,整個過程可能15分鐘都沒有。我和他們說如果我不離開,就不知道何時才能離開監獄或法律程序。我說完後他們都無話可說,因為是事實。

因流亡重返校園

離開,只是剎那間的決定,但足以影響下半生。

Kenneth年近30歲,所謂「三十而立」。在香港的時候,他的事業正上軌道,原本就如一般香港人所想,希望考上專業牌照後能找到更高薪水的工作,但一切計劃因一場運動瞬間成空。他失落地說,要留台就要尋求正當簽證途徑,他只能重返校園。這幾年香港局勢的發展令他感到困惑與迷惘,故他選擇修讀社會學相關科目,希望從中獲得啟發。

Kenneth說:由原本可能有一些計劃的人生,變成完全看不到明天的自己是如何的日子。我自己是很有計劃的人,正正因為這樣才很難接受。感覺好不踏實。我年紀已經這麼大,仍在讀書。

幸而來台一年,學業漸漸上軌道,最令他興奮的是第一個學期的成績全A級,令他感到人生原來並非如想像中失去希望。

feature-exile4.jpg
Kenneth為港人進行菲林代購。(文海欣 攝)

菲林攝影成為喘息的空間

回顧初初來台的日子,一切並未適應,單在租屋的過程中已遇到不少波折,因為沒有身份證,要與業主建立互信是一大難題。但相比之下,心靈上永不磨滅的傷痛才最難治愈。Kenneth經常胡思亂想,有時回想到抗爭現場的畫面,他會暗自埋怨自己不能繼續留在場上付出。他說,自己與不少流亡抗爭者一樣,要依賴藥物方能入眠。

要重新振作,拍攝就成為他療傷的方式。在專注用鏡頭紀錄身邊事的同時,他從中得到一刻的放鬆。

Kenneth說:不是完全想逃避,而是我知道我不可以永遠活在埋怨自己的情緒當中,因為會支撐不下。如果在為香港繼續付出前,已經被這些情緒打敗或佔據,其實是做不了想做的事情。

feature-exile3.jpg
Kenneth即使身在台灣,仍不時拍下與香港相關的事物作為紀錄。 (受訪者提供)

流亡抗爭者已被棄?

菲林代購生意是Kenneth的收入來源之一,他希望流亡路上仍能維持生計,不只是等待別人協助。Kenneth說,拍攝是他的興趣,而在售賣菲林的過程中又能與香港的客人交流心得,這亦是其中一種令他與香港朋友連結的方式。

他也經常在自己的Instagram分享在台的日常生活及內心思考等,「透過這個平台讓流亡手足這議題成為大家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才能拉近距離讓大家繼續關注」。

Kenneth說:我們已經離開了香港,如果我們對香港事情都沒有一個思考上的交換,其實對我們理解香港現況很危險。

流亡生活朝不保夕,有藍營人士甚至嘲諷流亡人士是抗爭派用完即棄的「安全套」,但Kenneth並不認同,他認為「別人如何定義你並不重要,最重要是你覺得自己所做之事有否意義」。

說到底,Kenneth心底裡最放不下的,仍是香港——這個他口中年輕一代為之以身作戰的家園。

Kenneth說:因為以前有些說法,香港人如何看香港呢?就是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地方。正正就是這一代的年輕人不認為這地方是借回來,這是我們的家,所以我們才會走出來守衛自己的家園。所以放不下的一定是自己不可以再為家園,走出來作戰。如果連我們自己都維持不了希望及初衷,你又如何說服其他人與你一起同行、堅持呢?所以我的想法從來沒有動搖。

feature-exile2.jpg
Kenneth 寄喻香港人「願我們都成為逐漸完整的自己」。 (受訪者提供)

Kenneth:有誰會想不斷宣稱自己是流亡手足一輩子?

Kenneth 對畢業後的出路仍未有大方向。雖然對前路仍感到茫然,但有一點他能堅定地說,只要仍有心為香港付出,「香港人」這個身份會一直長存。

Kenneth說:說實話有誰會想不斷宣稱自己是流亡手足一輩子,我們都希望可以自立。我不知道未來的自己會如何,會否有機會有台灣的居留身份,但其實我覺得只要有為香港付出的心仍然存在,你一天都是香港人。

他寄語:「願我們都成為逐漸完整的自己。」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