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流亡抗爭者三闖美墨邊境 後97前線手足庇護之路

2021-06-16
Share

曾在「理大圍城」中被捕的香港「反送中」抗爭者「錘佬」,經歷重重波折,在經歷大半年的漂泊後,終於成功經墨西哥偷渡到美國。如同運動中大多數年輕的前線抗爭者一樣,「錘佬」在香港回歸後出生,沒有俗稱BNO英國國民(海外)護照。他說,香港後97一代,流亡的唯一出路是政治庇護。他回顧這段艱險歷程,感嘆自由得來不易。(胡凱文 報道)

今年19歲的「錘佬」體型魁梧,帶著陪他「出生入死」的「豬嘴」(防毒面具)和簡單行李,2021年5月抵達美國首都華盛頓,這一程已經是他自去年8月離開香港後的第7程飛行。

「錘佬」曾在「理大圍城」中被捕,遭扣押48小時。《港區國安法》實施後,他開始流亡生涯。第一站先飛抵英國。他說,由於在97後出生,沒有BNO,無法長期居英,一番考量後決定到美國尋求政治庇護。

「錘佬」說:自己又沒有BNO,無論如何都要申請政治庇護,只是在哪個國家的問題而已?英國政治庇護門檻高,中國人的個案,如果真是受到迫害,是真實個案的話,美國可能很快就批。

2021年1月,「錘佬」抵達墨西哥,並先後三次試闖美墨邊境。圖為「錘佬」於美墨邊境。(受訪者提供)
2021年1月,「錘佬」抵達墨西哥,並先後三次試闖美墨邊境。圖為「錘佬」於美墨邊境。(受訪者提供)
他說,當時正值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申請赴美旅遊簽證的預約被一再拖延,眼見逗留英國的簽證期限將至,於是孤注一擲,決定冒險經墨西哥偷渡美國。2021年1月,他抵達墨西哥,並先後三次試闖美墨邊境,最終被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逮捕,關進加州的拘留中心。

「錘佬」說:頭7日環境惡劣,一過7日之後把我轉送到聯邦監獄,聯邦監獄環境非常不同,可以洗澡、有電視看,要甚麼有甚麼,病了有醫生看。我(在香港)曾被扣押48小時,裡面又無聊,醫院要被惡言對待才可以去,真是完全不同。 香港的監獄有放風時間,但我在(美國的聯邦監獄)裡面沒有(限制),你想何時出去就出去。有籃球場,任何時候都可以去,又可以打乒乓球。怎可以比較,一個民主國家、一個極權國家,怎能比較,是嗎?

「錘佬」最後在「新黃雀行動」美西民運人士鄭存柱協助下,4月成功獲得政庇。他說,自己有幸最終如願以償,但告誡手足不要輕易嘗試,否則隨時命喪黃泉。

「錘佬」說:這真是很危險,在墨西哥的時候,偷渡邊境城市有些位置沒有圍牆,那一定有人守著,我就是行那些位置,那些一定是蛇頭地盤,那時幸好沒有被勒索。你又未問過他們,就行了他的路線,他覺得你不尊重他,可能他拖了你去山頭殺了你,你不能預計的,所以都盡量不要(偷渡)。

被問到將來有甚麼打算?「錘佬」說對前路未有太多計劃,暫住華盛頓是希望幫助其他手足,參與一些遊說工作,繼續為香港抗爭。他說,在香港曾經立志當警察,到了美國則希望參軍,日後盡公民責任。

「錘佬」說嚮往小鎮生活,希望到鄉郊地方平靜一下。在香港只完成中學學業的他又表示希望繼續讀書,攻讀西班牙語,將來一日再以合法身份,重返美墨邊境緬懷這一高風險旅程。

*編按:BNO於1980年代中英就香港回歸談判時設立,是一種英國國籍,但此身分不具備英國居留權。但凡在1997年6月30日或以前在香港出生的人士可直接申請。去年7月,英國政府認定《港區國安法》違反《中英聯合聲明》,隨後進一步放寬BNO持有人的待遇。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