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教中國化(一)】港清真寺升中國國旗惹爭議 民間穆斯林批聲音「被代表」

2023.10.18
【回教中國化(一)】港清真寺升中國國旗惹爭議 民間穆斯林批聲音「被代表」 香港九龍清真寺在今年6月29日,首次升起主張「無神論」中共政權的五星紅旗,引起社會熱議此做法是否「衝擊真主阿拉至高無上的地位」。
粵語組製圖

在後國安時代第3年,主張「無神論」的中共政權,將中國五星紅旗,由新疆等內地的清真寺,首次安插到香港,震驚中外。對此,香港回教領袖團體代表紛紛「解畫」,否認做法「衝擊神的地位」,更稱獲教育界普遍支持,認為有必要加強「愛國愛教」,及緊隨中共的「回教中國化」政策。不過,有扎根香港多年的穆斯林反映,其實民間穆斯林圈子非常不滿,惟礙於權勢壓迫「敢怒不敢言」,只好一直啞忍,斥這些吃盡社會紅利的所謂「代表」,「說法歪曲教義」,將來就是他們壓迫教內弱勢群體。

中國五星紅旗破例分別在今年6月和10月,在香港九龍清真寺升起,慶祝香港主權移交和中國國慶。這一幕,由香港伊斯蘭教(又稱回教)領袖「香港回教信託基金總會」(下稱「基金總會」)率領一群回教中學生,在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和中式步操下揭開。中聯辦代表、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局長麥美娟、港警高層、各大回教領袖,以及埃及、巴基斯坦和卡塔爾駐港總領事館人員亦有出席,附近有便衣警員看守。

中國五星紅旗破例分別在今年6月和10月,在香港九龍清真寺升起,慶祝香港主權移交和中國國慶。(天機攝)
中國五星紅旗破例分別在今年6月和10月,在香港九龍清真寺升起,慶祝香港主權移交和中國國慶。(天機攝)
 中聯辦代表、港府官員、各大回教領袖在九龍清真寺內的國旗背幕前合照。(天機攝)
中聯辦代表、港府官員、各大回教領袖在九龍清真寺內的國旗背幕前合照。(天機攝)

主辦方強調,在清真寺升中國國旗,是遵守中國「愛國愛教」的「回教中國化」宗教方針。就連香港穆斯林總教長阿薩德(Arshad),都在清真寺內的中國國旗、香港區旗和「基金總會」會旗的背幕前,發表升旗禮演說。

阿薩德說:我傳達的訊息是熱愛國家、尊重宗教價值觀、社會價值觀以及團結和平等的價值觀。

記者問:所以不用擔心?

阿薩德說:「基金總會」可以給你答案,謝謝。

香港穆斯林總教長阿薩德(Arshad) 出席清真寺升旗禮並發表演說。(天機攝)
香港穆斯林總教長阿薩德(Arshad) 出席清真寺升旗禮並發表演說。(天機攝)

在港扎根5代女穆斯林 批公然「褻瀆神地位」

不過,家族在港扎根5代的女穆斯林Miriam(化名)表示,根本無法想像如此公然「褻瀆神的地位」,她特別對教長以神職人員身分支持此活動「深感失望」。

Miriam說:(真主阿拉)是唯一至高無上的原則,我不明白有人認為有空間可作出讓步,還要有大條道理說「沒問題」,我真是驚訝到不得了,難以想像。

她指出,回教徒即使要融入俗世生活,亦必定要堅守保持一定距離,行為上要顯示「絕對服從唯一的上帝」,至少在清真寺這神聖的城方絕不容許偶像主義、禁絕非回教的圖像、人像,就連音樂都不可以。而中國國旗是象徵主張「無神論」的中共獨裁政權,更加無可能會出現。

Miriam說:伊斯蘭教國家的國旗,顏色很單一,所有圖像都是新月、星星,不會有其他演繹。把伊斯蘭教國家的國旗放入清真寺是沒矛盾,因為至高無上的原則是根據回教,立國的基礎亦是基於回教。我未曾見過任何非回教國家會斗膽去把國旗放入清真寺,我也想見識,否則是欺負大家對回教認知不足。

回教對服從真主阿拉要求嚴格

今年8月,《印度時報》報道,當地回教教長拉扎(Vasif Mohamed Zahir Raza)因反對在清真寺內,升起帶印度教主義的國旗和奏印度國歌,批評做法違反教義,特別是國歌中的某些字是穆斯林禁止的,惟最終遭印度警方以違《國安法》拘捕。

Miriam指這正反映,回教對服從真主阿拉的嚴格要求。她又提及,即使去年7月,德國柏林的Ibn Rushd-Goethe清真寺,成為全球首間掛上彩虹旗的清真寺,以示支持LGBTQ群體,但「神是至高無上、高於俗世」的原則亦無動搖。

屢代港回教社群發聲者:自發「愛國愛港」正常不過

對於種種批評,屢代表香港回教社群發聲的香港回教信託基金總會榮譽顧問利哲宏(Rizwan Ullah),就解釋說「香港是國家一部分」,如今要從小加強國民教育,「升國旗是很正常不過的事」。

利哲宏說:因為這是第一次,很多人可能不清楚背後的事……所以有少少的擔憂,覺得宗教有少少的抵觸。但事實上,我們之後又再跟朋友解釋,也沒甚麼。我們升旗、唱國歌,不是在我們祈禱時間做,沒有影響到我們自己的信仰和習俗……歷史會告訴我們這一步是「正確的第一步」。

他又重申,香港穆斯林的權益一直備受中、港政府重視,他們自發做一些「愛國愛港」的事,他認為「正常不過」。

利哲宏說:在香港的選舉委員會的1500票中,我們回教有6票,這是一個肯定來的。因為並不是所有宗教有選票,印度教是沒有票的。這是第一個肯定,國家做這事是看重回教徒。現在我們開始在宗教地方,自發地做一些「愛國愛港」的事,我覺得是正常的,我們真的不想再見一些「黑暴」重演。我覺得現在香港,我在香港土生土長,我從小在這個清真寺祈禱、讀《可蘭經》,我不覺得我有任何權益少了,反而是多了。政府支持我們很多東西,會聽我們,所以我覺得我們是受尊重。所以同一樣道理下,我們都要懂得尊重這個地方的價值、文化和常態。

香港回教信託基金總會榮譽顧問利哲宏(Rizwan Ullah)指,在清真寺升國旗是「很正常的事」。(天機攝)
香港回教信託基金總會榮譽顧問利哲宏(Rizwan Ullah)指,在清真寺升國旗是「很正常的事」。(天機攝)

港回教「代表」:「愛國」還是「阿拉真神」並無衝突

中國對境內宗教信眾灌輸「愛國愛教」理念,更指「愛國愛教」是回教信仰的一部分,利哲宏認同這講法。不過放在第一位的,是「愛國」還是「阿拉真神」?他認為並無衝突。

利哲宏說:我認為沒有衝突。我祈禱,一日祈禱五次,跟我一日升旗的時間又不同,我看不到因為我要愛一個國家,而會影響到我變了一個不好的回教徒。我覺得這個equation(方程式)是不成立,兩者可以共存。

那在清真寺升起主張「無神論」的中國國旗,有沒有衝突?香港回教界社群領袖沙意(Saeed Uddin)就這樣看。

沙意說:在這個世界,我想有很多人都不相信有神的存在,不只是在中國。……的確,我們之前沒有任何升旗的想法。但過去一年半,我們的關係得以發展,有人建議何不這樣做,予人意識到我們與中國的關係緊密……我認為這不是一個壞主意,去讓人們更加愛國。當他們說服時,就沒問題了,因為我們沒有做任何違背伊斯蘭教的事。

再問及作為回教徒,「愛國」和「阿拉真神」如何排序?沙意有這樣的反應。

沙意說:我不明白為何你有此想法。我指,在東方社會,無論是穆斯林、印度教徒或基督徒,他們都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必須尊重,亦不要介意他們有不同想法,我們會盡力說服他們。

記者問:如何說服他們?

沙意說:現在差不多6個月過去了,當我們在10月17日進行第二次升旗禮。最初我們有一些聲音(反對),但現在沒有人有意見。

香港回教界社群領袖沙意(Saeed Uddin)稱,已說服對於升旗禮有疑慮的穆斯林。(天機攝)
香港回教界社群領袖沙意(Saeed Uddin)稱,已說服對於升旗禮有疑慮的穆斯林。(天機攝)

宗教學者:中國的「愛國愛教」是「偷換概念」

不過事實上,中國的所謂「愛國愛教」其首要條件是熱愛和支持信奉「無神論」的共產黨——中共一直以來要求黨員幹部不得信教。中國回教研究專家、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傅健士(James D. Frankel),2016年曾接受VOA訪問談及「愛國愛教」時指出,中國的「愛國愛教」之說是「偷換概念」。

傅健士再接受本台訪問時,對於中國的「愛國愛教」中,是否令穆斯林在「愛國」和「愛神」之間混淆?

傅健士說: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像回教這樣需要高度虔誠的宗教, 從信徒的角度來看,沒有人比造物主更強大。 這不僅是針對穆斯林,在許多宗教中,都有一種權力是凌駕於比世界上任何權力。所以如果有人聲稱比上帝更強大,都會產生一些問題。

他又指,在一個公平、公正的社會,彼此尊重自由和權利的理想情況下,「愛國」和「愛教」本身可共存,尤其是在穆斯林國家,當國家和教義的方向一致,穆斯林佔大多數,「愛國愛教」是社會共識,自然問題不大。不過,在中國就不一樣。

傅健士說:當我們說「愛國愛教」時,「愛國」在「愛教」之前。 在中國,對所有公民來說,尊重和熱愛自己的國家是頭等大事。中國版圖歷史上曾經四分五裂,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認為建立國家統一是非常重要,愛國主義就是其一。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傅健士(James D. Frankel)指,「回教中國化」的過程難免存有衝突。(天機攝)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傅健士(James D. Frankel)指,「回教中國化」的過程難免存有衝突。(天機攝)

「代表」對回教錯誤演繹 令社會誤信其行為「正當」

Miriam認為,香港回教領袖「代表」對回教的錯誤演繹,令社會誤信他們行為的「正當性」。

Miriam說:大家都知道這教義如此清晰、單一,他還可以有甚麼解釋可令大家信服?我所理解的「解釋」,「我們這些達官貴人告訴你,這是事在必行的」,「對,有人出聲但已經被搞定了,不會再發聲」。

對於利哲宏指,回教在選委會中佔有席位,可為民發聲,Miriam就認為都是「假象」。

Miriam說:現在常見的所謂落區,是跟一些非華裔的面孔握手,是否就是被列入為「已聽取意見」。他強調穆斯林團體有選委票,就可以代表我們反映意見,但問題是他們並非由我們投票選出來的,還要我們並不認識他們。只是他們不斷「打卡」拍照,與政府官員握手,我們才知道他們已靠邊,但這人(利哲宏)做了甚麼、信託會做了甚麼?是零。我們不發聲,不代表你們做的都是對的。想踩著我們上,我們都在忍耐,但可否不要那麼過份呢?如果這些歪理都可以忍,我不知道下一次是甚麼。

民間回教徒社群不滿官方做法 惟「有怒不敢言」

Miriam控訴,香港民間回教徒社群非常不滿官方做法,但在回教社群文化和權勢壓力下,行為稍有差池就會被指指點點,如今又多了嚴苛的《港區國安法》,大家只好更加「有怒不敢言」,而這壓力正是她要匿名發聲的原因。

Miriam說:因為這些人都一直在掌控少數族裔的所有資源。他們(當局)要有何政策,他們就做甚麼政策。你還想反對的人可以給予甚麼意見?當我被發現在社交平台曾發表負面意見,他要追蹤我是很容易。就如魯迅的《吃人社會》,我們的社群的確很小,我們只要知道你這人、名字,都可以找到你住哪、是誰的兒女,這是潛在規則。上次清真寺(被噴藍水),很多(穆斯林)年輕人用英文不斷在Facebook、IG批評……但轉眼間不足一星期就不見了,原因就是已被人警告。

九龍清真寺在2019年反修例運動中,被港警水炮車的藍色水炮射中。(《大紀元》影片截圖)
九龍清真寺在2019年反修例運動中,被港警水炮車的藍色水炮射中。(《大紀元》影片截圖)

Miriam指,繼清真寺在2019年的社運中,被港警水炮車的藍色水炮射中後,已觸動不少穆斯林的神經;今次升中國國旗更是挑戰回教徒「底線中的底線」,坦言今次受訪雖對自己有一定風險,但認為有必向外揭露不為人所知的穆斯林真實處境。

Miriam說:在2019年以來,當主流事件突然有關於回教的東西出現後,就突然出現了很多「代表」來代表回教徒,甚至代表演繹教義,這是以前從來未遇過。我們的社群中不同教長都有不同分歧,如很無聊地,「究竟可樂是否清真?」都可以討論很久都沒結論。我不知道他們(回教領袖)是否仗著我們不懂中文、不留意主流渠道,又或是主流媒體不去問,問的人又不清楚這宗教教義……「善用」這差距為所欲為?現在我們面對的問題是,由於這些人都是由建制培育出來,在此亂世、新香港之下,秩序未建立,這些人就看準秩序未建立時,要分一杯羹,以為說甚麼都可以。我們現在的處境是「被代表」,忍受不斷被錯誤演繹、眼睜睜地看著教義被褻瀆。可預視到的是,這些吃盡社會紅利的人,將來壓迫我們這些弱勢的,都將會是這些所謂的代表。

究竟這些香港回教「代表」是何許人,香港的回教政策如何走「紅」?本台將於下集為大家分解。

記者:李日言 責編:張天華 網編:杜康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