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蔡玉玲查册案被指虚假陈述罪成后 港调查报道何去何从?

2022.11.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访】蔡玉玲查册案被指虚假陈述罪成后 港调查报道何去何从? 蔡玉玲接受本台专访时形容,多项查册的工具就如「组合拳」,当少了查车牌的选项会令报道受到制肘,形容自己最初第一次申请上诉,是希望为业界带来希望,争取记者可以继续合法地查车牌。
本台资料图片 / 石头 摄

香港电台节目《铿锵集》前编导蔡玉玲就车牌查册被判虚假陈述罪成,上诉败诉后申请上诉至终审法院获批。蔡玉玲早前接受本台专访时形容,多项查册的工具就如「组合拳」,少了查车牌的选项会受到制肘,自己申请上诉是希望为业界带来希望,争取记者可以继续合法地查车牌。有从事调查报道多年的记者透露,蔡玉玲的案件后,公司已禁止他们用查车牌的方法索取资料,慨叹找到真相的机会减少。 

蔡:败诉后仍然坚持上诉 不是为了个人输赢 

香港电台节目《铿锵集》前编导蔡玉玲,前年拍摄以《7.21 谁主真相》为主题的元朗7.21事件跟进报道时,进行车牌查册,其后因查册事件被捕。她去年被判处两项虚假陈述罪名成立,罚款6000港元,蔡玉玲其后上诉,高等法院在日前颁布书面裁决,驳回她的上诉。但她仍不甘心,要求进行终极上诉。蔡玉玲在高等法院的上诉结果公布后接受本台专访,她说自己败诉后仍然坚持上诉,并不是为了个人输赢。 

蔡玉玲说:因为被捕后我调整心态,似乎没甚么不可能发生,我一路做期望管理,不是以结果而言而去上诉,会输都会做,是自己能力内做到,如果那件事成功、顺利为业界带来希望、曙光去做。我对自己做期望管理,将结果摆得轻点,事实上不到我们控制,法律团队只可以陈述法律观点,法庭如何看我们控制不到。 

锁定合适题材及新闻角度 找寻「最接近真相的答案」 

蔡玉玲自2007年起加入港台,头7年都是负责港台时政节目《议事论事》,跟进本地政坛动向,以及政治、公民社会的新闻,她之后辗转以不同形式服务港台《铿锵集》,除了专题报道,亦涉猎调查报道,直至被捕前,她除了中途曾加入《传真社》外,其馀大部分时间都是服务《铿锵集》。 

她形容,新闻专题首要条件是「问对问题、找对题材」,锁定合适题材及新闻角度后,就要找寻「最接近真相的答案」。不过在被捕后,她发现原来沿用已久、行之有效的查册做法居然可以被政府找出一些理由去打击阻止。 

蔡玉玲说:希望找到最接近真相的答案,首先要接触到个真相,好多时候要想有甚么方法,首先有线人、吹哨者,一手资料例如文件、图、影像,其实都是不外乎靠这些资料去接近真相。过去认为记者用第四权,用这些资料去做资料核实的报道是被认可的,首先在道理上,社会认可及认为事件有公众利益,记者有权利可以接触到这些资料。而在今天告诉大家,原来不可行的,原来政府入面一些行政机关,可以为了平衡私隐或者当事人的保障,不需要考虑新闻报道的价值、公众利益的因素,他将资讯流通的范围收到好窄。 

无滥用取得的个人资料 冀回复以往行之有效的查牌做法 

高等法院在针对蔡玉玲就查册案提出的上诉判辞提到,不否定被告的良好动机,但认为应以立法方式解决。对此,蔡玉玲认为,记者并没有滥用取得的个人资料,而最好的方式是应该回复以往行之有效的做法。 

蔡玉玲说:行业运作了几十年都是用这个方法,大家突然发现原来是犯罪,可以拉人、刑事。事实上记者不是要绝对的豁免权,过去多年好少听记者滥用私隐,我们都好谨慎去处理个人资料,首先不会揭露当事人的姓名,不必要的个人资料,好多时都是用来查证的用途都好小心处理,保障个人资料到都起左平衡。如果社会尊重社会共识的话,似乎在2019年前,多年来新闻活动似乎都是容许……过去多年来社会有共识,过去做法是合法,突然我的个案后变做不合法,这就要讨论是否给新闻界这个权力,你问我就觉得这个讨论变得几有趣。 

调查记者:蔡玉玲案后 查册明显感受到限制 

做了记者近9年的梁祖饶,近年都是主责调查报道,涉猎过环保、丁权、走私等议题。他表示,在蔡玉玲的案件后,明显感受到限制,例如他曾跟进一宗涉及短租地新闻,就无办法进一步找到更多资料,原因是蔡玉玲案后,新闻传媒公司变得更谨慎。

梁祖饶说:短租地查不到人,做了好多事、好靓的,视察见到有中港车牌,因为阿包(蔡玉玲)单案后,公司是不容许查(车主背景)啦,因为真是有一单案中了招,指有人霸了地,问地政有无违规,但因为他们不会给租用人姓名,所以我们从来不知业主是甚么人,我们少了线索,可能是知名人士?成日犯法的人?无从得知,只是讲到有人霸地去做这么多事。 

他指,官方查证的资料最可靠,准确度亦最高,不过近来发现,除了查车牌外,其他查册的工具同样被收紧。 

梁祖饶说:公司查册好明显的改变,本身可以查到董事、住哪里、身分证,但他现在身分证只给4个位,不是全部的。但是我们做调查报道要100%肯定是那个人,我骂紧那个人,怎知原来我见他中、英文名,是另一个人就死得,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们都会死,我们怎样肯定呢?查册的工具愈来愈被限制,这样做真的会令到调查报道很难发掘得更深、做得跟好,会妨碍新闻自由,找到真相的机会会减少。 

做了记者近9年的梁祖饶,近年都是主责调查报道,涉猎的范畴广,做过环保、丁权、走私等议题。(张山提供)
做了记者近9年的梁祖饶,近年都是主责调查报道,涉猎的范畴广,做过环保、丁权、走私等议题。(张山提供)

蔡:有人想讲真话、知真相 新闻就永远值得存在 

蔡玉玲明白自己的案件对行业带来实际的影响,一方面,她继续争取翻案,同时,她仍然对新闻行业抱持希望。 

蔡玉玲说:有不同的工具,好似组合拳,做去做最完善的报道,我们用我们有的工具,去做查证。组合拳无了一拳,会带来制肘。是否差了?是,代价是大了,但不会用无希望去形容,求真求知是人类本能,有人想讲真话、知真相,新闻就永远值得存在,真正无希望就是所有人都放弃。 

蔡玉玲于就车牌查册案申请上诉至终审法院的许可,高院法官李运腾认为有关议题对新闻界有重要影响,上周五(18日)批出证明书。 

记者:张山 责编:李世民 网编:江复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