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馬仲儀離港專訪:活得不安就沒有意義 強調前路未明非移民 憂宣誓致離職

2021-11-24
Share
【獨家】馬仲儀離港專訪:活得不安就沒有意義 強調前路未明非移民 憂宣誓致離職 馬仲儀離港前專訪,她說如果生活得不安就沒有意義。
粵語組製圖

上周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會長馬仲儀離港消息,引起關注。馬仲儀赴英離港前,接受本台獨家專訪,強調自己並非移民。她指因為香港高壓氣氛感到不快,又明言醫護或被迫宣誓促使她離開。她希望在英國尋找新發展,坦言以往從未想過離港執業,寄語港人要在各地尋心中平安。

「可能同好多香港人一樣,都覺得氣氛令自己唔係好愉快,我需要一個轉變。」

馬仲儀向記者強調,自己這次遠走他鄉並非移民。她表示,自己想嘗試到海外進修及發展事業,目前已在英國一間醫院找到工作繼續執業,惟往後前路「講唔清楚」。如果未來香港有改善,會考慮回港。馬仲儀說,近年香港高壓的氣氛令她感到不愉快。她認為,人際互信對醫生而言十分重要,惟現時香港氛圍,影響她在香港「作為醫生要考慮的事」。

馬仲儀強調自己並非移民,只是近年香港高壓的氣氛令她感到不愉快。(陳潤南 攝)
馬仲儀強調自己並非移民,只是近年香港高壓的氣氛令她感到不愉快。(陳潤南 攝)

未受人身騷擾 惟社會氣氛令人不安

2019年香港反修例示威,馬仲儀以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身份質疑警察使用過份武力,又對港府政策提出批評。她至今不時成為親政府媒體攻擊對象,她說自己沒有面對人身騷擾,但承認有壓力。 

馬仲儀說:好坦白,我收過很多關於言論的投訴……你對外公眾言論又不涉及專業,是否要去醫委會投訴?這是一個疑問。甚至到後期,有些投訴是我沒有講過這個言論,都會捏造。 

現時公眾對醫生的專業操守有任何不滿,可向醫務委員會作出投訴。研訊後,最嚴重個案可被吊銷醫生註冊。記者問馬仲儀認為機制能否保障醫生?她認為委員會的機制完善,惟機制受社會氣氛影響。「社會氣氛是否公平公正?很影響大家可否被保障。我想現在社會氣氛不是(公正)」她說。 

馬:我絕對擔心宣誓問題

港府1月時要求全體公務員宣誓效忠政府,措施即將擴展到公營機構,意味公立醫院也會受影響,公眾關注此舉加促不少醫護移民。醫院管理局主席范鴻齡曾表示希望前線醫護毋須宣誓,惟最終決定權在政府手上。對此,馬仲儀表明宣誓是她離港原因之一。 

馬仲儀說:我絕對擔心宣誓問題,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令我要考慮離開我的工作崗位。 

她表示,宣誓必定會限制宣誓者的言論自由及其他權利。如果被判違反誓言,可能失去工作,甚至像議員被DQ(取消資格)後,須要倒賠已獲發人工給政府。 

馬仲儀表明絕對擔心宣誓問題,是她考慮離開工作崗位原因之一。(陳潤南 攝)
馬仲儀表明絕對擔心宣誓問題,是她考慮離開工作崗位原因之一。(陳潤南 攝)

醫護發聲空間難保 醫生們不願發聲

過往香港醫護專業不時為公共醫療政策發聲貢獻,但馬預料未來發聲空間將難保。她舉例指,近日香港立法會就輸入海外醫生的條例審議討論,「都不涉及專業自主和水平保證」。她說即使政府不立法禁言,但醫生們都沒有意願再發聲,「都理解,仲有咩好講?」 

而今年教協、職工盟等多個香港老牌工會在國安壓力下解散,馬仲儀在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工作多年,如何預視協會未來前景?她表示自己已退下崗位,不應評論太多。作為前任,只能將經驗及鼓勵分享給接任同事。但整體而言,工會未來的發展空間縮小中,所有人都規行矩步,因擔心日後被針對。 

昔日戰友諒解離港決定

馬仲儀形容昔日公共醫療醫生協會的執委,都是她重要的後援和戰友。她指過去以公職身份所作發言,都不是個人決定,而是整個執委看法。因此當受到外間壓力時,不止她一個人要承受。

馬仲儀說:其實變化真的很大,我相信無人在2019年預視今日工會考慮是這些聚散問題。 

她說,慶幸昔日戰友對她離港的決定都尊重。她表示,在香港變成「新香港」後,醫療界別如同其他行業,都面臨劇變,不能獨善其身。她強調醫護行業不是機器運作,而是具有人文關懷特質,行業要有價值觀支撐。一旦相關的價值觀、面貌跟以往有別,自然整個醫護行業風氣都會改變。 

現時「新香港」下的議會,馬仲儀說想不到誰會再認真跟進安老事務。對此,她直言灰心。(陳潤南 攝)
現時「新香港」下的議會,馬仲儀說想不到誰會再認真跟進安老事務。對此,她直言灰心。(陳潤南 攝)

醫療界別難獨善其身 離港前願港人心安

本身是內科及老人科醫生的馬仲儀,長年都有關注安老問題。問她會否擔心香港巨變,公共醫療亦難保優質服務?她說不想標籤香港的醫療服務是「優質」,但香港醫療政策很需要聆聽基層市民及議員的聲音。她說以往立法會內有張超雄等議員願意為弱勢發聲,但現時「新香港」下的議會,她說想不到誰會再認真跟進安老事務。對此,她直言灰心。 

記者問她離港前,有甚麼話想跟香港人說。她說,不少朋友問她會否感到後悔,她覺得人是沒有所謂「後悔」。香港人面對目前變化,只能一步步行。她感嘆,香港今時今日的變化,三、四年前根本難以想像。她說世界變化很快,但最重要都是心安。 

馬說:我希望香港人,身邊其他朋友,無論在港或海外,大家一定要找到心中平安。如果生活去到平安都達不到,就沒有意思。 

抵英後較輕鬆 仍為香港野豬憤怒

首次訪問後一個月,記者再與馬仲儀視像訪問。此時她已抵英三周,神情明顯較出發前輕鬆,更剪了一頭短髮和瀏海。她笑說特意在出發前理髮,「(看來)會青春點。」 

第二次訪問馬仲儀時,她已抵英三周,神情明顯較出發前輕鬆,更剪了一頭短髮和瀏海。(粵語組 攝)
第二次訪問馬仲儀時,她已抵英三周,神情明顯較出發前輕鬆,更剪了一頭短髮和瀏海。(粵語組 攝)

曾經在英國留學,馬仲儀說英國的生活和當年差不多,不難適應。而醫院同事不少背景、國籍不同,尤如身處聯合國,令她更容易適應。相比離港情緒緊張,依依不捨,到英國後,她自覺整個人輕鬆不少。 

曾經在英國留學,馬仲儀說英國的生活和當年差不多,不難適應。圖為馬仲儀在當地郊遊。(受訪者提供)
曾經在英國留學,馬仲儀說英國的生活和當年差不多,不難適應。圖為馬仲儀在當地郊遊。(受訪者提供)

馬說:(到英國後)好長久的平安亦不是,因為與香港有很多聯繫,香港的情況不理想,自己都不會完全感覺解放或平安。 

身在英國,她說看香港新聞容易令她憤怒。馬仲儀主動提到香港熱烘烘的野豬保育新聞,她批評港府以誘捕獵殺方式控制野豬數目,十分殘忍。「(野豬)記住見到麵包不要下山。」訪問最後,她祝願港人和野豬都平安。 

記者/責編:陳潤南 網編:林詠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