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大埔區議員孖寶涉非法集結 一無罪一判囚 冀社區種子發芽

2021-08-31
Share

2019年11月,香港民主派區議員獲歷史性大勝,他們被寄予厚望,期盼能令議會變天,然而今時今日他們當中不少人卻身陷失去自由,甚至要坐監等風險。「反送中」至今,至少有19名現任或前區議員有案件在身,當中包括大埔區的連桷璋、姚鈞豪,他們被控非法集結罪。周二(31日)姚鈞豪罪名成立,被判囚3個月,連桷璋則無罪釋放。宣判前,他們暢談了當初對社區的構想。他們堅信,即使沒有自己,社區的種子也能發芽。 

在大埔土生土長的連桷璋及姚鈞豪,所住的地方只有一河之隔,因一場區議會選舉把這兩名年輕「素人」連繫在一起。連桷璋以「文宣達人」聞名,當初選擇辭去廣告助理創作總監一職而參選,除了因為「反送中運動」的推使,他更希望用區議員這身份為社會帶來一些改變。例如他留意到寶湖街市空置率高,曾思索能否租其檔口和朋友玩音樂,他說「香港空間好寶貴,是否有其他用途可放在街市呢?」 

連桷璋以「文宣達人」聞名,過去致力關注街市空置問題。(連桷璋提供)
連桷璋以「文宣達人」聞名,過去致力關注街市空置問題。(連桷璋提供)

姚鈞豪則本身對政治感興趣,並就讀相關學科,畢業後從事地區工作,加上社會運動令他更確立參選的念頭。 

他倆的辦公室同樣位於大埔廣福邨的平台上,因此經常合辦活動。(連桷璋提供)
他倆的辦公室同樣位於大埔廣福邨的平台上,因此經常合辦活動。(連桷璋提供)

至少19名前或現任區議員有案件在身 連、姚被控非法集結

本台統計,「反送中」運動至今,已有265名民主派區議員辭職或被DQ,至少19名現任或前區議員有案件在身,當中包括連、姚二人。事緣在去年3月8日晚上,市民於大埔悼念科大生周梓樂,期間便衣警員尹寶祺,因被指曾經導致一名學生受傷,而遭聚集人士尾隨及辱罵,姚鈞豪及連桷璋同被控與其他身份不詳人士參與非法集結。 

即使有案件在身,他們選擇以平常心面對,一個如常處理區務、一個則已經請辭區議員一職,重投廣告行業工作。 

姚鈞豪及連桷璋說:嗨! 

街坊:你們拍照嗎? 

連桷璋說:對啊! 

他們嘆息「已經重重複複幾次,道別的說話也說了3次。」姚鈞豪說,有心理準備罪成,所以也有進行交接工作,並預計一旦被判3個月以上便失去議員資格,因此要清空議辦。環視姚鈞豪的辦公室,看似一切如常,其實他已把部分東西例如後備電腦、曾貼滿街坊心聲的松木板帶回家。他上周五(27日)在區議會青少年工作小組更說,如無意外是最後一次以該組主席身份主持會議。面對判刑,他沒有怠慢工作,例如繼續跟進位於海濱公園建大埔極限運動場的小型工程建議等。 

 即使有案件在身,姚鈞豪選擇以平常心面對,如常處理區務。(鄧穎韜 攝)
即使有案件在身,姚鈞豪選擇以平常心面對,如常處理區務。(鄧穎韜 攝)

一留一走 不代表連繫就此中斷

然而經歷過這兩年的風雨飄搖,他們難免有失望。連桷璋直言,在議會內也有不少紛爭,「當一些不同的看法終演變成意氣之爭」,這讓他感到浪費時間。宣誓風波下,他們一個離開、一個留下。他們曾就此商討,也有過不少掙扎,但他們也有共識,便是「無論甚麼決定也會支持對方。」 

連桷璋說:宣誓這件事是導火線和契機,現在的政治環境,這個代議政制不是我們想像中那種出路。即使所謂大埔是「全黃」的區議會 ,大家對一些價值和追求也有所不同,最糟糕不是參與制度的本身,而是制度本身不太可行,那不如離開。 

但對於姚鈞豪而言,區議員背負著選民的意識,即使他認為現在的制度已沒有正常之事,但至少自己仍難得可存在於制度內,也代表一份希望。面對或要宣誓,他直言自己其實沒有想過真的能繼續做下去,他選擇安然以對,「如果要不停避,不如找新方法去處理,如果他想針對你,你怎樣也避不開。」 

姚鈞豪說:我不希望議會只剩下一班仍然不想由下而上收集意見的議員。無論辭職與否,為何會選擇繼續留,是因為我覺得總需要有人去留到最後一刻,去堅持一些我覺得對的事。但我不是好天真認為我可以繼續做好長時間,因為我本身也有案件在身 ,我仍能否留下來好難說,因為始終條紅線,甚麼時候殺到來我也不知道。至少我開了頭,街坊可以順著去繼續營運整個社區。 

再者,沒有區議員這個身份,也不影響他們繼續合作處理或連結社區。連桷璋透露他們仍有一起籌備活動,但到底是甚麼呢?他語帶神秘地說,「不知道呢,哈哈,暫時不告訴你。」 

為社區帶來新景象 屬於大埔街坊的美好回憶

當選區議員接近兩年,時間非長也非短,但他們的確已帶來改變。地方空置是他們較關注的議題之一。前年兩人「拍住上」在原本接近荒廢的廣福邨木球場,舉辦「木球森林聖誕夜」。當局主動租出場地前除草,改善衛生環境。他們曾於政綱提出改建木球場,雖然目前沒有後續,但至少一班街坊在這裡擁有過一段美好回憶,亦嘗試商討對土地利用的看法。他們也在屋邨天井掛絢麗的燈飾,凝聚家家戶戶,更有網民笑言「本年度最佳聖誕燈飾是大埔」,羡煞旁人。 

姚鈞豪說:以前大家會隱藏自己、現在願意走出來。弄燈飾時我們在家駁電出來,有些位置想再駁上去,但我們的線不夠(長),有些(街坊)看到我們弄得那麼美,主動說借電拖板給我們駁電。 

姚鈞豪及連桷璋於前年聖誕節,在大埔一個屋邨天井掛絢麗的燈飾,凝聚家家戶戶。(連桷璋影片截圖)
姚鈞豪及連桷璋於前年聖誕節,在大埔一個屋邨天井掛絢麗的燈飾,凝聚家家戶戶。(連桷璋影片截圖)

他們心目中的理想社區 

他們對理想社區也有一份構想。連桷璋認為,開心看似簡單,但「做人本來已經很難,加上現今環境」,所以能夠保持快樂很重要。其次再參與社區,成就歸屬感,「這個參與、我覺得無論你是否透過一個制度去表達也可以,甚至不在制度裡執行可能更有趣。」姚鈞豪認為,改變社區從來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每個人有權去訴說並決定一些社區事情。 

連桷璋說:我覺得我們比起2019年前是更強。在參與社區上,因為你對社區的歸屬感強了,亦自然表達多了,所以也做到他所說的。所以我覺得你突然問一問,好像原來我們是可以的。 

他們提到,就大埔墟四里籌備居民會,讓不同持份者互相知道對方的難處,繼而討論解決問題的方法,姚鈞豪說「我覺得這是第一步,至少比起以前單純在網上或投訴,已經多了一步。」 

即使沒有我們 都堅信種子會在社區發芽

他們期盼,希望的種子可以發芽「不要吝嗇去影響任何一個人,因為你不知道那個人某一日會做到甚麼。」 

連桷璋說:仍然相信的是,社區能否自己運行得到,這是最重要。我自己的觀察,其實街坊本身自己在這段時間已經建立了一些關係,並非單純因為我們1、2個人可能不在,甚麼原因也好,他們的關係便會失去,並不是這樣。因為他們已經是朋友,所以我相信這(社區)可再運作下去。 

姚被判罪成囚3個月、連脫罪

面對裁決,他們仍安然以對。周二(31日)判刑當天,他們穿上沒有鞋帶的波鞋,依舊穿上那件淺藍色及淺啡色外套,配上近乎一樣的白色上衣(他們先前與記者強調,衣服質地不一,他們並無相約穿上),到粉嶺裁判法院應訊。 

姚鈞豪終被判非法集結罪成、 判囚3個月。根據《區議會條例》,若區議員當選後被判監禁3個月或以下刑期,並不會因此喪失其議席。因此未知他會否喪失議員資格,仍待民政事務署公布。姚鈞豪另被判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罰款1500元。連桷璋則無罪釋放 。 

聽畢,姚鈞豪表現平靜,雙手合實面對裁決,其母親則痛哭落淚,由連桷璋上前安撫,然而他神情也流露一絲凝重,並指擔心好友姚鈞豪在獄中無法適應。 

此前,姚鈞豪寄語:要堅守崗位並重拾希望,沒有希望好容易放棄,但好多事情不應該輕易放棄。 

連桷璋則希望街坊平安、開心。認為即使是否處於現今環境,開心也很困難。 

連桷璋周二(31日)被判無罪釋放,離開法院。(文海欣 攝)
連桷璋周二(31日)被判無罪釋放,離開法院。(文海欣 攝)

記者:文海欣 責編:羅燕雲 網編:林詠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