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回顧.移英議員】因區議員身份毅然離港 白告:大家都背負時代責任

2021-12-30
Share
【2021回顧.移英議員】因區議員身份毅然離港 白告:大家都背負時代責任 前北區區議員張正皓人生充滿波折,既是的士佬、作家、教師,卻因一次駕的士接載乘客的經歷,令他毅然參選區議員。
粵語組製圖

外界可能對香港前北區區議員張正皓這名字較陌生,他以《我的紅的你的Taxi》作者「白告」一稱為人所知。他的人生充滿波折,曾做過「的士佬」、作家、教師,卻因一次駕的士接載乘客的經歷,令他毅然參選區議員。雖然最終因區議員的身份離鄉別井到英國,但他堅定地說,自己付出的代價沒有其他人大,大家都背負著時代的責任。作為最後的民意代表在英有何定位?他認為再從議會制度出力仍言之尚早,目前有意在英教港人子女廣東話和香港文化。

今年6月初,已有風聲指港府會安排區議員逐一進行效忠宣誓,並擬訂涉及違誓或宣誓無效的「負面清單」,一眾泛民區議員能否安穩留任也成問題。清算區議員的傳言滿天飛,不少人也感到憂慮,陸續有人公開宣布已到英國。據了解至少有50人離港、約30人身處英國,當中包括前北區區議員張正皓(又稱:白告)。

「與其受制於人,不如離開去較自由的地方」

在英國接受採訪當日,他自嘲:「其實我沒有甚麼貢獻,好垃圾,但仍感受到危險。」

「47人初選案」、是否宣誓等,都令他開始掙扎應否繼續留任區議員一職,最終他於8月中前往英國。

feature-ukcheung1.jpg
白告早於8月中前往英國。(韋平 攝)

白告說:留下來宣誓都要值得留下來做才做,即使沒有事,我們自己估計也捱不到新一屆立法會,也做不到甚麼,因為本來區議會沒有甚麼實權,所以決定辭職,就連帶離開(香港)。因為那時候風聲鶴唳,6、7月時期,辭職留在香港感覺上也是一個危險的選擇,於是便過來(英國)。與其在(香港)受制於人,不如離開去較自由的地方。

也因為這個決定,他曾被質疑拋棄選民,把他們留在自己的選區。白告唏噓地說:「怎會呢? 我的街坊已經走了,都去英國了。」他回憶在辭職前,做得最多的地區工作,便是幫行將離開的街坊把二手傢俱分發出去。

人生波折 受年輕人感染參選

從白告的職業背景,可見他並非是一成不變的人,他勇於尋求突破、適應力頗強,他說自己「從來沒有舒適圈。」過去10年,他曾任中文教師、的士司機、作家再到區議員。當初在補習社教授中文已有5年,因希望追求「更大突破」便辭職。熱愛駕車的他,既有的士牌、巴士牌也有貨車牌,後來因的士易入行便成為「的士佬」。之後他在網上分享駕的士趣聞,大獲好評,更有幸出書。

feature-ukcheung4.jpg
白告除了是前北區區議員,也是的士司機。(白告臉書圖片)

「陌生的司機,原來是最難能可貴的聆聽者;狹窄的車廂,反而成為最敞開心扉的私人空間。」——《我的你的紅的Taxi》

一次駕的士經歷 萌生參選區議員的念頭

白告說:(有一次)載了幾個年青人走,他們想在車上說一些他們「裝潢」的事,然後我說「喂!不要說!」有行車紀錄儀,許志安也被人拍,要坐牢的。然後他們說「只是10年、我們坐完之後都比你年輕」。我就覺得這樣不行,他們都付出那麼多,我也應該做多一些,參選是我可以負擔及做得到的事、便去做。

feature-ukcheung3.jpg
白告2019年勝出區議員選舉一刻。(白告提供)

對於區議員一職,他從不留戀、也不認為民主派勝出區議會選舉等同絕對勝利,「我從來不覺得贏了, 而且那時都知道我們選區議會,其實不是一件正向的事,只是避免負向發展。」

「我的代價沒有其他普通人大,大家都背負著時代的責任」

因區議員這身份,最終毅然離港赴英成為新移民,代價是否太大?白告堅定地說:「如果被迫離開香港是代價,那麼我的代價沒有其他普通人大,大家都背負著時代的責任,與坐監的手足比較,簡直不算是代價。」

feature-ukcheung2.jpg
白告認為自己付出的代價沒有其他人大,大家都背負著時代的責任。(韋平 攝)

有意在英教港人子女 廣東話和香港文化

來到英國,白告打消重操故業駕的士的念頭,因為這裡多數人都有汽車,較少乘坐的士。至於有否幻想他日能在英國從政、繼續為港人發聲或服務?白告說:「早幾個月走的時候我去看參選國會(的要求),BNO 是否合資格參選。然後我說選甚麼,本來我們其實不喜歡政治、我討厭政治,但政治找上門。我們純粹為這一刻有需要,我又有空,所以出來了。比如說如果在這真的可以區選、選國會再打算,我估計也要一段長時間。如果真的純粹想為香港,我們所做的事其實反而更多。」

他認為大家謹守崗位,發揮自己最大的戰力就是最好的幫助。作為作家,曾有人鼓勵他,指其實文字也有用武之地,「他們有時說『你真的寫一句加油、激勵人心的說話、寫你知的事,都會令大家心理上好得多』。」而作為中文教師,他希望在英國教港人子女學習廣東話和香港文化。

白告說:我們固然要融入當地,不要像香港的「蝗蟲」般,去到哪都只說他們的普通話。但另一邊廂我也希望來到英國的香港人子女,至少懂得說廣東話。可以用香港語言、知道香港是怎樣的地方,這是我們(能)做到的貢獻。

獨欠《我的你的綠的Taxi》 白告:人生就是充滿遺憾

白告已推出《我的你的紅的Taxi》及《我的你的藍的Taxi》兩本書,獨欠關於綠色新界的士的書,他說原本打算合併區議員生活角度去寫,接送選民時也能體察民情,不過「這將會是一個永遠填補不到的遺憾」。來到英國,或許可以寫一些關於英國的所見所聞。

「一班朋友,讀書時代畢業禮嘅合照係最齊人,下一次再齊人就要數到婚禮…    再齊人可能已經係喪禮」—《我的你的紅的Taxi》

這一節,白告寫於2016年,不過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一場社會運動,全香港的人各散世界不同角落,所以不同的朋友,我們要再見面可能已經好困難。」

記者:淳音、邢博泓倫敦報道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