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者「毅行」美東 「行路師」用腳講香港故事

2021-09-22
Share


90年代,香港每年有一項慈善活動,叫「行路上廣州」,行程約100多公里,需時4至7天,旨在為粵北邊遠山區的小孩助學。30年過去,一位流亡美國的抗爭者Kenny,一個月前化身「行路師」,由首都華盛頓步行至邁阿密,全程1800公里,需時約兩個月。Kenny沿途分享香港的抗爭運動,與香港手足的故事。他接受本台專訪時坦言,離開香港拋下了手足,難免有罪疚感。

用了二十多日時間步行了800公里、現已到達南卡羅萊納州的Kenny向本台報平安時,聲音仍然響亮,步履亦很正常,看起來身體狀況安好。Kenny步行時總會在背包上插上「光復香港」的旗幟,並隨身攜帶自製相集,圖文並茂展示香港警暴,以及百萬港人遊行的畫面。

Kenny說:有人將我的故事放上他們的Instagram、臉書,亦都很多次遇到一些人知道我的事之後,願意替我拍一條短片,或者和我合照,然後把我的事分享出去。計到現時為止,我大概與人分享香港的事不算很多,大概不下於150人左右,但是他們可能在Instagram或者臉書再分享出去的我就不知道了,暫時就是這樣。

人在旅途,由首都華盛頓步行至邁阿密,各種現實問題難免。Kenny試過遺失提款卡、多次被人誤會而報警、因地圖問題又誤闖過軍事基地等,加上美國南北溫差大,越往南天氣越熱,每一步都愈發艱難。他說,亞裔面孔北卡州及南卡州較少見,沿途感覺行人也好、司機又好,有對他投以奇怪的目光,有時心裡並不好受。

不過,一段1800公里,需時約兩個月的旅程,一個月快到,也總會遇上有趣的事,例如有一次休息,一個白人和一個黑人上前聊天,知道他「毅行」美東的前因後果,形容他是電影《阿甘正傳》的主角Forrest Gump(阿甘),三人陌生人還唱起歌來。另外,Kenny又試過不懂得在汽車專用(drive-thru)的快餐店通過叫外賣,還好遇上一個好心司機為他埋單。

Kenny預計,8月25日自華盛頓「五角大樓」(Pentagon)地鐵站出發的這個旅程,每日步行25至30公里,兩個月時間可以完成。他說,步行宣揚香港民主,身體力行撐手足與贖罪的這個念頭,來自一次藏人的集會。當時,他與同樣流亡美國的前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參與藏人的集會,得知有藏人曾以步行爭取藏獨,他於是就在7月時用了10日由華盛頓行到紐約。

Kenny說:我行完上紐約的得著很大,因為我完全在華盛頓住了那麼久,或者來了美國那麼久,我想不到原來美國人這麼親切,以及原來很多美國人都不會知道香港這個地方,他們亦不會知道香港發生甚麼事。從而令我覺得,原來好似一直以來,在美國舉行那麼多次集會,其實我完全都不會覺得有些甚麼可以觸動到我,或者觸動到美國人,我就覺得好似在香港圍爐,辦完個集會就算了,但是我行完這次我覺得,原來我這樣行,除了我可以一對一用我的故事去感染他,原來他亦會去聆聽,以及他會去關心香港的事。

行路上紐約之旅, Kenny說,不少人與他分享如何看中共的威脅,並支持他身體力行為自由而戰。不足之處,是當時準備不夠,導致腳上長了很多水泡,故今次特意買了護膝蓋及腳掌的保護墊,又增添了便攜式的太陽能充電板,方便定時在網上更新自己的情況。

他說,裝備都靠自己的積儲購買,並澄清自己在美國所做的,都是為了彌補離開了香港、拋下了手足的罪疚感。苦行邁阿密,大多數時間都是紮營席地而睡,只是間中在太危險的地方會入住汽車旅館,才需要動用部份的捐款。

這次行路落邁阿密,Kenny出發前籌得約兩千美元,目前該眾籌款項已上升至超過一萬美元,並已經交給了協助流亡美國的港人組織「HKLC」為手足交租。有留言就祝福Kenny,要安全抵達目的地。

記者:胡凱文 責編:何景文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