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基金會與騰訊合作引Telegram資安私隱疑慮

2023.09.29
TON基金會與騰訊合作引Telegram資安私隱疑慮
法新社資料圖片

問:Telegram的加密貨幣合作夥伴TON基金會宣布和騰訊合作,建立一個類似微信(WeChat)的超級應用生態平台,引起用戶的安全私隱疑慮,Telegram作為一個開放源碼軟件,日後是否仍然是一個安全的平台?

李建軍:Telegram已強調,合作夥伴TON基金會為獨立組織,不屬Telegram,Telegram也不會與之或任何第三方機構及中國政府共享用戶數據,但這次TON與騰訊合作的問題,仍然讓業界擔心,有可能出現大量騰訊員工參與到Telegram的管理,導致出現更恐怖的審查,甚至資訊洩漏問題。另一方面,就算Telegram採用開放源碼,惟其源碼如此龐大,如果騰訊派來的人員在Telegram的源代碼夾帶私貨,加入大量有後門的代碼,都不一定能在短時間內發現,因此,在技術上已經令Telegram變得十分之不安全。

由於Telegram的財政狀況一直都不如理想,再加上Telegram本來希望靠加密貨幣浪潮籌集的資金,以及日後的利潤去維持Telegram項目,但加密貨幣市場的混亂,令這個算盤變得不可能,甚至要償還投資者的所得,因此,Telegram會否在整個項目缺財的情況下,令實際控制權落入騰訊手上?這點隱憂令人不安。

再者,Telegram並非美國註冊的非營利機構,在監管以及管理透明度都難與美國成立的團體相比。除非Telegram日後可以找到替代的財政來源,否則在高息的環境難以籌集資金的情況下,Telegram似乎越來越難抵受來自中國的誘惑。從Telegram的可持續角度發展而言,改用其他開放源碼項目,有可能是最好的選擇。

問:對Telegram原有用戶而言,他們在Telegram主機上的資料,是否可以要求Telegram方面刪除?以免過往的對話訊息,日後有可能落入中國當局手上用作秋後算賬的依據。

李建軍:某程上,Telegram可能比起Meta、Google等公司更糟糕,因為Meta和Google這些大公司你清楚知道其聯絡方法,而這些公司,都受到西方國家在私隱法律上嚴厲監管,如果你擁有那些西方國家的國籍,更可以要求你這些國家的私隱監管機構介入。

但Telegram的公司註冊處以及營運地點,一向都透明度不高,這點亦成為Telegram無法以捐款維持的其中一個原因。因此,你想要求Telegram公司刪除你的資料,並非想像中那麼容易。如果西方國家的政府關注和介入Telegram的收購案或營運管理,或者可能有妥善的方法,防止資料落入中國手中﹐否則暫時比較徹底的方法是刪除Telegram戶口,以及相關連的電話號碼,特別香港現時預付卡實名制之後,當局要查出某個Telegram用戶的身份,是比以往容易得多。

問:如要選擇替代Telegram的平台,現時有哪些對話通訊軟件可以保障通訊安全?

李建軍:現時只有Signal有足夠的可靠度。Signal是開放源碼,WhatsApp的母公司Meta都未能對Signal有太大影響,另一方面,Signal是一個建基於美國的基金會維持,任何與中國的合作都會受到政府的嚴厲審查。而Signal的財政狀況,以及接收捐款的情況,亦遠比Telegram健康得多,令Signal有足夠能力抵受中國的誘惑。日後使用通訊軟件時,即使是開放源碼項目,還應該同時考慮背後組織的財政來源,因為財政不穩,很容易成為中國滲透的目標。Telegram與俄羅斯的關係,以及太過依賴加密貨幣的收入,就很容易造成被中國滲透的問題。

一個實時信息系統,需要大量在主機以及數據通訊網絡的投資,暫時除了Signal和Telegram,並無太多通訊軟件技術可供用戶選擇,其中Telegram獲相當多香港抗爭者使用,也許這就是為何騰訊會有興趣跟Telegram沾邊。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