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賣人口專輯:柬埔寨難民兩度被人販操控慶重生(視頻)

為了脫離貧困生活,無數柬埔寨人冒險偷渡到泰國邊境尋找工作。由於人生路不熟,容易落入人販手上。本集的主人翁被賣到船上過著非人的生活。他其後雖然成功逃脫,卻又落在貪污的警察手上,再被賣作勞役工。(姬勵思報道)

2012.02.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今天的節目是有關一個叫范立家的柬埔寨難民,他如何從地獄重返人間的故事。

范立家表示,他偷渡到泰國期間,被人販賣到船上工作。

他說:“晚上我在船上睡覺時,我會想如果船隻沉沒,我又不會游泳,肯定會溺斃,而我的父母、妻兒卻無法知道我的消息,就會一直在家等候我回去。

在柬埔寨,貧困是大部份居民生活的常態,因而形成一股難民潮,不少柬埔寨人會偷渡到鄰近較為富裕的國家。這些難民多數是男性,在偷渡過程中,很容易就落入人販手上,這亦是他們惡夢的開始。

自從范立家成功逃脫後,他就開始把自己的經歷,繪畫成圖像,向外界展示。他認為單憑口述,難以令人相信。

范立家表示,他偷渡到泰國邊境尋找工作,是要賺錢為懷孕妻子支付分娩的費用。

他說:“我悲慘的經歷由我妻子懷孕開始,這是我們的第一胎,我無錢支付她在醫院分娩的費用,因此我決定偷渡到泰國邊境,尋找工作。當時是七、八月之間,我乘車到達泰國的邊境,具體的地點我不清楚,車廂內非常擠迫,每個人都盡力要擠進車內,幾乎是人疊人。”

在柬埔寨,每年有大約三十萬年輕人投入勞動力市場,但國內跟本無工業,無工作,前途一片黑暗。泰國提供的就業機會,就吸引了無數像范立家的柬埔寨青年,冒險偷渡。據非官方的統計,泰國的柬埔寨黑工,超過十萬人。

柬埔寨法律教育中心負責人托拉表示,貧窮是令人販有機可乘的主因。

他說:“大部份人口販賣的受害者,都是來自貧窮的社區,他們無擁有土地,部份更是露宿者。即使他們有瓦遮頭,但卻無農田可耕,他們只好到別國尋找工作的機會來餬口。”

范立家表示,他仍然清楚記得當初被賣到船上的情況。

他說:“我在船上渡過八日八夜,我們都不知要在船上工作多久。船上的人問我知否自己要往那裡去,我說我只知目前身處船上。他們問我是否收錢來到這裡,我說我並無收取任何金錢。他們就告訴我,我已被賣給他們,無需多問。”

被賣到船上的難民具體的遭遇,外界所知不多。他們會被告知只需在船上工作幾個月,就可回家,但事實是有受害者永遠無法重返岸上。像范立家這樣的倖存者透露,船上所過的是非人生活,遭受禁錮,長時間禁止睡眠,及經常捱打。

范立家表示,他一度以為自己無機會重返家園。

他說:“我當時想可以回家的機會微乎其微,被賣到船上的難民,大約只有兩成可以重返家園。如果你生病,無法工作,他們會容許你先休息一下。但如果你的病情無好轉,或者是復原無望,他們就會把你拋落大海。我經常想到我的妻兒,因此要好好照顧自己。我會嘗試想些開心的事,保持自己的情緒及身體健康,可以繼續為他們工作,我一直在期盼,等待與家人重聚的一日。”

遠至毛里求斯及印度,都可以找到倖存者。他們為了擺脫船上非人的生活及虐待,會冒險跳海逃生。范立家在船上工作了四年,才等到逃走的機會。

范立家講述他逃生的經過。他說:“船隻正在靠近馬來西亞的海岸,當時已經是深夜,船隻停泊在離岸約四公里之處,我靠著一個裝魚露的膠樽,用了二十分鐘游到岸邊。有人把我們送到警察局,但由於警察講馬來語,我和我的泰國朋人都聽不懂。他們亦會說英語,我可以明白一點點,我試圖用動作,手勢與警察溝通,要求他們為我戴上手銬,把我遣返柬埔寨。我又畫了一幅顯示柬埔寨及馬來西亞的地圖,不斷叫回去,回去,但警察們聽不懂,就把我帶到一個地方,賣給一個中國人。”

像范立家這樣的遭遇非常普遍。以為自己逃出生天,卻又再陷入另一類的人販手上,成為勞役工,繼續受到虐待。

民間組織,柬埔寨促進和捍衛人權聯盟幹事森默表示,馬來西亞警隊的貪污情況嚴重。他說:“范立家的例子明確顯示馬來西亞的法治不張,導致警隊內的貪污嚴重,他們知道這些受害人都是非法跨境偷渡,就趁機把他們販賣圖利。”

范立家被強迫在馬來西亞一個種植園內當苦工,超過一年。其後在一個民間組織的協助下,被遣返柬埔寨。在金邊的人權組織批評亞洲國家之間,在打擊人口販賣活動方面,缺乏合作及協調,講多做少。

柬埔寨促進和捍衛人權聯盟幹事森默表示,唯有涉及的國家衷誠合作,才能有效打擊人口販賣。

他說:“單單針對柬埔寨,是無法防止人口販賣的活動蔓延,因為人販的網絡遍及泰國及馬來西亞,所有涉及的國家必須衷誠合作。可惜的是在亞洲地區,至今未有相應的機制,有效地打擊人口販賣的活動。”

在柬埔寨的不同地區,仍有無數的家庭,在等待他們受害的成員回家重聚。范立家離開家園五年之後,終於可以與家人團聚。現時他的目標是希望透過漫畫,為家人締造新生活。

范立家表示,經歷過被販賣的悲慘生活後,他不會再離開柬埔寨,到別國謀生。

他說:“我無論工作或休息時,這些慘痛的經歷都會浮現腦中,我被賣到船上,及在船上工作的情況,至今仍歷歷在目。現時我只想在柬埔寨生活和工作,不願到別的國家。柬埔寨對我而言是無價之寶,賺多少錢已經不再重要。與家人一起才是最珍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