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賣人口專輯:大陸人販證實孤兒院參與販嬰(視頻)

湖南省的孤兒院多年前曾被揭發涉及販賣嬰兒的活動,並透過海外領養計劃圖利,成為國際醜聞。有證據顯示,販賣嬰兒的黑市貿易至今仍持續進行,但政府卻置之不理。(姬勵思報道)

2012.01.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的主要報章,每周都刊出張貼在孤兒院的尋人啟事攔上,數以萬計無名嬰兒的面孔,顯示中國有為數甚多的孤兒,情況令人憂慮。而這些孤兒中,絕大部份是被遺棄的女嬰,正正反映中國一孩政策所愆生的問題,再加上中國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這些棄嬰的父母,難以追尋。由於世界各國對領養嬰兒有強大的需求,每個健康的棄嬰,搖身一變成為貴重的商品,造就了販賣嬰兒的黑市場。

段先生是曾受法律制裁販賣嬰兒的人販,他表示,嬰兒多被棄置在繁囂的地方。

他說:“十字路口、那些人多的地方,例如街市、高大建築人多的地方,街頭鬧市。只要你看到有小孩的地方,就是裡面有奶粉、尿布、衣服,小孩用的,就放在那裡,這個看一下走了,那個看一下走了,你願意去檢的就去檢,就這麼一回事。”

段先生從中國各地搜羅棄嬰,把他們販賣給孤兒院,孤兒院再供應給各國有意領養的家庭,從中收取昂貴的費用。2005年,湖南省六所孤兒院從人販購買被拐帶的嬰兒,佯裝為棄嬰,事件被揭發,成為國際醜聞,中國當局聲稱這只是一宗個別事件,但有明確的證據顯示,這種黑市貿易仍持續在進行。

段先生表示,不少孤兒院本身參與在販賣嬰兒的活動中。

他說:“我妹妹跟我老婆在廣東那邊打工,打工以後就把那小孩從廣東帶回來,那福利院願意給住宿費、車費、生活費八百塊錢。就是祁東縣(湖南)的孤兒院,如果我檢到一個,就打電話給他,都是以電話聯繫,我說我這裡有個小孩,你願不願意出點路費、住宿費,我幫你帶回來,每次都是這樣,他說你帶回來,我給你八百,就這麼一回事,每次都這樣。”

史特從中國領養了三名嬰兒,過去十年,他一直研究有關中國的領養計劃,其中揭露中國販賣嬰兒的狀況。

史特表示,領養計劃要是涉及金錢作為誘因,必定會導致非法買賣的情況。

他說:“中國的領養計劃涉及貪污受賄,段氏家庭亦參與其中。他們會用若干錢,從廣東的婦女買得嬰兒,再以更貴的價錢,轉售與湖南的孤兒院。任何時間,只要孤兒院用超過當地居民一兩年工資的價錢,來購買嬰兒,等同撒出一個大魚網,必定能夠捕得魚獲。有人願意為錢拋棄親兒,亦有人為錢才生育,更有人為錢去拐帶兒童。只要中國的領養計劃涉及貪腐,這些情況就無可避免。”

段氏家庭並不認為他們販賣嬰兒有錯,反而覺得此舉對嬰兒有益處,因為這些被賣到孤兒院的嬰兒,有機會被美國、歐洲等海外家庭領養。段先生認為當局把他作為代罪羔羊。他又透露6個同案被捕的孤兒院負責人,只有1人被定罪。

段先生認為,當局對他的裁決不公。

他說:“我的意思是說這個國家對我好像有點不公平,為甚麼呢。我做的事,可以說隨便一個有良知的,任何一個人,我做一下好事,偏偏變成壞事。我感到這個社會有點抱怨的感覺,這些當官的,有錢有權,沒做過好事,明明是他們違章,他打著國家的晃子,做這些事,我只是個跑腿,拿點旅費,他就判我刑。”

史特表示,中國政府對孤兒院參與販賣嬰兒,置若罔聞。

他說:“現實是中國每所孤兒院都涉及販賣嬰兒的勾當,非常普遍,但政府卻沒有加以制止。”

本台記者曾嘗試向有關的政府部門查詢,但都沒有結果。而涉案的孤兒院及相關負責人亦拒絕回應。

中國法律明確規定禁止任何領養服務,涉及金錢利益。2010年,4個相關的政府部門發表文件,進一步列明提供金錢與嬰兒的父母,或中間人皆為非法,但有關的法例鮮有執行。

史特建議,中止有關的國際領養計劃,中國販賣嬰兒的問題才能得以解決。

他說:“所有我接觸過的孤兒院,都異口同聲表示,有大量家庭正在等候領養孤兒。我認為大家不應再從中國領養孩子,因為這些所謂的孤兒,其實是從非法販賣中得到,並非真正需要有人領養的孤兒。如果取消這個國際領養計劃,我相信不會再有無辜的嬰兒被販賣到孤兒院。”

段先生認為,只要有領養的需求,中國販賣嬰兒的問題就無法杜絕。

他說:“只要有外國人來領養,他願意出錢,中國這個市場,它還是永遠做下去的,能夠賺錢的事,他不做幹嘛。”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