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賣人口專輯:朝鮮的母親(視頻)

朝鮮國家領導人金正日近日去世,從官方電視台播放的影片,不少朝鮮人為金正日離世痛哭。不過,不少逃離國家的朝鮮人,對金正日及其父親金日成掌政期間,對民間造成的災害仍深切痛恨。本台製作的亞洲販賣人口特輯,今天是講述由朝鮮逃到中國的婦女落在人販手上的慘痛遭遇。(姬勵思報道)

2011.12.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上世紀九十年代,朝鮮經歷一場大饑荒,估計有近三百萬人餓死,這段時期被稱為苦難的歲月。這場饑荒迫使成千上萬的朝鮮人,越過邊境逃往中國,最終落入人販手上,本集節目是講述三名朝鮮母親的艱險的經歷。

清順說:“作為母親,我希望把孩子帶到中國,用熱騰騰的米飯餵養他們。不過,游說我到中國的人,其實是計劃把我賣給人販。我們又怎會知道他們的圖謀。我們不會說亦聽不懂中文。我們來只是想找份普通的工作。”

美淵說:“我誕下的嬰兒在一歲時死於饑荒。母親失去孩子的悲痛難以言喻,但這種事在朝鮮非常普遍。

淑珠說:“我在茂山火車站當小販時,經常看到死屍,甚至行經死屍堆。火車站甚至火車上都是死屍。“

清順說:“當你兩日無吃東西時,看到天空都是黃色一片,真是這樣。當時我就想我快要餓死了。就在這時,我丈夫在田裡偷到一些馬鈴薯。你無法想像饑餓的痛苦。”

在朝鮮、中國及俄羅斯接壤的一帶偏僻地區,圖們江成為成千上萬朝鮮人的逃生之路,偷渡的人中,八成是婦女。據人道救援組織估計,逃生的婦人中,近九成一抵步就被販賣。正如眾多的母親一樣,美淵逃到中國,就是希望孩子得到溫飽。

美淵說:“我與哥哥及一名同住的婦人,一同偷渡過江,當日是4月2號,我身上只穿著工作服,河水很深,水面結冰。從朝鮮偷渡到中國意味要冒著生命危險,不過,我情願死於偷渡途中,都不想在饑餓中慢慢等死。我首次來到中國,只有相信這些人,我跟著他們,一路上腦海只想著如何賺錢。”

美淵說:“一個男人帶我乘計程車前往一個村落,下車後,他帶我見另一個男人,並告訴我,這人從那時起就變成我丈夫。我強烈反對,又表示我賺夠錢後就會返回朝鮮,但領我的男人說他已收別人的錢,我不能離開。我相信其他偷渡的母親亦有同樣的遭遇,這就是我被販賣的經過。”

中國的一孩政策,造成兩性的人口比例失衡,估計目前男性較女性多近三千萬,導致從鄰近國家買妻之風盛行。淑珠發現,這些外購的新娘大部份沒有合法地位,得不到任何的保障,只能偷偷摸摸地生活,經常受到虐待。

淑珠說:“最難受的是買我的夫家,不當我是人,對待我如一件貨物,你無選擇權,只能聽命於他。更糟糕的是,這些買妻的男人,大部份都是身體或精神方面有病的人,極懶惰,或是村內最貧窮的人。簡而言之,他們都是無條件娶妻的男人,我們就是被賣給這樣的男人。後來,我為他生了一個女兒,為了我的女,我不能逃走。”

這些朝鮮母親,到了中國後,擺脫了在朝鮮的國家宣傳機器,他們首次接觸到朝鮮以外的世界,才了解到韓國政府賦予人民的自由。

清順說:“我向我中國的丈夫,要了一盒韓國流行音樂的錄音帶,不斷重播,不停地在收聽。在朝鮮時,所有歌曲的內容都是讚揚金日成和金正日。在此之前,我從未想過有歌頌金日成和金正日以外的音樂。韓國的流行音樂很美妙,我瘋狂地喜愛,自此韓國成為我唯一想去的地方。”

不過,對像淑珠這樣的婦女們,逃難到韓國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淑珠說:“我離開在朝鮮的家人,努力適應在中國的新生活,但新夫家從不把我當人看,令我難以釋懷,我決定逃走,把我女兒留在那個恐佈的家庭。當時正值冬天,非常寒冷,我身無分文,如果我帶同女兒逃走,我女兒只會凍死或餓死。我無法在那個家繼續生活,即使我死在路邊,我都要逃走,最後我撇下女兒逃走。”

偷渡到中國的朝鮮人被視為叛國,會被中國政府遣返,如此一來,驅使出走的朝鮮人想辦法偷渡到韓國。但偷渡者一旦被抓獲,就會被遣返,並押送到環境惡劣的勞改營。

美淵說:“我在偷渡往韓國途中被抓獲,並押到調查部門,調查人員指我說謊,不停的毆打我,他們又恐嚇我說不會有機會獲釋,會死在這個地方。我被關押了六個月。”

朝鮮日報記者姜哲煥說:“我聽聞他們所遭受的折磨,執行的人簡直是不可饒恕。這些婦女受到不同方式的酷刑,其中包括性方面的虐待,我不願詳述。守衛們甚至用腳大力踩踏懷孕婦人的肚皮。他們會被折磨至半死,偷渡者都知道一旦被抓,會有這樣的結果,所以他們寧願落在人販手上,都不希望被遣返,受折磨。

受訪的三名婦女現時居於韓國,正努力重建他們的生活,不過,他們即使生活在繁榮的韓國,但卻無法擺脫撇下親人的那份歉疚,內心得不到真正的自由。

美淵說:“韓國這裡有很多朝鮮的間諜,我願意接受你的訪問,因為我相信介紹的中間人,否則我不會接受。我不怕死,但我還要照顧我的兒子。”

淑珠說:“我獲悉我母親仍然在生,但我弟弟已去世。雖然我的命途坎坷悲慘,但我一直期盼與朝鮮家人重逢的日子,不過知道弟弟去世的消息後,我感到我的夢想已粉碎。”

清順說:“我母親年事已高,但她對外面的美好世界仍一無所知,她可能不會有機會吃她喜歡的食物,想到這裡我很難過,我希望朝鮮的極權統治儘快瓦解,人民就無需再受苦。”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