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隔離轉運大巴車禍進入重點維穩 強制轉運政策來自高層

2022.09.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貴陽隔離轉運大巴車禍進入重點維穩 強制轉運政策來自高層 2022年9月18日凌晨,高速路的監控顯示,出車禍前的轉運大巴司機穿著可能會妨礙駕駛安全的重裝防護服。
視頻截圖

為執行高層下達的貴陽市三天社會面清零指令,貴陽市多個區連夜執行疑似感染和密接人員的轉運任務,在周日(18日)凌晨釀成車禍,一輛載有 47人的大巴上,至今有近30人喪生。悲劇後,當局迅速啟動維穩機制,以輿論封鎖和高壓維穩打擊民間反對聲音,包括運輸人員和區級幹部則成為替罪羊。

貴州省政府新聞辦周一(19日)晚通報,貴陽三名區級幹部因三荔高速客車翻車事故被組織處理,他們分別是雲岩區委書記朱剛、雲岩公安分局政委肖凌雲及該區隔離轉運工作專班組長宋成強。新華社報道中並證實,這宗發生在凌晨的車禍,至今造成27人遇難。

不過,這宗悲劇的發生並未阻止當地政府按照計劃執行防疫抗疫方案,但當局對相關事件的細節及其他不滿防疫的聲音採取了更嚴厲的打壓。

居民:維穩已經啟動 轉運還在繼續

據一位要求匿名的貴陽市民告訴本台記者,雖然車禍導致民眾對官方轉運措施缺乏信任,但現在當地的轉運工作並沒有因此停止。

他說:還是有的,我們鄰居就有至少幾百人被轉移到遵義的一個地方去了,我看他們發的那個視頻,他們是在一個學校的宿舍裡面,還是和在家裡面沒甚麼區別。你這樣把人弄出去,大半夜的,還有可能出現這種傷亡,這個確實是勞命傷財的。

這名市民認為,所謂的隔離,除了增加高昂的成本,甚至是更大的危險之外,沒有任何別的意義。

該市民還透露,包括他本人在內,都已經被警告,不得對此事發言。遇難者的親友,也已經被警告,不得接受外媒的採訪,理由是不能給海外敵對勢力提供炮彈。

他同時強調,對此事的輿論維穩,不僅僅是貴州地方政府在做,整個國內的輿論環境,都在事實禁言和選擇性的釋放引導性的言論。比如,官方背景的社交帳號則鼓吹這幾十個受害者,是整個貴陽數百萬人的成功防疫而的代價。

他說:貴陽這個事情現在要求閉嘴了。CNN的記者希望採訪一個死難者的朋友,結果這個人都被說了嘛。就是說甚麼不願意讓帝國主義抹黑中國嘛。南明區那個司法局給所有的律所打招呼,說不能談這個事情。公安也給我打招呼,說你少發言。反正是傳達他們上面的意思嘛。不光是貴陽這個層面,國內大一點的(社媒)平台,比如說微博呀、小紅書呀,熱搜全部撤了嘛。轉發呀評論呀,這些都是精選的防控問題的這些東西全部都讓隱藏了。 

據拖車圖片顯示,車禍之後的轉運大巴損毀嚴重。(視頻截圖)
據拖車圖片顯示,車禍之後的轉運大巴損毀嚴重。(視頻截圖)

慘烈車禍重創民眾信心

據早前網上流出的資訊顯示,一位來自紅岩新村的居民因被轉運隔離,事故發生時,其所在大巴緊跟出事大巴後面,因此她目睹了前車出車禍的過程。她在業主群裡說,他們一共6個車從雲岩區出發前往荔波縣,前車翻下山坡後,他們都嚇呆了,然後等了好幾個小時,才等到救援人員到來。她當時還在群裡說,可能詳細的情況新聞都發不出來。

另外,尋親資訊顯示,車禍發生後,一些傷者的親屬很快就獲得了資訊,但他們此後尋親則遭遇了重重困難。

名為武庚、自稱來自當地向陽大院的市民在朋友圈透露,確認母親已經在這次車禍中死亡。他指,父母平時除了測核酸都不出門,健康碼也一直是綠碼,但在上周六(17日)晚上突然接到政府通知說是準備衣物,要坐大巴去荔波縣隔離,然後突然被拉走。他強調稱,該車上被強制轉運的隔離人員,全部都是綠碼,這讓他無法接受。

而有自稱是當地交通系統的網民則透露,事件現在已進入了理賠程序。但他們也不清楚除了大巴車的保險理賠之外,是否還有官方賠償。

效忠體制下 防疫死局無解

資深傳媒人、作家張豐指出,貴陽轉運大巴的夜間冒險轉運模式,本身就違法。從司機穿著重裝防護服夜間長途駕駛,轉運司機和居民的基本安全保障,從一開始就處於非常危險的狀態。但讓人困惑的是,卻沒有人試圖在事前阻止這樣的問題運作。

張豐說:他就是把已經確診的陽性、密接轉運出貴陽就是所謂的社會面清零。這次事故的目的地有300公里。我也不知道為甚麼他們會喜歡連夜轉運,這個是違規的交通法,禁止凌晨2點到凌晨5點所有的客運大巴在高速上開。貴陽那邊的高速是有很多彎道,其實是很不好開的,也不知道是司機的疲勞駕駛呢,還是說視線問題,現在沒有更詳細的說法,但他穿著這樣的服裝對駕駛我想肯定是會有一些影響的。

張豐認為,這宗慘劇折射出體制本身的問題。他說,社區幹部向街道辦效忠,街道向區政府表演效忠,區市縣向省上表演效忠,而各省市又以此向中央高層表演自己的忠誠。哪怕只是為了避禍,而沒人敢指出問題,更沒人願意說真話。

張豐說:我覺得這個防疫政策會全世界那麼多國家都已經徹底退出了,中國有一個很搞笑的事情是還在形成一個運動,形成一個自上而下的效忠體系。那大家都是要表演,各個地方向中央進行政治效忠的一個表演吧,這樣的體系一下,他就沒有退出機制啊。

基層人士成為替罪羊

據本台記者剛獲悉的消息稱,目前包括黔運集團董事長馬鳳萍和運輸公司裡具體經辦人員在內的相關人士已經被控制,這些被緊急徵召起來的一線工作人員,可能會成為替罪羊。而下達三天動態清零令的省市領導,則沒有人主動出面承擔責任。

本台記者專門致電黔運集團,該集團辦公室一位人士沒有正面回應馬鳳萍是已經被抓還是僅僅被被要求協助調查,但他坦言,公司現在的麻煩確實和轉運大巴車禍有關。

該人士亦沒有透露目前出車禍的司機的詳情。

貴州省防疫指揮部檢測管控救治組一位工作人員在回應本台記者的採訪時,車禍善後已由交通和民政部門在處理。但明確指出他也不能理解這個防疫政策,因為政策來自高層。

省防疫指揮部:車禍倒不是我這邊在負責。可能是交通和民政部門吧。這個我也不理解,首先它這個政策它不是我們這兒制定的,也不是我們中心制定的,可能是更上級的部門擬定的。你有意見可以直接向上級去反映,如果你有疑問你可以向省政府提出你的訴求。

本台記者再次致電貴州市政府,但該機構沒有回應本台記者關於問責方面的問題。 

黔運集團負責人疑似被控制。圖為集團董事長馬鳳萍。(黔運集團資料圖片)
黔運集團負責人疑似被控制。圖為集團董事長馬鳳萍。(黔運集團資料圖片)

貴陽市政府周日晚間舉行的貴陽新冠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分管交通和城市管理的副市長林剛通報了新冠隔離轉運大巴車禍的部分細節。

林剛稱,發生車禍的貴A75868,為貴州黔運集團有限公司所屬車輛,車上47人,其中45人係從雲岩區前往黔南州荔波縣進行集中隔離醫學觀察的涉疫人員。

該車於9月18日0點10分從雲岩區出發,當日凌晨2時40分許,車輛行駛至黔南州三都至荔波高速32公里處發生側翻。迄今事故共造成27人不幸遇難,20名傷者被就近送往醫院救治。 

記者:黃小山/程文 責編:方德豪 網編:江復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