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生畢業禮後「躺平」及「舉牌」被指干擾秩序  舊生批打壓言論趕走學術精英

2023.11.10
中大生畢業禮後「躺平」及「舉牌」被指干擾秩序  舊生批打壓言論趕走學術精英 兩名學生在會場外舉起黑色紙版,讓畢業生貼上心聲。
讀者提供

香港中文大學繼解僱研究天安門事件教授何曉清後,再發生打壓學術自由事件。在周四(9日)舉行的全校畢業典禮,有學生穿起畢業袍在身上貼上非政治性字句,被校方勸喻離開;亦有學生舉起黑色牌讓畢業生貼上心聲,亦遭帶走;事後被校方指為「干擾大會秩序」。有舊生指出,今屆中大生的訴求如此溫和也被打壓,有損中文大學的國際聲譽,日後難以吸引學術精英。

中大校長段崇智因病缺席畢業禮。(讀者提供)
中大校長段崇智因病缺席畢業禮。(讀者提供)

中大周四(9日)起一連三日舉行全校及各書院、學院的畢業典禮,從讀者提供的圖片顯示,周四在「百萬大道」舉行的全校畢業禮,有兩名穿上便服的中大學生,手持兩塊分別寫有「我希望之後嘅中大」、「如果中大無咗......,就唔再係中大」的黑色紙牌,並邀請畢業生貼上便條分享想法,探討對中大人的身分認同問題,保安一直在旁觀察及拍攝,有職員讀出畢業禮管理規則,學生事務處處長則向兩人表示,雖然相關行為不違法,但畢業禮並非「好的平台」做相關行為,之後將兩人帶到去學生事務處辦公室。 

大學保安及學生事務處將兩人帶到辦公室。(讀者提供)
大學保安及學生事務處將兩人帶到辦公室。(讀者提供)

而綜合香港傳媒報道,在典禮結束後,亦有畢業生學生於地上「躺平」,身上蓋有寫上「UHS(大學保健處)無藥」、「冇人傾訴」、「搵唔到老細」等字句的紙張,部分印有花圈圖案及「奠」字。該學生也被校方勸喻離去。 

中大回應指,兩名學生是未經大學許可下展示標語,亦有學生躺在地上對其他人構成滋擾,有關行為違反了畢業典禮管理規則。 

其實在典禮前一天,校方已向全校學生發出電郵表示,提醒學生須遵守今年發布的《榮譽準則》及《學生行為守則》,要求學生以名譽承諾,秉持個人操守、學術誠信,以及「擁抱大學的核心價值和文化」;而「行為守則」則列明中大生應當「守法公民」。 

舊生反駁:學生沒有干擾秩序 

千禧年曾任聯合書院學生會幹事會會長的馮家強表示,當年他也曾在畢業典禮舉起示威口號,校方按慣例是沒有干預。他認為容納多元意見對於「世界級學府」至為重要,質疑中大是否仍然是一間容許言論自由的學府。 

馮家強說:「如果畢業禮進行期間做(示威),這樣校方可能還說得通,如果香港畢業禮之才後才做(示威)。其實變回一個普通的校園的時候,為甚麼(校方)覺得是干擾大會秩序呢?」 

前大學教授:香港的大學不著重學術自由 

校長段崇智曾向傳媒表示,學術及言論自由依然是大學的基石,但據瑞典研究機構今年發表報告,香港在2022年的學術自由指數,降至0.23,香港在179國家地之中排152。 

曾在浸會大學任教多年的杜耀明卻認為,打擊學生言論自由,是嚴重損害研究、教學與討論自由,這樣令一間大學的學術自由形同虛設。 

杜耀明: 「學生本身就時時局表達意見,其實是他們的思想自由,所以沒有了這個東西,你說討論學術的題目才可以自由。這個表現上是很難說得通的。香港的大學現好注重排名,但學術自由似乎就不是那個排名的最重要的考慮之一。」 

《國安法》後中大畢業典禮成惹火焦點 

中文大學的校風過往一直是自由開放,畢業禮上示威已非新鮮事,早於2007年,當年卸任特首的董建華獲中大頒發榮譽博士,台下學生叫口號抗議;而在2020年的畢業禮由於疫情改為網上廣播,但過百人在校內遊行,拉起橫額及高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有學生因而被捕,其後被判非法集結罪成。 

到兩年前的畢業禮,有學生舉起「棱角分明 毋負期許」的橫額,亦有人在畢業袍掛上白絲帶、舉起「哀我學生會」標語,期間一度有保安以未經申請為由阻止。 

記者:張仕仁 編輯:李榮添 網編:江復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