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生毕业礼后「躺平」及「举牌」被指干扰秩序  旧生批打压言论赶走学术精英

2023.11.10
中大生毕业礼后「躺平」及「举牌」被指干扰秩序  旧生批打压言论赶走学术精英 两名学生在会场外举起黑色纸版,让毕业生贴上心声。
读者提供

香港中文大学继解雇研究天安门事件教授何晓清后,再发生打压学术自由事件。在周四(9日)举行的全校毕业典礼,有学生穿起毕业袍在身上贴上非政治性字句,被校方劝喻离开;亦有学生举起黑色牌让毕业生贴上心声,亦遭带走;事后被校方指为「干扰大会秩序」。有旧生指出,今届中大生的诉求如此温和也被打压,有损中文大学的国际声誉,日后难以吸引学术精英。

中大校长段崇智因病缺席毕业礼。(读者提供)
中大校长段崇智因病缺席毕业礼。(读者提供)

中大周四(9日)起一连三日举行全校及各书院、学院的毕业典礼,从读者提供的图片显示,周四在「百万大道」举行的全校毕业礼,有两名穿上便服的中大学生,手持两块分别写有「我希望之后嘅中大」、「如果中大无咗......,就唔再系中大」的黑色纸牌,并邀请毕业生贴上便条分享想法,探讨对中大人的身分认同问题,保安一直在旁观察及拍摄,有职员读出毕业礼管理规则,学生事务处处长则向两人表示,虽然相关行为不违法,但毕业礼并非「好的平台」做相关行为,之后将两人带到去学生事务处办公室。 

大学保安及学生事务处将两人带到办公室。(读者提供)
大学保安及学生事务处将两人带到办公室。(读者提供)

而综合香港传媒报道,在典礼结束后,亦有毕业生学生于地上「躺平」,身上盖有写上「UHS(大学保健处)无药」、「冇人倾诉」、「搵唔到老细」等字句的纸张,部分印有花圈图案及「奠」字。该学生也被校方劝喻离去。 

中大回应指,两名学生是未经大学许可下展示标语,亦有学生躺在地上对其他人构成滋扰,有关行为违反了毕业典礼管理规则。 

其实在典礼前一天,校方已向全校学生发出电邮表示,提醒学生须遵守今年发布的《荣誉准则》及《学生行为守则》,要求学生以名誉承诺,秉持个人操守、学术诚信,以及「拥抱大学的核心价值和文化」;而「行为守则」则列明中大生应当「守法公民」。 

旧生反驳:学生没有干扰秩序 

千禧年曾任联合书院学生会干事会会长的冯家强表示,当年他也曾在毕业典礼举起示威口号,校方按惯例是没有干预。他认为容纳多元意见对于「世界级学府」至为重要,质疑中大是否仍然是一间容许言论自由的学府。 

冯家强说:「如果毕业礼进行期间做(示威),这样校方可能还说得通,如果香港毕业礼之才后才做(示威)。其实变回一个普通的校园的时候,为甚么(校方)觉得是干扰大会秩序呢?」 

前大学教授:香港的大学不著重学术自由 

校长段崇智曾向传媒表示,学术及言论自由依然是大学的基石,但据瑞典研究机构今年发表报告,香港在2022年的学术自由指数,降至0.23,香港在179国家地之中排152。 

曾在浸会大学任教多年的杜耀明却认为,打击学生言论自由,是严重损害研究、教学与讨论自由,这样令一间大学的学术自由形同虚设。 

杜耀明: 「学生本身就时时局表达意见,其实是他们的思想自由,所以没有了这个东西,你说讨论学术的题目才可以自由。这个表现上是很难说得通的。香港的大学现好注重排名,但学术自由似乎就不是那个排名的最重要的考虑之一。」 

《国安法》后中大毕业典礼成惹火焦点 

中文大学的校风过往一直是自由开放,毕业礼上示威已非新鲜事,早于2007年,当年卸任特首的董建华获中大颁发荣誉博士,台下学生叫口号抗议;而在2020年的毕业礼由于疫情改为网上广播,但过百人在校内游行,拉起横额及高叫「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有学生因而被捕,其后被判非法集结罪成。 

到两年前的毕业礼,有学生举起「棱角分明 毋负期许」的横额,亦有人在毕业袍挂上白丝带、举起「哀我学生会」标语,期间一度有保安以未经申请为由阻止。 

记者:张仕仁 编辑:李荣添 网编:江复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