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义士】李旺阳逝世10周年 前记者林建诚:历史必记著打压过善者的恶者

2022.06.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民运义士】李旺阳逝世10周年 前记者林建诚:历史必记著打压过善者的恶者 香港前有线中国组记者林建诚(左)是李旺阳(右)离世前,唯一访问过他的人。在访问半个月后,即2012年6月2日报道出街后几天,李旺阳被发现在医院的窗边「吊颈」死亡,现场没有遗书,备受外界质疑,形容李旺阳是「被自杀」。
受访者提供

周一(6日)是「六四」民运人士李旺阳离世10周年,外界一直质疑他是「被自杀」。香港前有线中国组记者林建诚是李旺阳离世前,唯一访问过他的人。事隔10年,林建诚接受本台专访时形容,不可能完全解开心结,坚持悼念是要让自己不能遗忘。对于近年「六四」活动在香港被消失,他坦言「香港人已经赚了几十年。烛光晚餐都可以悼念,最重要是我们的记忆不要被遗忘。」

每逢年中,林建诚总是遇著同一个问题,「作为李旺阳生前访问他的最后一位记者,你的心结解开了吗?」当年李旺阳的死讯,令林建诚饱受困扰,每日感到难过和后悔;10年过去,林建诚已经卸下记者身份,回顾当时的经历,他已经释怀不少,但这段创伤仍然无法完全抹平。

坚持悼念是要让自己不能遗忘

林建诚说:每年5月下旬,大概总会有一份说不出来的难受,其实我认为我自己已经放得下,只是这种创伤后遗症,不是3几年可以痊愈;当然,如果说心结完全解开,对我来说是不可能,因为无论我或李旺阳的妹妹及其他的好友,都不会承认官方(公布)的死因。坚持的悼念,是要让自己不能遗忘,亦是我唯一能够做的。

在李旺阳离世10周年,林建诚撰文悼念,写著「历史也必然记著那些曾经打压过善者的恶者。」这篇文章于「时代论坛」(Christian Times)脸书发布。

10年前,因支持八九民运而遭囚禁达22年的李旺阳刑满出狱。2012年5月22日,李旺阳接受时任香港有线新闻中国组记者林建诚有关「六四」的访问,报道在访问约半个月后的6月2日播出,之后不出几天,李旺阳被发现在医院的窗边「吊颈」死亡,现场没有遗书。纵使官方调查后称李旺阳是死于「自杀」,但外界普遍不接受这个说法,认为李旺阳是「被自杀」。

大环境下悼念活动被消失 香港人已经赚了几十年

香港在2019年后,难以再进行集会或悼念。今年是「六四」33周年,香港迎来第3年没有「六四」集会;而李旺阳离世后几年,香港都有团体在公开场所举行悼念活动,但近年随社会政治环境恶化,悼念李旺阳活动渐渐消失。林建诚以往曾碍于记者身份而未能参与悼念,惟现时连悼念活动都「被失去」。林建诚认为,这是意料中事,只是比预期来得快及猛烈。他指在李旺阳离世10周年,公开的、由团体举办的悼念活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话语权不是在民间一方,只要涉及群体性、政治性的活动,当局「必然是神经线全面拉紧」。

林建诚说:我反而觉得,过去30年来能够有空间悼念(六四),能够在维园点上一支蜡烛,真是问心无愧。从历史上看,我觉得香港人已经赚了几十年,不要对这件事再有太大的期望,在心里面我们是记挂著他们。烛光晚餐都可以悼念,最重要是我们的记忆不要被遗忘。

《国安法》下处处是红线 电话访问亦可能被指违法

香港以往能够举行「六四」集会或李旺阳悼念活动,对大陆的民运人士是一种精神上支持。随著集会及悼念活动被禁,港人日后声援大陆的维权人士或民主运动,都可能变得很困难。林建诚认为,现时仍有空间声援内地民运人士,但是非常微弱,尤其在《港区国安法》下,要公开声援大陆民运人士要面临极大风险。

林建诚说:声援现在似乎是变得比较奢侈,空间是有的但却是非常微弱,而且肯定不会是公共空间。因为《国安法》笼罩香港天空下,任何的声援、实体的援助,都不可能是安全,都可能被视为触犯《国安法》, 即使我今天的电话访问,我认为一样可以被视为在意识形态上,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或藐视某些法律。因为现在没有红线,只要我被认为是犯法就是犯法。

港人恐更难关心内地维权状况

支联会解散,外界忧虑香港与内地的民主运动失去连结。同时,本地的新闻环境愈来愈艰难,报道大陆新闻的途径越来越收窄。以往作为有线中国组的记者,林建诚可以亲身到内地采访维权人士,但林建诚说,现时的采访环境与以往很不同,目前整个香港笼罩政治,气氛紧张。按目前的社会情况,不论是个人或团体,他认为,港人恐怕很难再关心甚至只是了解内地维权运动。

问到作为资深前记者,对现时香港记者有何寄语?林建诚说:「没有甚么事情可以说,现时的记者比我的经历更加困难,不过记者都有一个特质,不会那么容易放弃,在隙缝中总会找到生存的空间,香港记者是很强。」

前区议员网上直播 悼念李旺阳追思会

周一李旺阳离世10周年纪念日,香港油尖旺前区议员朱江玮在社交网表示,当晚会和几位朋友举行一场悼念李旺阳先生的追思会,以网上直播形式进行。朱江玮指,「今年是李旺阳先生被自杀第10年,这是一个需要被记住的日子。」他说,如果香港民间社会没被解散,应该半个月前就开始筹备,可能会有一个文化晚会,有李旺阳胞妹李旺玲的录影片段,感谢香港人对她哥哥的纪念。

记者:董舒悦 责编:李世民 网编:江复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