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拼經濟 施永青:是否要「轉跑道」至一帶一路?

2023.10.24
《施政報告》拼經濟 施永青:是否要「轉跑道」至一帶一路? 香港將發表《施政報告》「拼經濟」,「中原地產」施永青表示:「前面的路該如何走下去,商界有點不知所措。」前人大政協委員劉夢熊回應指其太遲「覺悟」。
粵語組製圖

「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近日一篇文章講及商界對於李家超政府如何「由治及興」感到「有點不知所措」,認為《施政報告》應指明香港今後路向:到底要做內地一個城市或是走「一國兩制」。施永青接受本台訪問稱,香港若不能扮演與西方國家關係密切、資本主義的獨特角色,「我們還是否需要『一國兩制』?」而前人大政協委員劉夢熊形容,施永青此番言論是「切膚之痛的吶喊」,反映就連親中商人都與港府「凡事左三分」的路線有分歧,對香港前景感悲觀。

臨近香港特首李家超周三(25日)發表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上周五(20日)在旗下免費報章《AM730》,以題為「施政報告要指明香港今後路向」撰文,指出李家超上任後,香港「由亂到治」,但疫後的經濟復甦不似預期,「前面的路該如何走下去,商界有點不知所措」,故香港如何「由治到興」,成為市民對這份施政報告的重要關注面。

施永青:繼續與西方友好還是面向「一帶一路」?

文中強調,香港商界很需要知道政府如何判斷當前的形勢,和有何路向選擇,「究竟香港應盡量維持與西方發達國家的關係,還是減少對西方的依賴,轉移目標去服務一帶一路的國家?」

對此,施永青周二(24日)向本台解釋,香港當下的定位問題對前景影響深遠,商界急切想知道清晰的答案。

施永青說:國家的初衷是要香港維持與西方國家的密切聯繫,這是否我們以後要爭取的?抑或認為西方都不會再予以扮演?作為金融中心,是需要資金參與。如果歐美資金不參與,香港股市成交量、新股上市等很多方面會受到制約,那麼我們面對此情況要怎麼辦?若是發展「一帶一路」,某程度上可取代,但取代的比率有多高?我們在兩大方向應選哪個方向為主?香港商界向來不是政府指導辦事,自己找空間生存。但現時情況已到國際層面,所以想看看這方面的取態。施政報告上,作為特首、領導人給予市民知道如何定位,市民會更易配合些。

施永青認為,香港本來扮演「一國兩制」獨特角色,如果香港無法令西方國家覺得與內地城市有區別,導致經濟發展受制約,有違國家原意。

施永青說:中國讓香港行「一國兩制」,都是想香港可扮演一些在中國社會主義下不容易發揮到的功能,例如外匯流通、管治模式,香港可有自己的特色。保留此角色,是國家所希望的。如果香港不扮演此角色,我們還是否需要「一國兩制」?

施永青重申,香港的獨特性仍存在,包括奉行資本主義制度、《普通法》等,「只不過是西方國家要打擊中國,連香港都打擊」,強調是「政治原因」令香港獨特性難以發揮,例如美國實施制裁等,使資金不敢投放在香港,而現時地產市道低迷表現,正反映香港整體經濟的信心。

施永青說:經濟好,市民收入增加、負擔能力增加,才會去投資。自住都有投資成分,當前景不明朗時就會相對保守。即香港人並非沒錢,香港M2(貨幣供應額)比1997翻了幾翻,香港資金買了全部樓都仍有錢,不是資金不足的問題,而是對前景有擔憂和顧慮。

劉夢熊:施永青太遲「覺悟」

前人大政協委員劉夢熊向本台直言,施永青的覺悟已經「遲了」。

劉夢熊說:現在施永青作為一名商人、香港最大地產代理商,他是有切膚之痛,要發出吶喊。但我早幾年已經在說了。2014年6月10日國務院新聞辦的《白皮書》所提出的「全面管治權」,我已提出了質疑。

劉夢熊同意,作為親中商人的施永青都發表此番言論,可見商界不論任何立場,都與現在港府「凡事左三分」的施政路線「有分歧」,對於急速失去獨特性、愈趨內地化的香港,前景深感憂慮。他指,現時香港「九大指標」包括自由、法治、人心、國際金融、國際貿易、國際航運、房地產指數、股市指數、政府財政儲備「向下沉淪」,新加坡在各大國際重要經濟指標超越香港,已經反映實況。

劉夢熊說:香港「一國兩制」完全在「左的思潮」、「左的路線」、「左的政策」下,動搖變形走樣,所以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視香港為內地城市,不再視香港有獨特地位,招致香港嚴重後果。

對於施永青在文中指,如果香港「轉賽道」,更傾向內地化、走向「一帶一路」,港人和商界「就得有心理準備」,資產會「出現巨變」,恐有重大損失,劉夢熊認為在邏輯上的推論「絕對有可能發生」。

記者:李若如 責編:李世民 網編:程皓楠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