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容被美制裁俄大亨泊遊艇 分析:料受北京指示損金融中心地位

2022.10.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港容被美制裁俄大亨泊遊艇 分析:料受北京指示損金融中心地位 俄羅斯富豪莫爾達紹夫(Alexey Mordashov)擁有的超級豪華遊艇「諾德」(Nord)停泊香港水域事件,將香港捲入政治外交的漩渦。
路透社資料圖片

俄羅斯大亨(Alexey Mordashov)被美國制裁,其擁有的超級豪華遊艇停泊香港水域。美國國務院上周六(8日)就此警告,香港容許相關遊艇停泊,將損害自身的金融中心聲譽,港府周日(9日)深夜發聲明回應,不會實施其他司法管轄區施加的單方面制裁。分析認為港府高調發聲明是一個政治表態,做法罕見,相信是接到北京指示,事件令香港無故被進一步扯入國際鬥爭。

俄羅斯富豪莫爾達紹夫擁有的超級豪華遊艇「諾德」(Nord)停泊香港水域,美國就此對香港提出批評。香港特區政府周日(9日)晚深夜發聲明回應,指特區政府一直全面實施及執行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施加的制裁。但個別國家可能基於其自身考慮,向某些地方施加單方面制裁,特區政府不會實施其他司法管轄區施加的單方面制裁。

發言人又指,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和貿易中心,背靠祖國、聯通世界,保持獨特的地位和優勢,包括良好的法治和實行普通法制度、與國際規則接軌的監管制度、穩健的金融制度基礎、透明的營商環境、資金自由進出、自由的貿易和投資制度、簡單和具競爭力的稅制、高效廉潔的政府等,這些優勢長期獲得國際認同。

學者:港府以往對被制裁者處理低調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前助理教授黃偉國周一(10日)接受本台訪問指,過往對於被美國制裁者,港府一般會作處理低調,如派職員勸喻對方離開,但亦不會明確表示跟隨國際規定,阻止被制裁國家的船隻停泊香港。而今次港府高調發表聲明,相信是一個政治表態。但後果恐怕會導致西方社會對香港的印象更趨負面。

黃偉國說:今次那麼高調,很直接說完全不會理會美國制裁。今次(港府)的做法與整個國際社會針對俄羅斯的做法背道而馳,我反而比較擔心,今次事件表面上好像很不嚴重,(船)只是停一停,但其實對於香港的觀感,即美國或西方世界,會進一步趨向負面。

港前立法會議員:港府以往絕不會讓被制裁者視為「避風港」

外界擔心今次事件令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受損,更令香港成為犯罪者的「避風港」。香港法律界前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對本台表示,以往曾與港府相關官員討論如何處理諸如朝鮮被美國等國家單方面制裁的情況。他指當時香港政府的處理手法與現在大不同。

郭榮鏗說:以往香港曾處理有關北韓(朝鮮)的制裁個案,由聯合國頒布制裁令的內容,香港政府會立即立法跟從,但有些制裁項目並沒有包括在聯合國制裁令當中,是由美國單方面提出制裁,在是否需要跟從相關項目的問題上,我曾與港府官員討論,以往香港政府會低調處理,例如朝鮮的油船,香港政府以往是不容許他們進入香港水域,加油等工作都是在公海進行,香港是絕對不會讓朝鮮的資產,大搖大擺視香港的制度為避風港。

評論:無端端將香港進一步扯入國際鬥爭

就過往港府在處理類似事件時,做法較現時不同,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本台分析,在中美關係、烏俄局勢等因素的影響下,相信今次港府的行動是受北京帶動。

劉銳紹說:我覺得香港政府的回應沒有甚麼自主性,因為這涉及外交、國防,這兩項是北京管的,這種情況下特區政府發的所有內容,都是在北京的指示或影子下進行,客觀效果就是無端端將香港進一步扯入國際鬥爭。

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受質疑之際 600間家族理財室申請到新加坡

就俄羅斯富豪的超級豪華遊艇停泊香港水域,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上周六發布聲明稱,「有人可能將香港當做避風港,逃避多個司法管轄區的制裁,會進一步讓人質疑香港營商環境的透明度。香港作為金融中心,其聲譽取決於是否遵循國際法律和標準」。

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受質疑之際,新加坡則努力搶奪人才、資源,恐對香港經濟雪上加霜。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市場傳言,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待批的家族理財室申請多達600家,專門為富裕家族提供投資管理和財富管理,如果全部獲批,引進新加坡的資金可能會達120億新幣(約83.5億美元)至300億新幣(約209億美元)。

報道指,新加坡2018年只有大概50個家族辦公室。截至今年第一季,進一步增加到800個,短短幾年內增加了10多倍。而越來越多公司和個人選擇投資或落戶新加坡,原因是新加坡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優惠政策吸引全球富商的到來,低稅收政策、安全系數高和慷慨的獎勵制度成為誘因。 

記者:董舒悅/陳子非 責編:李世民 網編:江復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