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记者爆黄之锋寻求美领馆庇护经过 曾考虑助其「水路」离港

2023.11.08
美记者爆黄之锋寻求美领馆庇护经过 曾考虑助其「水路」离港 两名美国记者的新作,详细披露了黄之锋寻求庇护的细节。
粤语组制图

在香港于2020年颁布《国安法》前,有传言社运人士黄之锋,曾寻求美国政府政治庇护,但当时消息未被证实。三年多后的今天,两位美国记者合著有关香港2019年抗争前后的新书《Among The Braves》(勇者们),当中有一章节披露了黄之锋亲赴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寻求庇护的细节与经过,以及最后为何被拒绝庇护申请。

Among The Braves》全名是由《Among The BravesHope, Struggle, and Exile in The Battle for Hong Kong and The Future of Global Democracy》(勇者们:为香港而战的希望、抗争与流亡,以及全球民主的未来),由《华盛顿邮报》记者Shibani Mahtani及《The Atlantic》专栏作家Timothy McLaughlin合著,两人过去多篇有关香港的报道都获得国际性奖项。

Among The Braves》主要讲述2019年香港的反修例抗争运动的前因后果,以及后续发展,当中有一章节「THE HONG KONG ACTIVIST WHO CALLED WASHINGTON’S BLUFF」提及黄之锋寻求美国政治庇护的经过,及美政府在考虑是否提供庇护的过程。

美国国务院回覆本台查询时表示,由于涉及私隐,不便评论个别事件。国务院重申,美国政府支持香港的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而这些自由都得到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保障。

黄之锋效法中国维权人士走入美国领事馆以逃离中国 

该书指,已被香港警方因其他政治案件而没收护照的黄之锋,欲效法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进入领事馆寻求庇护以逃出中国的方法,于国安法生效前夕,即2020630日早上,走进中环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对面的圣约翰大厦,那里也就是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办公大楼。黄之锋与两位美国外交官见面。在会面结束时,黄之锋向两人表示:「我不想离开,我想去美国领事馆。」然而,圣约翰大厦的办公室与领事馆不同,并不属领事保护的范围。

书中指,黄之锋的寻求庇护计划,得到其在美的战友、香港众志前常委敖卓轩帮助,利用过去与美政府及议员的人脉进行沟通。敖卓轩曾透过中间人,向一位可直接与特朗普进言的议员求助,最终未有回音。

到《国安法》通过后的71日,美国方面的立场依旧,黄之锋不单不能进入美国领事馆,亦不能于美国境外申请庇护。敖卓轩于是以黄之锋的名义向蓬佩奥发电邮,内容指:「我正面对著实实在在的危险,将成为被捕的主要目标,我请求美国保护包括能安排我到美国作庇护申请。」

美国担心关闭侯斯顿中国领事馆遭报复

蓬佩奥召集了多位高级官员讨论黄之锋的情况,会上有人认为,美国当时快将以间谍的因由而关闭中国驻侯斯顿的领事馆,与会人士担心一旦正式宣布后,若黄之锋在这时候藏身于美国驻港总领事馆,或会遭到北京报复关闭香港的领事馆;甚至随时拘捕在港美国人,以换取美国交换黄之锋。

此外,与会官员亦考虑到将黄之锋送走的选项,但由于唯一出走路线只有「水路」,经台湾海峡到菲律宾,担心会遇到中国海军的风险,形成国际事件。故最后蓬佩奥及他的顾问决定美国不能让黄之锋进入领事馆,亦无法协助他离港。一名参与过程的官员向作者坦言:「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当前,你会试图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

书中亦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向国务院提交的一份备忘录中,早已认为应该向黄之锋给予保护,但最终决策权却落在国务院手中,而蓬佩奥的最终决定,亦没有获得普遍认同。

特朗普「喜欢」顾问建议放宽港人移美的建议

有关决定并没有明确向黄之锋解释,到该年8月,敖卓轩向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及参议员鲁比奥求助;而流亡英国的罗冠聪,亦曾私下与蓬佩奥见面并讲述黄之锋的困境,但事件仍无转机。一个月后,20209月,黄之锋被捕。

书中亦透露了华府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前的一些决策,包括国务卿蓬佩奥的顾问团,曾提出向香港开放特殊的移民渠道,而特朗普总统亦表明「喜欢这主意」,更反问「我们为何不开放呢?为何不让大批港人搬到美国来呢?」,又指「这香港人好好,将会成为优秀的美国人。」但这提议遭到极右的政治顾问Stephen Miller阻止而告吹。

 本台于周三(8日)已向国务院查询事件详情,正等候回覆。

编辑:李荣添 网编:程皓楠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