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人案】控辯雙方開始口頭結案陳詞 法官料需3至4月後方可裁決

2023.11.29
【47人案】控辯雙方開始口頭結案陳詞 法官料需3至4月後方可裁決 香港「47人初選案」本周三再次開庭處理控辯雙方口頭結案陳詞,早上9時前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外,就有約30人排隊等候旁聽籌號。
吳婷康攝/粵語組製圖

香港「47人初選案」本周三(29 日)再次開庭處理控辯雙方口頭結案陳詞。控方指《國安法》下提及的「非法手段」毋須涵蓋武力,而「非法」則涉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及濫權兩個層面。法官拒絕辯方提出押後回應,又透露本案預計需時3至4個月後方可作出裁決。而同日吳政亨、余慧明及楊雪盈一方先後就案情完成陳詞,彭卓棋一方則沒有補充。 

香港「47人初選案」被告之一黃碧雲。(吳婷康攝)
香港「47人初選案」被告之一黃碧雲。(吳婷康攝)
香港「47人初選案」被告之一陳志全。(吳婷康攝)
香港「47人初選案」被告之一陳志全。(吳婷康攝)
香港「47人初選案」被告之一何啟明(左)、施德來(右)。(吳婷康攝)
香港「47人初選案」被告之一何啟明(左)、施德來(右)。(吳婷康攝)

警法院外再部署大批警力戒備 

香港「初選案」16人否認控罪被告早前已完成自辯作供,案件押後至周三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踏入第116日審訊,由控辯雙方各自作結案陳詞。早上9時前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外,就有約30人排隊等候旁聽籌號,而港警再次部署大批警力,在法院外不同位置駐守,其中法院正門前就有約10名軍裝警員和傳媒聯絡隊人員戒備。 

案中獲准保釋的10名被告,在早上9時50分左右陸續到達法庭,部分被告互相交談;而還押被告就由懲教押送至法院,在開庭前多名還押被告,包括吳政亨、梁國雄、林卓廷、余慧明及何桂藍,就先後從被告欄內跟律師團隊成員傾談溝通,其間穿西裝出庭的吳政亨,一度向旁聽席打手勢;而梁國雄進入庭時,其黨友黃浩銘就高呼「長毛」,其妻陳寶瑩亦向他揮手。 

控方指「非法手段」不一定涉刑事罪行 

開庭後,先由控方開始陳詞。副刑事檢控專員萬德豪針對法律爭議,提出《國安法》第22條「顛覆國家政權罪」下,「以武力、威脅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中,「非法手段」之控罪元素無需與武力相關,認為如果條文詮釋收窄至只是禁止「武力、威脅使用武力」的手段是不合理,因現今社會散播謠言對抗政府已可對政府架構及政權造成影響,不一定要涉及武力才能對抗政府,強調維護國安是至為重要,所以條文應採用較闊而非狹隘的詮釋。 

萬續指,「其他非法手段」不一定涉及刑事罪行,即使法庭認為被告無差別否決財政預算案只屬濫權(abuse of power)而不至於觸犯刑事罪行,同樣可屬「其他非法手段」。他表示,「非法」可涉及兩個層面,其一是就任議員時作虛假誓詞,指被告間若達成的協議涉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屬刑事罪行;另一層面則涉及濫權,未有擁護《基本法》及香港特別行政區。 

雙方爭議如何詮釋《國安法》第22 

萬之後指,法官應以《國安法》的制定背景及目的,整體審視《國安法》來作詮釋,《國安法》是為遏止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包括煽動香港市民對抗中央人民政府或中國共產黨,並引述辯方爭議《國安法》第22條中的「其他非法手段」用字,應採用同類原則(ejusdem generis rule),指辯方錯誤詮釋,因22條所提及的控罪行為應分成兩類,即「武力、威脅使用武力」和「其他非法手段」。他同時質疑指,如「其他非法手段」是需證明被告干犯其他刑事罪行,制定第22條便如同失去用處。 

法官李運騰就提出,第22條可能是為在一些較嚴重的情況,讓法庭可判處終身監禁;萬表示同意,同時指維護國安至為重要,故條文應採用較闊而非狹隘的詮釋,而在本案中各被告串謀無差別否決財政預算案,但進入議會宣誓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其後違反誓言可構成宣假誓的刑事罪行,又或屬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即使法庭認為被告只屬議員濫權(abuse of power)而不至於觸犯刑事罪行,同樣可屬「其他非法手段」,重申「其他非法手段」不一定涉違法行為。 

控方再交新陳詞 辯方指需時研究再回應 

法官李運騰回應,指按控方說法,控罪元素可包括違犯議員職責。另一法官陳慶偉就舉例,如法官審理民事案時,因其中一方是朋友或因較喜歡其中一方而裁定該方勝訴,即使法官有權就案件作裁決,仍會因動機不當而令裁決屬非法,控方對此表示同意。 

萬德豪最後強調,控罪中的「其他非法手段」是指犯罪行為(actus reus),與犯罪意圖無關,故不論被告是否知悉或真誠相信自己的行為是否合法,亦與案無關,認為第22條已列明此罪的犯罪意圖是要「旨在顛覆國家政權」。 

控方完成陳詞後,代表何桂藍的大律師Trevor Beel指控方就上述的法律觀點,新增呈交書面陳詞作進一步解釋,他和有份作辯方聯合陳詞的大狀,均望可再研究,提出押後案件至周五(12月1日)再續,以就法律爭議陳詞,但被法官拒絕,惟准連辯方於下周一(12月4日)再就有關法律觀點再提交書面陳詞。法官陳慶偉就著辯方先就證據及事實方面作陳詞,而法律爭議陳詞容後再處理。 

吳政亨余慧明一方率先陳詞 辯方指兩人處境「獨特」 

法官陳慶偉之後在Trevor Beel提問下,透露預計控辯雙方完成結案陳詞,需時約3至4個月後才會作裁決,因法官李運騰之後即需審理「《蘋果》國安案」,而法官陳仲衡亦需審理一宗謀殺案,他本人也要處理一宗藐視法庭案,故實際仍需視乎3名法官的日程。 

代表吳政亨及余慧明的大律師石書銘之後開始就案情作陳詞,指兩人處境較其他被告「獨特」,二人不曾參與初選地區直選,吳更不曾參與競選,余則不曾出席協調會議,並指就算吳政亨與戴耀廷間有「協議」,不會是本案指控的「串謀協議」,因二人沒討論過初選勝出者在初選後的行動。吳受訪內容及與戴之間的電郵往來,最多只證明他對戴的計劃知情。 

石之後在法官李運騰追問下同意,吳曾提及他把達成「35+」視為至關重要,但對「35+」後事情並不關心,重申就算吳、戴二人有協議,兩人只是同意要有「35+」,其他事宜均與吳無關,他亦不曾參與。石續指,從WhatsApp對話顯示,戴耀廷不太理會吳政亨,而吳就如「粉絲」般熱情地欲提供協助,他指假如二人關係密初,必論及否決權或憲制武器等,惟現實並沒有如此對話,強調吳似是「義工」,與「共謀者」相距甚遠,而趙家賢的口供亦指吳與「民主動力」及其籌辦的初選無關。 

就余慧明方面,石指余沒有參與協調會議,一直獨自行事,沒有證據指出她與其他被告間有達成任何協議或作相關討論,同意余曾提出否決預算案,但重點是她沒同意與他人一同行事,重申余的證供僅提及其立場,在作供時亦強調她會作商議,而簽署〈墨落無悔〉聲明是因同意當中兩點內容。 

案件編號:HCCC69/2022 

記者:吳婷康 編輯:溫曉平 網編:江復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