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國家人權博物館首次開放監倉 港流亡藝術家黃國才獲邀設展

2022.11.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台灣國家人權博物館首次開放新式監倉,並請來香港藝術家黃國才設「和勇光時」展覽,除了展出關於「反送中」運動的抗爭藝術,也有以中國民運人士劉曉波及已故台灣總統蔣介石為題的作品。黃國才接受本台專訪時說,就算失去自由,我們的精神、身體都可以繼續鍛煉。在滲透著歷史傷痕的監獄設展,亦令他感受良多,他希望藉此向台灣人分享香港人的故事,讓他們警惕。作為流亡藝術家,他深信心安就是歸處,要活出香港。

台灣國家人權博物館在台灣白色恐佈時期曾是囚禁政治犯的監獄,博物館首次開放監獄9個監倉,舉辦「人權藝術生活節」,香港藝術家黃國才獲邀舉辦「和勇光時—黃國才抗爭藝術展」。

口號: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

這段港人2019年耳熟能詳的「反送中」口號聲音,在會場以粵、台雙語播出,是作品「囚徒健身」的特效。黃國才在監倉內放了2個內藏揚聲器的沙包,象徵憤怒與力量。

黃國才說:香港和台灣是反抗命運共同體,所以用台語去說,讓看到的觀眾有一種「啊我聽得懂他們的抗爭」、「聽得懂他們的打壓」。

台國家人權博物館首次開放戒嚴時期關押政治犯的監倉,港流亡藝術家黃國才獲邀設「和勇光時」藝術展。(淳音 攝)
台國家人權博物館首次開放戒嚴時期關押政治犯的監倉,港流亡藝術家黃國才獲邀設「和勇光時」藝術展。(淳音 攝)

「和勇光時—黃國才抗爭藝術展」

對於藝術展以「和勇光時」命名,黃國才解釋,「和勇」是指「和勇不分」,「光時」則是「光時」口號。他說,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令他學到最重要的是「兩派不同理念的人,即是和理非或者勇武派其實應該團結、結合,我們才可以贏」。

在囚人士也沒放棄 讀書、健身去強壯思想和身體

黃國才指出,香港現時超過2,800名「反送中」相關人士被檢控,不少正在坐牢或被還押等候漫長的審訊,但其實他們也沒有放棄,都會透過讀書及健身去強壯自己的思想和身體。

黃國才說:我在香港也有一個聯絡人,他入獄大約3年,他進去時很瘦削,但出來後變了健美先生般的體型。我問他「你為何這麼厲害,監獄也沒有健身裝置?」他說有一次在圖書館見到有本書,教你怎樣用自己身體的重量去訓練自己,於是便很健壯,出獄後更成為健身教練。

黃國才想透過這件作品帶出的是,「反抗有很多種,就算失去自由,其實我們的精神、身體都可以繼續鍛煉」。

tw-exhibition2.jpeg
在作品「囚徒健身」,可見監倉內設有2個內藏揚聲器的沙包及黃國才健身的視頻,象徵在囚人士也沒放棄,透過健身去強壯自己的思想和身體。(淳音 攝)

小人物大光芒 不同人為革命貢獻

另一作品「小人物大光芒」,是關於「2019年不同示威參與者為革命貢獻」。他說「強大的抗爭是透過很多不同小人物發揮當刻的光芒」。監倉內放置了6台留聲機,當留聲機轉動時,會將定格動作照片逐一連接起來並不斷重複,讓觀眾仿如看到現場畫面,「這些事件永遠在我們心裡重複的概念」。當中也有不同主題,例如示威者傳遞物資、記者在前線採訪及反送中期間牧師被警察踢倒等。

tw-exhibition3.jpeg
作品「小人物大光芒」,是關於「2019年不同示威參與者為革命貢獻」。(淳音 攝)

9個監倉各有不同主題,黃國才除了在裡面展出關於「反送中運動」的抗爭藝術,另外也有以中國民運人士劉曉波,及已故台灣總統蔣介石為題的藝術品。

在以台灣為主題的監倉,放置了黃國才在慈湖拍攝的音樂影片。可見黃國才唱「綠島小夜曲」及「友誼之光」,同樣的樂譜配以國粵兩種不同語言,象徵台港歷史相扣。畫面上,黃國才扮演在白色恐佈時期被殺死的台灣人,鬼魂被困在有數百座蔣介石銅像的慈湖。

當留聲機轉動時,會將定格動作照片逐一連接起來並不斷重複,讓觀眾仿如看到現場畫面。(淳音 攝)
當留聲機轉動時,會將定格動作照片逐一連接起來並不斷重複,讓觀眾仿如看到現場畫面。(淳音 攝)

監倉是白色恐佈時期囚禁政治犯的地方 滲透著歷史傷痕

雖然黃國才亦曾在香港的域多利監獄做過關於囚禁的展覽,但他覺得今次在台灣國家人權博物館辦展,感受更深。

黃國才說:我最大感受是好像身分對調的狀態。過去在台灣接近3、40年,戒嚴時期的白色恐怖現在降臨在香港。以前香港所擁有的文化、自由思想 ,即是不會有自我審查狀態,台灣現在有(自由),所以百感交集,可以這樣說。

其中一個監倉放置了來自香港監獄,由反送中在囚者寫的信。(淳音 攝)
其中一個監倉放置了來自香港監獄,由反送中在囚者寫的信。(淳音 攝)

分享港人經驗 同時警惕台灣

他說希望向台灣人分享香港人的故事,讓他們好好警惕。

黃國才說:(展覽)放在人權博物館、即是白色恐怖園區裡,其實非常有意義,這個意義不止是關於香港這麼少,是關於整個亞太區的和平,因為現在中共擴張要侵略台灣。所以我覺得香港人的故事、經歷、抗爭經驗,可以和台灣人分享,讓這裡的人好好警惕及發揮每一個公民的作用。香港、中國、台灣其實有關係,要透過連結及理解這個壓迫共同體,而變成一個反抗共同體,我們才有希望去堵絕中共往外入侵的擴張。

這次展覽的作品雖然不能在香港展出,但黃國才並不覺得可惜。因為「香港已經變成一種自我禁聲的狀態,藝術表達自由更被蠶食,是一種災難性狀態,反而要離開港共政權鐵幕外,才可以做、及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不同人有不同崗位」。

藝術家也要流亡但心安是歸處 為了自由多痛苦也值得

黃國才流亡台灣已有1多年,他笑說當初並沒有想過做藝術家也要流亡,他只想「做藝術講概念,講一些世界存在但不多人看到的概念」,然而在極權政府下,要講真話、做自己 好困難。

他憶述初到台灣時都覺得很痛苦:自己一個人、這裡好陌生,打開門都覺得好像不知道去了哪,很多疑惑。

但為了珍貴的自由,他覺得一切都值得。

黃國才說:(台灣)有一種東西是在香港有錢也買不了,便是免於恐懼的自由、藝術表達自由,這是非常寶貴。就像空氣,你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所以這種系統轉換的痛苦,多痛苦也值得。

目前黃國才定居於台中,他說有回家的感覺,因為心安是歸處。

黃國才說:當你無論去到哪裡,你都有回家的感覺,那裡便是你的家、便是香港,活出香港。居住的地方在哪裡也無所謂,因為我們過去的記憶和身分是不可以抹走,我們會帶著記憶和身分一直向前走、再創作。

「和勇光時」展覽將於周六(19日)開始公展至下月10日結束。

記者:淳音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