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封城】西安「粉紅」絕境呼救 網民諷「別給國家添亂」

2022-01-04
Share
【西安封城】西安「粉紅」絕境呼救 網民諷「別給國家添亂」 一年前的辱駡方方的殘疾線民處境已十分艱難,而西安封城更是讓其雪上加霜。但其不知悔改的言行,激怒了更多線民。
社交媒體截圖

2020年初武漢爆發新冠疫情時,中國作家方方曾因發表「封城日記」而遭「小粉紅」聲討。近日西安亦因疫情爆發而封城,西安其中一名曾辱駡方方的「小粉紅」因陷入困境在網上求救,不但官方對其視而不見,更遭其他網民的圍觀和嘲諷。在官方利用疫情實施日漸嚴苛的言論管控和打壓的大背景下,這種民間自發的反洗腦輿論戰讓官方尷尬無比。

事件主角網名「名字換成阻擊手行嗎」。據其微博言論顯示,他一直自詡很愛國。去年,武漢作家方方因寫武漢「封城日記」的而被小粉紅圍攻時,他也加入了辱駡方方的行列。

網民稱現世報 拒絕援手

但僅僅一年多後,西安淪陷封城,「阻擊手」因無法買到藥而導致病情加重,但其公開呼救,並在網上公開自己的支付寶帳號募捐時,很快遭遇了「網暴」。成千上萬的網民在其微博下留言,叫他住口,或「早點死去,不要給國家抹黑」。他在網上稱,因其手機號已經被公開,導致罵他的電話和短信24小時持續不斷。

即便是一些並不認同方方的價值觀的毛派人士,也沒對其表示同情。資深毛派媒體人陳洪濤稱,方方所反映的事實和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危害,是真實存在的。「阻擊手」仍不醒悟,只意味著他還會遭遇更大的打擊。

陳洪濤說:他認識不到這種社會的災難、個人的苦難,到底是因為甚麼形成的。所以,他會有那種情況的發生。但是,經過這個社會吊打之後,很多都能理解了。只能這樣認為,他還是吊打得不夠。

資料顯示,「阻擊手」今年42歲,曾是一名射擊運動員,和奧運金牌射擊隊教練李傑曾是隊友。但其13歲時,因被隊友誤傷導致殘疾,但僅3年後,灞橋體委(現改名文化體育局)就不管他了,賠償也只有3萬元人民幣。如今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但治療需要數十萬甚至上百萬的巨額費用,但其家庭早已經債台高築,難以為繼。

根據射擊運動員李傑父母此前接受採訪的內容顯示,1992年前後,灞橋射擊隊確實有一少年隊員中槍,還是李傑將其送進了醫院。

本台記者多次嘗試聯絡他本人,但其電話一直無法接通。其微信也因為太多人添加而被「限流」。

官方無意為底層粉紅群體買單

本台記者就其所指控的被體育局拋棄的說法,向西安市灞橋區文體局進行核對,但該機構沒有正面回應此事,而是要求記者查詢業餘體校或射擊隊。其還透露,現在射擊隊並不在灞橋文體局的管轄範圍。

灞橋文體局:啊,那我們這兒沒有的。這個我不太清楚,他們現在都在下村,在社區,不一定甚麼時候在。我給你說個電話,你給那個電話打一下吧。

灞橋業餘體校和西安射擊射箭中心則都沒有接聽記者電話。

目前,「阻擊手」並沒有對自己曾經辱駡方方表現出悔意,相反,卻繼續為自己辯解,並繼續攻擊作家方方是造謠。而官方對其困境則至今都保持沉默。

曾擔任地方政法委書記的匿名網民告訴本台記者,指出,像「阻擊手」這樣的弱勢人士,即便是拼命表現所謂的「正能量」,也不會被官方真正在乎。但此事最有意思的是,線民們這回用那些「小粉紅」以前罵方方的話,去進行反嘲諷。

他說:如果說他當初是因公殘疾的話,那麼,肯定是給他有補償。只是說他自己慢慢才發現當初給他的補償不夠,到現在這個時候,那更是不夠了。在這個時候,就沒人管他了。然後當他自己遇到類似的情況的時候,他依然不會想到當年的方方,是為甚麼在發聲。

筆名「賣菜大爺的」網路評論員撰文稱,「阻擊手」的問題涉及到城市低保、醫保、殘疾運動員保障等問題。又指其遭遇如同「時代的一粒沙,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那個成天罵方方的『阻擊手』絕望的眼神,無助的乾嚎,尷尬的境地,讓人不勝唏噓。當鐵拳落在個人頭上時,他們才想起來需要有人為他們發聲。」

僅在最近一年內,從辱駡方方的李丹身患癌症求助無門,到鄭州地鐵五號線遇難者沙濤的「小粉紅」妻子,再到西安這名身陷絕境的殘疾運動員,都引發網友的圍觀,並都持續引發輿情反彈。

近年來,中國文宣部門加大了紅色意識形態宣傳,並以民族主義說辭煽動民眾,並圍攻異議人士。但基本保障缺失、官方漠視民生甚至生命的做法,很快讓這些被蠱惑的人自身受到致命傷害。

記者:黃小山/程文 責編:方德豪 網編:林詠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